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州有戶宋姓,祖上三代從武,忠烈之後,到了孫兒那一輩,無一不獻身戰場,忠骨可頌。」

「死在戰場的還是一位年輕的侯府世子,這位世子好福氣,生前與世代清流文官世家女訂下姻緣,謝家女得知未婚夫戰死,依然屢行婚約,抱着侯府世子的牌位,嫁入這侯府,守了七年寡。」

此時,吃茶的人中,突然有人大呼:「你說的不就是謝廷尉的嫡長女謝錦雲嗎。」

「誒,你可莫要亂說,我說的可是話本子上的人物。」說書先生趕緊打斷那吃茶客的話,繼續說話本子里的內容:「突然有一日,世子夫人的馬車前蹦出了一個孩子,這世子夫人可是世人稱為的活菩薩,知道自家馬車撞了孩子,便親自從馬車下來,把孩子抱上馬車,帶回侯府醫治。」

「那侯府老夫人一眼瞧着那孩子,便覺得像自己死去的孫兒,她覺着被孫媳撞上這孩子,便是緣份,就拿定主意讓孫媳將他當嫡子養在膝下,世子夫人也十分喜愛那孩子,便替那孩子取名為聞璟。」

「寓意舉世聞名,珺璟光芒,對孩子抱了很大的希望,向娘家族裡請來有名的先生,督促教導孩子。」

「幾年過去,宋聞璟果然不負重望,考取了狀元,深得新任太子的重用,一路開掛坐上了首輔之位。

「原本該好好享福的侯府夫人,卻病倒了在,卧榻三年,身邊親近的忠僕一一死去,無人伺候。」

「誒,各位是不是想問,養子明明成了首輔,為何她身邊卻無人伺候,養子不應該回家敬孝,給這位世子夫人養老送終嗎?」

送茶客皆是點頭回應說書生的話。

說書生笑而不語,在送茶客情緒高漲時,說書生拍了一個板子,言語中頗有幾分怒色:「因為世子夫人掏光自己一生嫁妝,養出了個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