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開局猛揭極品親戚老臉顧勝昔君凜 第6章_賣文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知青點左右兩側沿着院牆根各有一條水道,張紅梅告訴她大家都去那裡刷牙,每天洗衣服的髒水也是倒在那裡。

顧勝昔一邊刷牙一邊才有時間仔細打量這個院子,靠近屋門口這一半用細沙碎石夯實地面做硬化處理,一條東西貫通整個院子的尼龍繩子上還掛着幾件衣服,男知青的掛他們宿舍那邊,女知青的自然掛女宿舍這邊,頗有點楚河漢界涇渭分明之意。

靠近院門的那一半種了不少蔬菜,幾根壟種着茄子、辣椒,裏面則是一架黃瓜一架豇豆和一架片豆角,靠近中間那條過道的位置種了兩架番茄,東西兩面靠牆跟的地方零零落落種着十幾棵苞米,一簇簇的苞米鬍子耷拉着,風吹過,搖搖擺擺。

番茄和黃瓜已經快要拉秧了,上面稀稀拉拉剩的都是歪瓜裂棗,倒是那架片豆角正在勢頭上,一串串紫色的花朵迎風搖曳,看得顧勝昔心情出奇的好。

在她是聶晨曦的時候,小水球上的名山大川、旅遊勝地就算沒被游個遍也去過不少,但是竟然都沒有眼前這一幅動圖令人心情愉悅。

大概是心境使然吧。聶錦曦是別人眼中的團寵小公舉,可是其實她的幸福只到八歲,她所有的快樂都在那一年隨着父母罹難戛然而止。

十六歲之前的聶錦曦是個華麗的木偶,每天充斥的都是學習各種才藝,參加各種宴會,應付各種心懷鬼胎的親朋好友。

在所有親人眼裡,聶錦曦就是一塊香噴噴的爛在鍋里的紅燒肉,而他們磨刀霍霍。

十六歲以後她每時每刻都活在仇恨里,和親戚們互相周旋,彼此欺騙,就算再美好的風景,於她眼中也是帶着血腥和罪惡的,她渾渾噩噩的活着,而父母早已枉死。

於是親戚們謀害的目標從父母又變成了她。

她嚮往的一家三口天倫之樂被親戚們奪走,她毀掉親戚們想要的金錢股票房產,他們不分彼此,各有所失,殊途同歸,一了百了。

「哐啷哐啷」在搪瓷缸里把牙刷涮乾淨,她抬頭望着冉冉升起的朝陽,深深吸了一口帶着秋天的沁涼的空氣,再長長的吐出來。

再見了,聶錦曦!

自今而起,向陽而生,從此,我叫顧勝昔!

從此,我要為了自己好好的,快樂的,幸福的,活着!

往灶坑裡添了一把柴,大鐵鍋里的水已經燒的響邊兒(即將燒開的狀態)了,瞟到那抹白色的身影晃進來,張紅梅舀了半瓢熱水頭也沒回的小聲說道:「快去把臉盆拿來,我給你點熱水就要淘米下鍋了。」

青黑色的小泥盆里是淘洗好的高粱米混着玉米碴子,張紅梅整個人都氤氳在一股暖融融的水汽裡頭,顧勝昔心裏似乎也被這暖融融的水汽氤氳着,懶洋洋的,酸酸的,軟軟的。

「好,謝謝你啊紅梅姐。」

說完這句話,卒於三十二歲芳齡的老阿姨感覺自己有點裝嫩,但是這句話說的卻又是無比誠心誠意。

手腕上搭着自己的毛巾,顧勝昔端着洗臉盆走到灶間,張紅梅半瓢熱水倒進來之後,利落的將小泥盆里的混合米倒進鍋里,又往鍋里丟了五個大馬鈴薯,然後急匆匆奔到院子里。

等到顧勝昔洗完臉站起來,張紅梅已經把四根紫茄子洗好了放進鍋里,同時四個掰下來的茄子尾巴被晾到外面的窗台上。

顧勝昔一愣,指着外面晾曬的問她:「紅梅姐,這個……」

「這個啊,他們當地人管這東西叫茄子褲,把裏面的硬根子拿出來之後晒乾了,冬天生產隊里會分肉,用大肥肉片燉這個,賊好吃。」

張紅梅說的時候不自覺咽了咽唾沫,一副垂涎欲滴的樣子,好像那盤菜現在就在眼前。

顧勝昔不由得抿着嘴笑:「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東西也可以吃。」

「好吃,好吃,真的。」

張紅梅皮膚有些黑,也是,常年在田地間勞作,人怎麼可能不黑?只是這一刻她瞪着大眼睛一本正經跟顧勝昔解釋的樣子,顧勝昔忽然間覺得有一丟丟可愛。

尤其是一邊解釋還一邊吞咽口水,從來沒因為吃穿發過愁的顧勝昔又覺得有些心酸。

這是剛剛脫離最艱苦年月的時候,統購統銷的計劃經濟時代,幾乎沒有一個不饞肉的。

「好啊,那等冬天分了肉,紅梅姐你記得要做給我們吃啊!」

男知青那邊有人挑着門帘走出來,頂着一腦袋雞窩揉着惺忪睡眼迷茫的問:「分肉了?真的?」

這人突出的喉結上下滾動,明顯跟張紅梅一樣也在吞咽着:「哪來的肉?」

來人是知青隊長呂明,那個可以同時說話並狂吃不嗆的高人。

張紅梅翻了個白眼,然後和顧勝昔目光不期然撞到一起,兩個人同時「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張紅梅打開一個箱座子,從裏面拿出自己的臉盆來笑嘻嘻說:「夢裡有肉,周公發的。」

這時屋子裡的幾個女知青都已經醒了,有人垂死掙扎着不願意爬起來,正努力往暖呼呼的被窩裡頭拱,被旁邊的人一把掀開被子:「還往哪拱,揭老營啦!」

「哎呀,燕子,你可太煩人了,天天來這手,我還能再睡一會呢!」

顧勝昔看着被窩裡鑽出來的人,細眉細眼的,黃中帶白的皮膚,是那個叫谷曉紅的。

顧勝昔記得,她是那個被住在小單間里的程茜逼着道歉的知青,看樣子谷曉紅跟這個叫金海燕的知青關係應該不錯。

把毛巾、香皂放進臉盆里,再把臉盆暫時放在皮箱上,沒辦法, 屋子裡空間實在太小,去掉兩個隔間和兩個大木頭箱子,屋子裡只剩中間一條窄窄的過道。

也不知道這種木頭箱子是在哪裡弄來的,顧勝昔想着要不自己也想辦法弄一個來?其實顧勝昔想住那個小隔間,但是看雲嬌嬌勢在必得的樣子,顧勝昔懶得去跟她爭。

昨天她實在是太累太疲倦了。

顧勝昔知道這種狀態並不僅僅是因為之前拉肚子,也不僅僅是因為長途跋涉,最重要的原因是顧勝昔本人的身體不好。

她是個早產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