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開局猛揭極品親戚老臉顧勝昔君凜 第8章_賣文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不管什麼年月,有錢拿都是一件讓人身心愉悅的事。

劉永貴離開之後新知青們幾乎人人臉上都掛着笑容。

顧勝昔發現,那位住在小單間里的程茜昨天晚上沒有出來吃飯,今天早上依舊沒有出來。

「等會新來的同志們去大隊部領安家費的同時別忘記跟隊部買糧,回來記得把早上的口糧補上。」

作為知青們的隊長老大哥,呂明叮囑完之後又告訴大家去公社的路線:「從屯子出去那條道一直走就是往公社去的,半道上有一條往左拐的縣級公路,那個就是往縣裡去的,要是不買什麼大件和貴重東西去公社就行,十二里地來回也快。」

老知青們吃完飯各自去刷自己的飯碗,其餘的家什則由當天做飯的人收拾,每次輪班都是這樣。

「至於你們做飯輪班的問題,咱們回來再分派。」

呂明正說著話,就聽見一陣「噹噹當」的敲擊聲響了起來。

新知青們互相對視着一臉懵逼,老知青們都加快動作,然後急匆匆趕了出去。

「這是大隊上工的集合號,以後你們就習慣了。」呂明一邊說一邊大步流星往外走,說完這句話時人已經快出知青點大門了。

呼啦啦一下就少了一半人,知青點裏很快就安靜下來。

「還隊長呢,可真夠摳門的,一頓飯還要咱給補上。」老知青們都去上工了,知青點裏只剩下了新知青,雲嬌嬌說話就隨性多了。

「就是啊,還說什麼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革命同志,以後都是親如兄弟姐妹的一家人呢。」

靜默了一會,唯一響應雲嬌嬌的是那位衣着異常破舊,補丁摞着補丁很有丐幫九袋弟子風範的男知青趙大龍,其餘人誰都沒有言語。

見沒有達到同仇敵愾的預期效果,雲嬌嬌一時間有點尷尬,冷不防一隻胳膊親熱的過來攬住她:「咱們還是先去大隊部領安家費和糧食吧,來回二十四里地估計最快咱也得走三個來小時,大夥還得買東西,時間緊任務重啊!」

說話的是蘇茉,柳葉眉,杏核眼,皮膚也白白凈凈的,知青點目前七個女知青里起碼顏值能排前三名。

顧勝昔對這人印象很深,她總是有意無意的打量自己和雲嬌嬌,還有男知青裏面那個叫顧閬的。

都是十六七歲、二十來歲的青年男女,一群陌生的人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每個人心裏肯定都有一番思量,哪個可以做朋友,哪個盡量少來往,誰可以君子之交淡如水,打量肯定都少不了。

只是已經活了一輩子,且經歷了至親的謀害算計和虛與委蛇,顧勝昔對人的目光和表情乃至一些小動作都十分敏感,雖然最後她以一己之力把害了父母的人一波流全部超度,但是每天都過得如履薄冰。

所以對於蘇茉這種十分反常的打量,她早在下火車集合的時候就已經心有所感。

和雲嬌嬌比起來,這人明顯要聰明一些,她不去回應雲嬌嬌那個雷,沒有得罪老知青,說著全然不相干的話卻也解了雲嬌嬌的尷尬,因為自己上輩子糟糕的人生,顧勝昔不太擅長跟人打交道,但是這些人與人之間相處的複雜和微妙,她是懂的。

果然,蘇茉的話明顯活躍了氣氛。

之前大隊長通知大家領錢時的愉悅再度回歸,六個人都喜氣洋洋。

大隊部離知青點很近,走了十來分鐘就到了。

和劉家屯絕大多數普通村民的泥坯房不同的是大隊部是一排青磚瓦房,雖然看在顧勝昔眼裡依舊屬於扶貧危房的範疇,但是在這個年代的農村,估計算是鶴立雞群的所在了。

最難能可貴的是大隊部竟然都是玻璃窗戶。

會計老遠就看見了這一群新來的知青,隔着玻璃大聲叫喊着:「這個屋,來領喃家費的上這個屋!」

拜後世發達的各種傳播渠道所賜,顧勝昔竟然對這樣一嘴大碴子味的東北口音感覺到無比親切。

嘴角的笑還沒來得及消失,她的胳膊就被人扯住了。

「等會你老實點,一切都聽我安排。」

就不能不在她這個穿越掛B面前蹦躂?好好活着不好嗎?

見顧勝昔沒吭聲,雲嬌嬌滿意的冷哼一聲,姑姑說的果然沒錯,顧小幺的確是個好拿捏的。

會計名叫張長河,也是自我介紹了一下,然後就開始按照名單點名發錢,領到錢的在自己名字後面按個手印。

雲嬌嬌早早就站在張長河那張掉了漆的辦公桌前邊,聽到喊顧勝昔名字時直接說道:「顧勝昔的安家費給我就行。」

張長河一愣:「顧勝昔就是那個有事沒來的嗎?」

劉永貴已經跟他說過,今天只有六個人來領安家費,還有一個這一兩天也該到了。

顧勝昔沒等雲嬌嬌回答,已經湊上前去:「會計叔好,我是顧勝昔。」

張長河是個五十多歲精瘦黧黑的漢子,帶着一副已經快滑到鼻尖的老花鏡,狐疑的目光從顧勝昔游移到雲嬌嬌,又從雲嬌嬌回到顧勝昔。

「到底誰是顧勝昔?」這種替人領錢的事他這麼多年他辦過不知道多少,但是本人在場卻有人跳出來替領的,還是頭一遭。

「我是顧勝昔,張叔,以後的每個月我都會親自來領我自己的安家費,這點小事就不勞煩別人了。」

從五八年開始,屯子里陸陸續續已經有好幾批知青被送來,知青點裏那些勾心鬥角張長河也知道不少,只是這些事情跟他一個會計都沒有一毛錢關係,他只要保證把錢發給應該給的人就完成任務。

至於其他糟心事還是給劉永貴操心吧,在其位謀其政嘛。

意味深長的盯了雲嬌嬌足有一分鐘,盯得雲嬌嬌低下頭不吭聲了,張長河才把一沓紙幣放到顧勝昔面前,指着表格上她的名字:「這兒,按個手印。」

「哎!」

顧勝昔爽快的答應着,在旁邊印泥上按了一下,又在會計指定位置按上自己的指紋。

「出去往裡走,走到頭就是倉庫,去那裡領糧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