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開局猛揭極品親戚老臉顧勝昔君凜 第10章_賣文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其他知青也有往家裡報平安信的,再加上心懷叵測、不想顧勝昔往姑姑單位發電報的雲嬌嬌,於是一行人第一站選擇了公社郵電局。

「一切反D派都是紙老虎!同志你好,打電話左拐,發電報到這邊,信封信紙郵票在右邊。」

一個工作人員看見他們進來都是一臉好奇的打量着室內,主動走上前來充當導購角色。

顧勝昔被這極具年代感的對話逗得差點直接笑出來,好在經歷過上輩子跟她那相親相愛一家人的各種鬥智斗勇,表情管理不是專業級但是起碼也有一定功底,總算是忍住了。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謝謝同志,我想發一份電報。」

總覺得有一股兩個土匪對暗號的既視感,但是這種聲音在整個郵局大廳里時不時就會響起來,反正只要人家不尷尬,尷尬的就只有顧勝昔。

雲嬌嬌在看見顧勝昔電報內容時差點沒在郵局原地爆炸,死活不讓顧勝昔發這封電報,可惜的是顧勝昔利用天時地利人和把她懟的節節敗退。

「你不是說你姑就是我媽?之前逼着我替她閨女下鄉時說的好好的,心疼我身體不好,行李被褥等到了就給我郵來,怕我路上把錢弄丟了,所以一切都等我平安抵達之後就郵過來,咳咳咳!」

說到最後,顧勝昔一手撫着胸口「孱弱」的咳嗽着,咳得整個郵局大廳裏面所有人都看她和妄圖想阻攔的雲嬌嬌。

「馬上就要冬天了,我連個棉被都沒有,難道你想要眼看着我凍死好繼承我的知青安家費嗎?」

雖然花錢打點才總算跟顧勝昔分到一個地方為的就是這筆安家費以及顧勝昔的其他財物,但是被這樣從對方嘴裏說出來,總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電報太貴了,我這不是也想讓你節約點嗎?」沒成想顧勝昔敢在郵局大廳撒潑直接喊出來,雲嬌嬌的聲音一點點低了下去。

「我響應國家號召,下鄉支援農村建設,應該有發電報回家報平安的自由吧,公社領導允許大隊長也允許,你是哪個組織的,不許我往家裡拍電報?」

雲嬌嬌的臉本來就不算小,氣得又紅又脹,哆嗦着手指對着顧勝昔,好像馬上就要英年早逝卒於腦梗的樣子。

說話聽聲,鑼鼓聽音,兩個小姑娘之間的矛盾通過她們爭執大家基本都聽明白了,明顯就是後媽苛待繼女,哄騙着繼女替自己親閨女下鄉了卻什麼都不給,實在是太過分了!

看着周圍人幾乎個個都用一種鄙夷而憤怒的目光看着自己,雲嬌嬌也沒辦法再阻攔了,剛好蘇茉寫完信用郵局的免費膠水把信封好丟進郵筒里之後走過來勸慰着,算是給雲嬌嬌個台階下。

「嬌嬌你也別生氣了,她可以給媽媽發電報,你也可以給你姑姑寫信啊!」

對啊,這倒是提醒了 雲嬌嬌,她要把顧勝昔這些表現統統告訴姑姑,讓姑姑跟姑父給她出氣,還要讓姑姑逼着顧勝昔按照之前的約定那樣兌現,說好的安家費都歸自己,她顧勝昔以為到了劉家屯大隊就天高皇帝遠,不服父母管教了?

雲嬌嬌總算從無能狂怒的狀態平靜下來,一把抓住蘇茉的手:「茉茉,真沒想到你會對我這樣好,等我姑姑教訓了那個不聽話的白眼狼,我請你去國營飯店吃肉包子去!」

來時的路上,趕車的老君頭給大夥介紹過,說縣城國營飯店的肉包子和麵茶可好吃了,雲嬌嬌原本不屑一顧,一個小破縣城的東西,再好吃還能有京城裡的吃食好?

不過要是真的能把那兩百多塊的安家費弄到手,她也不介意花幾毛錢請蘇茉吃一頓。

雲嬌嬌兩個大牛眼珠子骨碌碌亂轉,心裏盤算着這封給姑姑「報平安」的信要怎麼寫,沒看見蘇茉看着她的眼神,玩味中帶着比她更深的算計。

雲嬌嬌以後會一直跟女主作對,搶男主,抹黑女主,努力爭做女主逆襲路上的絆腳石,她現在還沒想好自己究竟是要倚仗自己穿書的優勢先拿下男主衛凌霄還是轉而結交差一點幹掉男主上位的男二顧閬。

昨天第一次乍見顧閬,就算是在現代閱遍各種風格的俊男鮮肉,偶像明星,蘇茉還是被顧閬的顏值給震了一下。

沒錯,厂部寢室六個人中最不時髦的蘇茉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居然也能趕了一把時髦,重名穿書了。

蘇茉因為矮黑胖一直都是大家取笑打趣的對象,她平時很少跟其他室友說話,她們也難得搭理她,只是最近因為蘇可心一直用手機聽一本番茄的年代文小說《重生之俏村花逆襲嫁高幹》,裏面有一個懦弱悲催的女配居然跟她同名,於是幾個人都不約而同開始跟着蘇可心一起蹭聽這本小說。

每到小說里的蘇茉如何愚蠢懦弱,幾個人就會嘻嘻哈哈嘲笑一番。

一個室友一邊看着她一邊嘆息:「哎,原來叫蘇茉的都是這種弱不拉嘰的笨蛋,自己都快餓死了,還聖母的養全家,活該她受罪。」

「可不是。」室友二號也發表心中感慨:「要是我攤上這樣重男輕女的家庭,滾你大爺的吧,還叫老娘存糧食、山貨郵回家去養活那群吸血鬼?我寧可賣到什麼黑市去也不給他們吃。」

書里的蘇茉最後因為頗有幾分姿色,淪為惡毒女配雲嬌嬌拿來博弈的**,被劉家屯大隊一個二流子給強了,在嫁給二流子和死之間蘇茉選擇了後者,跳河死了。

蘇可心還覺得有點可惜:「白瞎了這麼好的相貌,這個蘇茉還是知青點裏最漂亮的人呢,混的還不如那個惡毒女配雲嬌嬌,笨死了,居然還跟我同姓。」

室友看着蘇可心嫌棄的樣子,瞄了一眼蘇茉:「你多什麼心啊,那還有個同名同姓的呢,說不定哪天人家就穿書過去了。」

然後蘇茉就成了書里即將下鄉的蘇茉。

嗯,就這麼草率且毫無邏輯。

作為一個用悲慘身世對照村花女主如何自強不息的凄涼女配,一個淪為惡毒女配的工具人,蘇茉的家庭成員只是一語帶過,直到她下火車時看見惡毒女配雲嬌嬌,看見玉樹臨風的男配顧閬,她終於徹底確定,她穿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