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開局猛揭極品親戚老臉顧勝昔君凜 第9章_賣文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糧食是每個人十斤高粱米,十斤玉米碴子,還有五斤棒子麵,一水兒的粗糧,雲嬌嬌叨叨着為什麼沒有細糧,可是看庫管黑糙糙的樣子,終究是囁嚅着沒敢直接問出來。

除了每人二十五斤糧食之外還給了十斤新收的馬鈴薯。

「省着點吃,這還是永貴叔知道今年屯子要來知青給你們預留的,都是來年做馬鈴薯栽子的,你們可撿便宜了。」

穿的整個知青點最破的趙大龍,也就是之前幫雲嬌嬌說話的那位丐幫弟子看顧勝昔一臉懵的表情,於是沾沾自喜的給她科普:「這裡跟魯省差不多,都是開春種馬鈴薯,都是選個頭大、芽子眼多的留着做種。」

言外之意就是給別人分的都是破馬鈴薯,他們分的是馬鈴薯種。

「顧勝昔,剛才在隊部我懶得跟你爭論,咱們知青的臉不能丟到外人面前,現在你該把欠我的錢還我了吧?」

六個人每人都扛着總計三十多斤的東西,不算太重,可遠道無輕載,從隊部扛到知青點,每個人都累得氣喘吁吁。

顧勝昔繼承了一具跑稀而亡的殼子,雖然現在已經不拉了,但是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她是幾個人里狀態最不好的。

還沒到知青點就已經腳底下絆蒜走路打晃了,顧閬看她臉色青白交錯,一副隨時要倒下的樣子,最後一段路幫她把馬鈴薯扛了,顧勝昔才勉強撐到了知青點。

還沒等喘口氣,作死的又跑來蹦躂了。

「我怎麼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欠了你錢?」拿出放在洗臉盆里的毛巾擦了把臉上的汗,又很誠懇的跟顧閬道謝之後,顧勝昔才挪出空來問雲嬌嬌。

「別裝的一副你什麼都不知道的無辜樣,你媽欠我家三百塊錢你不知道?你媽答應的,這三百塊錢就從你的安家費和工分里扣,扣完為止。」

「我媽欠的錢你找我媽,跟我說不上,再說,我七歲的時候我媽就過世了,怎麼?她是欠你們家燒紙錢嗎?」

「你敢咒我姑?我姑不就是你媽?別揣着明白裝糊塗,繼母也是媽,你爸知道你敢不承認我姑是你媽嗎?」

城市裡很多地方都已經管父母叫爸媽而非爹娘了,但是農村和一些相對保守的家庭還維持着舊時的叫法,所以這個時段的稱呼是比較混亂的。

顧勝昔歪着頭看雲嬌嬌,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裏眸如點漆,不知道為什麼她明明是面帶微笑,可那種眼神看得雲嬌嬌有點發毛。

「哦~~。」顧勝昔拖着長音充滿了譏諷:「原來繼母也是媽,就像鯨魚也是魚,馬鈴薯也是豆一樣?那你等着一會去公社我買一刀燒紙給你,畢竟按照你的邏輯,紙錢也是錢嘛。」

「顧勝昔,你胡攪蠻纏,你怎麼這麼不講理?明明是你繼母……」

「你也不用在這麼多人面前跟我說這些沒用的,口說無憑,等一會咱們不是去公社嗎?我直接給你的好姑姑發電報,如果她說要我替她還錢,以後我每個月的安家費全都由你來領。」

顧勝昔看她一臉昂然無懼的表情,笑眯眯補充了一句:「直接發到她單位去,剛好我也有筆賬要跟她算算呢!」

原本還有恃無恐的雲嬌嬌立刻尖聲喊道:「不行!你不能給她單位發電報!」

「君子坦蕩蕩,事無不可對人言,怎麼?她跟娘家借錢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不敢讓別人知道?」

「家裡的事情家裡解決,為什麼要讓外人知道?」雲嬌嬌的語氣已經不像之前那樣高高在上,聲音里透着點焦急。

怎麼回事?

姑姑明明說顧勝昔脾氣倔,好面子,只要用話擠兌住她,就可以隨便拿捏,怎麼說話這樣刁鑽,而且姑姑說她嘴笨舌拙不善言辭就會生悶氣。

雲嬌嬌都想哭了,這樣的叫嘴笨那她是什麼?

「好像是你當著知青的面跟我要錢的吧,怎麼同樣是家事我問一下你姑姑都不行,你當著大家的面莫名其妙跟我要錢就行?你這也太寬於律己嚴於律人了吧?」

一句「雙標狗」差點衝口而出,想想這個時代的人們根本聽不懂,顧勝昔就把這句話憋了回去。

原來跟人吵架是這樣的滋味。

在聶錦曦三十二年的生命里,八歲之前沒人敢跟她吵,因為都想通過巴結她在父母身上撈好處,八歲之後更沒人跟她吵,因為都想哄騙着她拿到那筆父母留下來的巨額遺產。

她就是那個傳說中窮的只有錢的人。

所有人都要看她臉色行事,雖然只是流於表面,實際上他們巴不得她立刻隨父母而去,直接死了。

她是香噴噴馬上要死去的鯨,那些親人是虎視眈眈等着瓜分她血肉的大白鯊。

彼此都盼着對方毀滅,但是卻維持着表現的一派祥和,所以聶錦曦說一不二,任何人都要看她臉色。

和這個色調灰暗卻空氣清新的世界一樣,吵架對於顧勝昔來說,都是件很新鮮的事。

她其實並不太喜歡吵架,只是沒吃過豬肉總也見過豬走,這個年月的各種制約束縛遠遠大於後世,她要是動手打人沒有充分的理由很可能會被送到知青辦或者派出所,一旦檔案上留下負面信息,將來入學、入伍和就業都有可能收到影響。

最主要是顧勝昔擔心她可能打不過雲嬌嬌。

拋開拉肚子這個原因之外,早產兒顧勝昔這具身體的底子很差,雖然沒什麼要命的病,但是蒼白瘦弱,渾身無力,受不得冷,受不得熱,受不得風吹日晒,常年病懨懨的不是發燒感冒就是拉肚子過敏。

能嗶嗶還是盡量多嗶嗶,誰叫自己干不過人家?

不過真要是動起手來,顧勝昔也不怕她,上輩子的她格鬥器械,長拳短打也都略有涉獵,就算是在體質、體力上目前存在嚴重短板,對付一個小姑娘起碼也能混個慘勝。

幾個知青一路說說笑笑一邊規划著行程路線,顧勝昔身體還沒有恢復過來,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不想跟着一群對農村充滿不屑卻又好奇的少年男女們一起到處瞎逛,所以別人怎樣她不管,顧勝昔的第一站就是去發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