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第268章  雲盈夏把下巴放在大人的胸肌上,看着大人的喉結,喉結時不時滾動,感受大人撲來的熱氣。
  氣氛安靜,嚴憬堔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將人按在懷裡,陷入沉默,眼神略過幾分暗淡,平靜。
  「這規定是正妻學的?」
他平靜反問,聲音很低。
  雲盈夏一愣,她從大人懷裡爬起來,和大人深沉的目光對視,她心裏疑慮,睜着迷茫的眼神。
  「大人,我不知道是不是正妻學,但在我認知里,像大人這等身份,地位,跟嚴府學習管賬,尤其是嚴夫人親自提議….」  她說著停下來,看着大人的眼神,沒有把話說太明白。
  這些嚴憬堔怎麼會不清楚,但他覺得沒必要,把手放在她的後腦勺上,神色很淡卻沒解釋,也沒呵斥。
  就是默認她該如何做便如何做,他同意便是。
  「那就跟着娘去做,她喜歡你去做,那你趁這機會學習,比讀書習字更有用。」
  雲盈夏眼神一亮,她爬到大人身上,沒注意到大人的細細粗喘,眼神動容,全心全意想着學習。
  「真,真可以嗎大人!」
雲盈夏心裏很願意,但還是想得到大人這邊的再三確認。
  嚴憬堔挽過她的髮絲玩弄,垂眸輕嗯。
  雲盈夏撲到他懷裡,腦袋供着他的脖子:「大人,你真好,是世上最好最好的男子!」
  嚴憬堔聽愉悅了,揉揉她的後腦勺,撫摸她的後背安撫,勾起唇角「嗯」了聲。
  雲盈夏看大人肉眼可見的高興,前所未有的笑容,她繼續嘴甜誇誇:「大人,遇見你真好,你讓我成長,讓我學習讀書,試問哪個男子,有你這麼好~」  嚴憬堔微眯了眯眼,看她紅潤誘人的嘴唇,香甜得要緊。
  他再次「嗯」了聲,聲音明顯啞了些。
  雲盈夏眼神閃亮,扒拉着大人肩膀,語氣甜膩,吐氣如蘭:「大人,有你真好,如果沒有你的話,我現在還不知道有多苦難。」
  她說著,眼神感激又溫柔,恨不得把所有所有美好的東西都給大人,報答大人。
  大人對她這麼好,自然值得更好的。
  因為大人值得,大人認為最好,她認為最好的,都給了自己。
  不像旁的男人,只知道欲.色,下半身思考,覺得女子就該守在後院,不該有自己的思想和人生,成為他們的玩物才是有價值的。
  大人他不是這樣的人,也從未想過,只要她想,他都會滿足,從未真正禁錮過她。
  嚴憬堔見她眼神里的崇拜,認真,心裏被狠狠撞了下。
  他勾起了雲盈夏的下巴,聲音沙啞:「想什麼呢?」
  「想大人的好….」雲盈夏還沒從回憶大人的好反應過來,嘴唇猝然一重,下一秒,濕.潤強勢襲來,她瞪大眼睛有點吃痛。
  嚴憬堔緊捏她的下巴,看着她茫然還未反應被親昵的模樣,鬆開她的唇。
  雲盈夏回過神來,微微喘着一口氣,緩過氣來,眼看着大人再次親吻而來,她閉上眼睛。
  室內越發燥熱,雲盈夏只覺迷迷糊糊被大人緊緊抱着,大人的呼吸聲,自己的心跳聲,陷入與大人的親昵里。
  她不知道親昵多久,直到自己軟了下來,趴在大人懷中輕輕喘氣。
  雲盈夏不知道自己此時有多誘人,眼神含淚,紅唇鮮艷,臉頰紅通通的,像極事後可憐的模樣。
  嚴憬堔喉嚨滾動,收緊她的身子。
第269章  雲盈夏感覺大人不對勁,眼神炙熱,好似要將她吃掉,看得她渾身發熱發軟,她不好意思地垂下眉眼,抱緊大人的腰身。
  「大人,等會吃完晚膳你該回去了,不然被爺爺發現,他會生氣。」
她看到外面夜色,小聲提醒。
  她捨不得大人,但這裡是嚴府,不能和大人一起睡。
  嚴憬堔心情沒來由的不愉快,表面平靜沒多表示,這會下人端來了膳食,牽着她走去用膳。
  雲盈夏見大人沉默,她莫名有點緊張,看着大人不停給自己夾菜,她拿起筷子也給大人夾菜。
  嚴憬堔低頭看她夾來的菜,直接從碗里夾出來,放在她碗里,那舉動像極嫌棄,不屑。
  雲盈夏看着碗里的菜,不知道大人心思,明明大人很樂意她投喂,甚至喂到他嘴裏。
  雲盈夏明白了,難道是她沒有親自送到大人嘴裏?
  她夾起菜,送到大人唇前,眼神亮晶晶道:「大人,」  嚴憬堔瞥她,別過臉不想去吃,但奈何雲盈夏堅持送到嘴邊,他正要呵斥,張嘴含.住了她的菜,細細品嘗。
  雲盈夏笑彎了沒,繼續夾菜給大人吃,大人沒有剛開始的不悅,而是平易近人接受她夾來的所有菜。
  如果賀武沒有看錯的話,桌面上的菜肴有一半是三爺不喜歡吃,而只要是雲盈夏夾的菜,三爺都吃了進去。
  這!
這!
感情能改變一個人的口味?!
  賀武驚呆了好嗎!
說三爺只是一時喜歡,他第一不高興!
  雲盈夏看大人吃香了,她也餓了,低頭吃自己碗里,一邊吃一邊喂大人。
  嚴憬堔握住她的手,放了回去:「自己吃,別餵了。」
  雲盈夏閃着眼睛,乖巧地點點頭,將自己喂得飽飽的。
  「大人,你是不是要回去了?」
她抬頭問嚴憬堔。
  嚴憬堔淡着臉,扭轉手中扳指,眉眼深沉:「你想要我回去?」
  雲盈夏不想,可是爺爺知道會生氣,她雖然很捨不得大人,可是這裡是嚴府不能壞了規矩。
  要是大人被打,她會心疼。
  「對啊,大人吃完飯回去,這樣爺爺就不會生氣。」
  旁邊的婢女倒吸一口涼氣,她們還沒見過誰這麼驅趕三爺,上回見到這一幕還是嚴夫人把嚴老爺趕出屋門。
  這女子,當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嗎!
不怕被三爺厭惡拋棄?!
  她們還沒等到三爺露出厭惡的表情,就看到三爺像怨婦的站起來,不想留下來也不想走出去。
  真是震驚人了!
  雲盈夏拉住大人,心裏很慌,她看出來大人不高興了,拉着大人往裏面走,坐在寬赦的羅漢椅上。
  「大人,要不等會再回去,」她把大人的手放在肚子上,靠在大人的懷中:「孩子捨不得爹爹。」
  嚴憬堔臉色好看了,故作冷淡地嗤笑。
  雲盈夏歪歪腦袋,仰頭對他笑:「大人,嚴夫人領我去學賬,你會陪我去嗎?」
  嚴憬堔看她隱約不安,鬆開手中扳指,反手放在她身旁,俯身下去,看着她吐氣如蘭的紅唇。
  「討好我。」
第270章  雲盈夏睜着清澈水靈的眼睛,見大人注視她的嘴唇,臉色頓時發熱,手足無措抱着大人,趴在大人懷裡。
  她想了想,仰頭親兩口大人,笑容諂媚,期待大人的反應:「這樣可以嗎?」
  嚴憬堔眼神微動,像是在回味她的親吻,忍住去摸被親過的臉頰,勾起不屑之意。
  雲盈夏要是沒理解錯的話,大人在說:就這?
  那要如何討好?
她感到懊惱:「大人,我覺得你變了。」
  「哪裡變了?」
嚴憬堔應是好奇,垂眸凝視她,眼神不斷變換。
  「以前我求助大人,大人毫無猶豫幫我,而如今…」她紅了紅臉,咬住紅唇,支支吾吾道;「如今我求大人,大人就要我討好你,求你才幫。」
  嚴憬堔沉默,好似第一次聽說這件事,也好似才回神過來,他真如此?
  雲盈夏見大人不說話,眼神深沉很淡,她鬆開掛在大人脖子上的手,乖乖巧巧坐在他面前,像是等待審判。
  「你覺得,為何?」
像是不明白,也在徵求問題,嚴憬堔聲音低了低,有些沙啞。
  雲盈夏緊張,無措,因為她也摸不準大人的心思,也不敢亂猜。
  她想了想,拉住大人的手示意他坐下來,而大人眼神從始到終沒有移開過,目不轉睛盯着她,望着她,略着彷彿會勾纏人的炙熱。
  這,好像喜歡她的樣子。
  雲盈夏水靈的目光閃動,她的下巴被捏起,呼吸微微急促,忍不住捏住被褥。
  「我想…」她的話卡在喉嚨,怎麼說不出,她在猶豫也在考量說出來的後果。
  嚴憬堔鬆開她的下巴,冷笑:「應是,你是孩子娘。」
  「或許,或許其他呢?」
雲盈夏沒有很確定,而是詢問他,或許不是孩子娘親,而是別的感覺。
  「大抵後院空虛,」嚴憬堔俯身將她壓在床榻,細細撫摸她的臉頰往下摸向脖子,勾起唇角,倒是明白過來:「而我是男人。」
  雲盈夏瞪大雙眼,那點點的認為瞬間破滅,她眼神落寞,認同地點點頭。
  「你以為是什麼?」
嚴憬堔瞥她不大高興的樣子,皺起眉。
  雲盈夏以為大人喜歡自己,她對上大人詢問的目光,別過眼:「我也以為是大人色迷心竅。」
  嚴憬堔嗤笑,低頭親吻她的嘴唇,細細品嘗嘴裏的香甜。
  兩人微微喘.息,安靜得親吻的聲音更加明顯突出,空氣溫度升高,越發燥熱。
  雲盈夏腦袋發暈,一時呼吸不過來,下意識反抗,雙手猝然被按在頭頂上。
  她目光迷.離,對上大人炙熱的眼神,好似下一秒不顧一切地做出舉動來。
  雲盈夏心口直跳,軟着聲音問;「大人,我去學賬,你會來看我嗎?」
  「嗯。」
嚴憬堔堵住她的甜唇,越發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