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林驚風一怔。
  「是你勾搭周寂凜在先!」
他找到了個理由。
  「所以啊……我以後都要跟周寂凜在一起了,要跟他結婚,要跟他在一起一輩子,請你跟你的靜心好好在一起吧,別來打擾我了。」
我懇求道。
  林驚風聽到這話,瞬間急了。
  「我不準!
我愛你時煙,你不能嫁給周寂凜。」
  他眼眶泛着血絲,死死握住我的手道。
  「愛?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冷笑了一聲,眼眶漸漸紅了,指着自己的心口,聲音提了提道,「我這裡對你沒有任何感覺,看到你我只覺得噁心。」
  「你失憶了,你以後會想起來的。」
  林驚風受不了我冷漠又厭惡的眼神。
  失憶?
  我不由地想笑。
  我把他趕了出去,關上了大門後,我眼眶瞬間變得通紅,眼淚怎麼都抹不完。
第一十三章  「時煙,你不能讓自己後悔!」
  林驚風在門外喊了一聲。
  我沒再說話。
  林驚風也沒待多久,回了別墅,一進門他滿臉憤怒地將桌子踹翻在地,動靜很大,將屋內敷面膜的趙靜心驚到了。
  她急匆匆跑了出來,看到林驚風滿臉煩躁地坐在沙發上。
  「怎麼了?」
她小心翼翼問道。
  「時煙說她要跟周寂凜結婚,可她應該跟我結婚才對!
你說她會不會永遠想不起我?」
  林驚風一想到時煙剛剛厭惡的眼神,心臟就陣陣悶痛。
  時煙以前從來不會對他這樣!
  趙靜心聽了這話皺了皺眉,可還是強忍不悅道:「怎麼會呢?
醫生不是說她能想起來嗎?
不過我看時煙姐姐跟那個周寂凜過的挺開心,我有同學看到他們去遊樂園了,跟真的情侶一樣。」
  說到這,林驚風突然想起時煙剛剛發了朋友圈。
  他拿出手機翻看起她的朋友圈,裏面每一條都是關於周寂凜,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兩人的合照,兩人都笑的很開心,跟真情侶一樣。
  林驚風雙手不由地發顫。
  他這段時間都在追求趙靜心,完全不知道時煙已經跟周寂凜親密到這個地步了。
  他們剛在一起的時候,時煙也跟現在一樣,每天都會跟他拍照發朋友圈,每天都會給他打電話,不打電話也會發消息。
  可現在……  他手機很久沒接到時煙的電話了,也沒有她的消息了。
  他好像在時煙的世界裏消失了。
  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狠狠撞擊他的心臟。
  第二天一早,他跑到周氏集團大樓樓下等我。
  我從周寂凜車上下來看到了他,周寂凜也看到了他,我沒看他,牽着周寂凜的手笑着進了公司。
  他沒追上來,只是一直跟着。
  可到了晚上,他憋不住了,紅着眼跑到我們的面前,翻出我跟他的合照,指着上面笑意盈盈的我,憤怒道:「時煙,你看清楚,你男朋友是我!
你為什麼能跟別的男人說笑?
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周寂凜神色一凝,握緊了我的手。
  林驚風一個個翻着我們以前拍的照片,試圖刺激我想起什麼,可我也只是冷漠地看着他。
  「對不起林先生,就算你把我們P在一塊,我們也不會是男女朋友,我只記得周寂凜,我只知道周寂凜是我男朋友。」
我神色淡然。
  說完,我拉着周寂凜離開了。
  林驚風看着我們的背影紅了眼,他接受不了,永遠接受不了!
  他開車跑去了醫院,拽着醫生的衣領質問道:「你不是說時煙三個月內就能記起我嗎?!
為什麼她現在還是記不起我!」
  醫生被他這反應嚇到了。
  「林先生,據我的經驗,三個月確實是最長的了,現在要是還是想不起來,可能是時小姐比較特殊,還需要點時間。」
醫生解釋道。
  「還要多久!」
林驚風沖他吼道。
  「林先生,你冷靜點。」
醫生勸道。
  「冷靜?
你讓我怎麼冷靜?
我女朋友快要跟別人結婚了!
你要我怎麼冷靜?!」
林驚風怒道。
第一十四章  「林先生,我看時小姐這個情況,你可能得多陪陪她,多帶她去你們以前去的地方,興許會對她想起你有幫助。」
醫生道。
  「廢物!
還自稱什麼全國最好的腦科醫生,時煙要是想不起我,你這個招牌也別想要了!」
林驚風將醫生甩到一邊,怒斥了一句就離開了。
  可沒等他實施計劃。
  他爸就找到了他跟趙靜心住的別墅。
  林驚風正抱着趙靜心喝悶酒,一看到他爸嚇得站了起來,顫着聲喊道:「爸,你怎麼……」  啪——  林正豐一巴掌將林驚風扇的說不出話來。
  「我就說時煙怎麼辭職去了周氏集團,原來是你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
你這個孽子,想害死我嗎?!
你知不知道時煙對我們公司有多重要!」
林正豐氣到渾身顫抖。
  「爸,這不怪我,時煙把我當成了周寂凜,我能怎麼辦?」
林驚風無力道。
  「我知道,我還知道是你把她推下海的!」
林正豐憤怒道。
  林驚風一愣。
  「我警告你,你最好祈禱時煙爸爸不知道這件事,要是他知道了,他肯定會撤資,到時候你別怪我不顧念父子之情!
你的位置你弟弟也是能坐的!」
林正豐下了最後通牒。
  「爸,你說什麼?」
林驚風不敢相信。
  林正豐沒跟他廢話,冷睨了趙靜心一眼直接離開了。
  等林正豐一走,趙靜心立刻走上來,皺着眉道:「驚風,你爸是什麼意思?
他應該是在跟你說笑的吧?」
  林驚風失魂落魄坐在沙發上,趙靜心的話他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他沒想到沒了時煙,一切都亂了。
  他心亂了,腦子也亂了。
  晚上,我看着手機上的十幾個未接電話沉默了很久。
  手機不斷彈出林驚風發來的消息,我看了一眼。
  煙煙,你接我電話好不好?
  我有很重要的話跟你說。
  ……  後面還發了很多消息,我沒再看,直接關了手機睡覺。
  可幾天後,我突然收到了一條一個欄目採訪我的郵件,還說會有大獎。
  我認得這個欄目,直接應了下來。
  周寂凜知道後臉色一直很凝重,到了要去錄製的那天他突然拉住了我的手,主動抱了我一下,他抱的很緊,聲音微顫道:「順利。」
  我笑着應了一聲。
  「會的。」
  我到了現場,裏面有一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