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雲盈夏快被悶壞了,大人把被褥掀開,她瞬間呼吸到新鮮空氣,但低着腦子不敢看大人,雙手捂住臉。
  「對不起大人,我不是故意的!
你要是生氣,我以後離你遠一點!」
  嚴憬堔呆愣在原地,低頭凝視她,陷入沉思。
  大人不作聲,雲盈夏再次躲進被子里,這回嚴憬堔沒有繼續掀被子,而是僵硬地轉過身,朝着門外走去。
  雲盈夏這才露出腦袋,她睜着羞恥的眼睛,捂住發熱的臉頰。
  嚴憬堔吩咐人準備冷水,他解開衣裳,一勺一勺的冷水往身上潑,骨節分明的大手緊握木桶,猛地喘氣。
  他閉上眼,睜開泛寒的雙眼,勾起冷嘲。
  嚴憬堔穿好衣裳,面無表情地走出來:「賀武。」
  賀武渾身一抖,立即跑到他面前:「三爺你說!」
  「讓馮貴控制好外界的議論。」
嚴憬堔看向賀武,眼神警告。
  賀武瞬間明白,無非是三爺和任靜的事,兩人的傳聞基本快傳遍了,之前三爺一直沒搭理,怎麼這次重視起來了?
  賀武沒敢耽擱,立刻出了府。
  雲盈夏不知道大人還回不回來,有可能出去忙了,她正準備出去,迎面而來的卻是大人平靜的俊臉。
  她慌亂地轉過身,急匆匆跑進床榻上躲起來,把被褥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嚴憬堔慢慢接近,走到床榻前停頓下來,臉色有些僵硬。
第40章  突然沒了腳步聲,雲盈夏呆了下,以為嚴憬堔沒走過來,露出毛茸茸的腦袋,看到大人的雙腿,一股涼意撲面而來。
  大人是不是還在生她氣?
雲盈夏害怕了,有點想哭。
  誰知嚴憬堔將裹在她身上的被褥拿開,托起她紅通通的臉,睜着一雙水靈害羞的眼睛,被迫和他對視,咬緊誘人的紅唇。
  「大…大人!」
她雙眼快閃出淚花,像個害怕的小兔子,軟綿綿的。
  嚴憬堔眉眼冷厲退去不少,看着她的眼神平和,似安撫她般:「嗯?」
  雲盈夏咽了咽唾沫,看到大人的臉,她又忍不住想到他的身體,整個人變得羞恥。
  「餓…餓了。」
她摸摸小腹,掙脫開他的手心。
  嚴憬堔臉色緩和,便吩咐下人去庖廚準備膳食,一個人去了書房。
  雲盈夏吃了早膳,管事讓她過去給大人磨墨。
  雲盈夏想拒絕,因為她說過離大人遠點,她不想大人生氣。
  管事勸她懂事點;「姑娘快去吧,不然三爺生氣了,我也沒辦法了。」
  雲盈夏來到書房,從到到尾沒有看一眼嚴憬堔的臉,把腦袋垂得低低的。
  嚴憬堔看她幾眼,倒沒說什麼,直到連續幾天都這般模樣,他用力放下毛筆。
  雲盈夏嚇住了,停下磨墨的動作,獃獃看着他,眼神滿是驚恐。
  「害怕我?」
嚴憬堔眼神微眯,透着幾分不悅,渾身散發著不可抗拒的冷意。
  雲盈夏搖頭,對他露出甜甜的笑容:「大人很好,我不害怕!」
  嚴憬堔眼神譏諷,看她一雙閃着光的水靈眼,怔了下,面無表情地別過眼。
  「跟我出去走走。」
  雲盈夏很高興,她好幾天沒出去了!
  在大街上,雲盈夏這走走那看看,嚴憬堔看她活潑亂跳的,淡然的臉上多幾分平和。
  「我很少聽你說家事,今日說來聽聽。」
  雲盈夏笑容一僵,她放慢腳步,心裏開始糾結,她不明白大人是什麼意思,為何突然這麼問。
  嚴憬堔看她突然不笑了,眉心微皺,轉移話題道:「可有想過回家?」
  雲盈夏睜着眼眨了眨,眼睛微酸,大人是想到任靜郡主嘛……因為有她的存在,他覺得對不起任靜郡主,  所以想將她送回去?
可是大人明明答應好了的,留下孩子,許她暫時留在相府。
  「大人,等我生完孩子,我會主動離開,不會讓大人困擾。」
她撐起笑容解釋,臉色變得落寞。
  只要別讓她回家。
  嚴憬堔神色冷漠下來,臉上寫滿不悅,嘲諷道:「這話以後說,如今別給我找麻煩。」
  雲盈夏雙眼一紅,抿着唇不說話。
  身後的賀武着急了,他最清楚三爺的脾性,冷漠,不懂憐惜,像這種對姑娘家要的輕聲細語,三爺完全拉不下臉,更不會懂。
  他着急為三爺解釋:「姑娘別誤會,三爺的意思是,你安心住在相府就好。」
  雲盈夏沒聽,她明白大人的意思,勾起苦笑。
  她聲音撒啞,忍住難過:「放心吧大人,我明白的。」
  嚴憬堔皺起眉看她,她抬頭對他甜甜一笑:「到時候我不會打擾到你和任靜郡主的生活。」
第41章  嚴憬堔神色陰沉,凝視她半晌,冷厲氣息越發壓抑,眉眼散發著寒意。
  雲盈夏往後退一步,不知所措又害怕,她不明白大人為何生氣,大人喜歡任靜郡主,她這麼說大人應是感到高興,而不是現在這樣…  她抬頭看嚴憬堔面無表情的臉,目光微冷,凝視她的眼神,好像是要吃了自己。
  雲盈夏被盯得渾身發麻,大人好像不喜歡她這麼說,可又為什麼不喜歡呢,她摸不着頭腦,眼神迷茫。
  嚴憬堔伸手將她拉近一些,看她膽小如鼠的模樣,心裏一時不知如何形容,就像有東西牽扯他的心臟,令人煩躁。
  雲盈夏見大人心情很不好,她覺得自己應該少說話,站在大人身邊低着腦袋不吭聲。
  「怎麼不繼續說了?」
嚴憬堔許是想不過去,臉色略帶威脅,示意她繼續說。
  雲盈夏怎麼敢啊,低頭看抓緊自己的大手,她弱弱去推,被大人反手抓住,冰涼寬大的手心包圍着她。
  她臉熱,眼神恍惚,抬頭水靈靈的大眼睛,似有似無的誘人,臉頰通紅。
  「大人,在外牽手會被誤會的。」
她仰頭跟他說,但大人面無表情並不在意的模樣,她急了。
  要是被人發現大人的身份,或者有人認出她,對雲盈夏來說,無疑是災難。
  嚴憬堔鬆開她的手,動身走在她的前頭,雲盈夏做好貼身侍女的姿態,跟在他身後。
  一路上來到了戲院,此戲院是整個盛安最有名氣的戲樓,基本富家子弟,達官貴人閑趣了就來此。
  雲盈夏以往就想來看看,可惜她是平民,沒錢是進不來的。
  她左看右看,看向台上正演得出彩的劇情,「任姑娘,聽聞你最近心情不好,我便送來些金銀首飾,你可喜歡?」
  「多謝相爺的關心,相爺送的禮物,我都喜愛。」
  「你是我的未婚妻,關心你是我該做的。」
  …  雲盈夏看到這,胸口猝然苦悶,大人和任靜的事眾人皆知……如今到了戲台上,可想而知,百姓們多羨煞這一對。
  她沒再去聽,臉色有點兒差。
  嚴憬堔拎着人上樓,賀武過去推開第三間包間,裡頭嬉戲玩鬧,時不時傳來接吻喘.息的聲音。
  此時馮貴還未察覺有人進屋,撫摸身下的優伶,沉迷的親吻,畫面實在不堪入目。
  雲盈夏紅了臉,連忙看向面無表情的嚴憬堔,假裝什麼也沒看到。
  嚴憬堔神色冷漠,上前一腳踹向馮貴,把人踹倒在地。
  馮貴慘叫一聲,揉着屁股爬起來,面色猙獰就要對人發火,但對上嚴憬堔冷厲的目光,立刻慫了。
  他倒吸幾口涼氣,笑起來:「三爺,你來了也不說一聲,快坐快坐。」
  優伶慢悠悠爬起來,看向嚴憬堔拋出媚眼,試圖勾引他……但嚴憬堔好似沒看到,冷眼掃過她,勾唇譏諷。
  馮貴拍拍額頭,忘記還有這茬,連忙讓優伶出去。
  嚴憬堔掃一眼凌亂不堪的座椅,眼神略過幾分嫌棄,雲盈夏正要坐,被他一手拉住,她眼神疑惑。
第42章  馮貴讓人過來收拾乾淨,全面換上嶄新的物品,再端杯熱茶給嚴憬堔,諂媚一笑。
  「三爺喝茶。」
  嚴憬堔沒接,冷眼瞥他:「讓你處理百姓的傳言,如今就這樣?」
  馮貴支支吾吾,一臉難言。
  嚴憬堔臉色陰沉,拂開他的茶杯,扭.動扳指似在思考:「事情都辦不好,我看…」他停下語氣,冷笑一聲。
  嚇得馮貴立刻下跪,拱手解釋:「三爺!
百姓之間的議論太廣泛了,我一時之間處理不來啊!」
他想到什麼,討好諂媚道:「三爺,這也沒什麼不好,嚴府對這事挺滿意。」
  嚴憬堔眼神譏諷,看他是活膩了。
  馮貴嚇壞了,立刻保證:「你給我點時間,三爺會滿意結果。」
  嚴憬堔平靜着臉色,身上散發的冷意,思緒過後:「那就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馮貴抹一把冷汗,高興笑起來:「謝三爺!」
  雲盈夏看大人陰沉一張臉,不知道處理什麼事,沒待一會,大人便拎着她出門,換了個包間坐下來看戲。
  她沒心思去看戲,端起果盤吃起來,再喝幾杯果茶。
  嚴憬堔許是看她沒心情,等她吃完東西,牽起她的手離開,等一有人又鬆開手,好似怕她不知道要走,隨手一拉而已。
  雲盈夏故意放慢腳步,走在嚴憬堔身後,看他的高大健朗的身影,不知想些什麼。
  等回到相府,雲盈夏獨自回到院子,發現下人看她的眼神非常不對勁,有的交頭換耳竊竊私語。
  那眼神像是鄙夷,好似她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
  她眨了眨眼,隱約聽到一句:「我看啊,她不知廉恥勾引到大人才成為貼身侍女。」
  雲盈夏臉色難看,轉身就走,沒有去理會這些議論,她回到屋子,看到一桌子的衣物,她愣了下,好像是那天去綢緞坊,大人定製的衣裳。
  大人…是給她買的?
  雲盈夏來不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