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最近的幾件事下來 第一章_賣文小說
◈ 

第一章

到這個時候,蕭崢才意識到,劉士森是一個有自己的戰略和戰術的人,他絕不僅僅是華京大家族的公子哥。
以前的劉士森,在華京吃喝玩樂,夜夜笙歌,搞不好這也是他的戰術?最近的幾件事下來,他無不舉重若輕,應對自如,恰似沒有過不去的坎。
也許這跟劉士森的視野有關係,你在地底下看到的都是垃圾、在低樓層看到的儘是雞毛蒜皮,然而當你站在摩天大樓上,看到的就是風景。在華京長大的劉士森,跟部位領導甚至國委等高層,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視野就大不相同了!
他處理起問題來,自然也就不會拘泥細節,而是大開大闔。所以,一個人的優缺點,很難說,要看你放在什麼樣的平台之上。三人行必有我師,更何況是劉士森這樣的人物,蕭崢現在覺得他身上還是有許多值得自己學習的地方!
「那麼關鍵就是要拿到那些人是保護傘的證據!」蕭崢道,「銀州市、盤山市順藤摸瓜,應該要同步推進,因為很有可能銀州市的保護傘,也就是盤山市的保護傘!」劉士森用手在沙發上拍了下:「說的非常對!我來跟覃衛民說。」
劉士森當即用公安系統內的保密電話,給覃衛民打了過去,對他通報了銀州市公安局的動作,王四海、姚朝陽已經被抓!
覃衛民立刻道:「報告劉書記,明天我們也能拿下『一軍三霸』的幕後老大劉鐵。」劉士森問道:「你們拿到了他多少證據?足夠把他給關進去?」覃衛民道:「之前的『嚴厲打擊黃賭毒大行動』,我們抓捕了幾個劉鐵的直接手下,有幾個很硬不肯招供,但是也有幾個扛不住,把劉鐵乾的欺行霸市、殺人強bao等一系列罪行和證據,都供了出來。現在,我們手頭掌握的證據,就足夠劉鐵在裏面蹲上二三十年了!」
「蹲二三十年,還不夠!你千萬別因為劉鐵跟我同姓,就手下留情!」劉士森似乎並不滿意,「劉鐵這種盤踞地方十來年的黑惡勢力,蹲二三十年怎麼夠?你們逮捕他之後,更要深挖證據,進去了,就不要再出來害人了!」
劉士森的這話,覃衛民聽了為什麼就這麼舒心呢?當即就道:「劉書記,我們一定要以法律為準繩、以事實為依據,讓他在裏面安度晚年!」劉士森道:「這就對了。此外,劉鐵一定牽涉上面的保護傘,你們拿住劉鐵之後,也一定要從他嘴裏撬出更多有用的證據!劉鐵這樣的人,一定要一人多用。」覃衛民一口答應:「是!」
劉士森放下電話之後,才對蕭崢道:「兄弟,今天你也陪我很久了,回去休息吧?在隔壁開個房間也行。」蕭崢道:「算了,我還是回去吧。洗漱用品都在月榕酒店,這兩天一直睡在月榕酒店,也已經習慣那裡的床了。」劉士森道:「那我讓人送你回去。」蕭崢道:「我有車。」劉士森道:「我知道你有車,我是說讓警車護送你的車。要是你在回去的路上,出一點點事,我表妹可不會原諒我。」
也不知道為什麼,劉士森老是會說起方婭來。蕭崢道:「不會有事的。」「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劉士森卻道,「你要是不讓警車送,我就親自送你!」蕭崢忙道:「好、好,你千萬別送,讓警車送吧。但不能開警燈。」劉士森道:「這個聽你的!」
五分鐘之後,蕭崢已經在自己的車裡。
車內,是蕭崢、聯絡員任永樂、駕駛員蔡翔;車外,前面一輛車、後面一輛車,左右兩邊各一輛車,一共6輛車子護着蕭崢的車子,在車道上平移向前。這些車子沒有警燈、也沒有警笛,裏面坐的都是警察。
蔡翔道:「蕭部長,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陣仗!」蕭崢道:「主要是劉書記比較關心我們的安危。」等蕭崢安全抵達了月榕酒店,那些公安的車子才回去。
這個時候,有三輛大越野車從月榕酒店門口駛過。其中一輛車中的一個光頭,拿起了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對不起啊,我們靠近不了那個蕭崢的車子,因為前後左右一共六輛車護送,裏面坐的都是條子!」
「廢物,一點用都沒有!」對方狠狠地罵了一句,掛了電話。
在盤山市,覃衛民指揮公安幹警,連夜出動了。
盤山市公安突襲了劉鐵在盤山市的會所。幾天前,馬曉晨從劉鐵的會所中出逃,那以後劉鐵的手下一方面在尋找馬曉晨的下落,另外一方面又招了幾個小美女,來服務老大和貴客!「黃、賭、毒」在盤山市,如今已經成為
經成為人人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