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遠離主角團後,悲慘女配幸福了! 第4章_賣文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裴君屹當然知道婦女指的是誰。

但人家小姑娘既然偷偷溜走,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

他沒興趣摻和這些。

他只想趕緊把人帶到局子里去好好審一審。

剛才他可是暗中觀察這小偷一路了,要不是這身制服太顯眼不好找時機,他早就衝過去把人給按地上了。

沒想到蹲半天居然被一個小姑娘給搶了先。

回想起剛才看到的那一幕,裴君屹嘖了一聲,腳步也越來越快。

伍建安眼見着那被拎着衣領子拖着走的小偷臉都被勒得漲紅了,周圍異樣的眼神也越來越多,連忙衝上去將人從他手裡解救了出來。

「欸?老裴,你幹啥呢?等等別把人拖死了!」

「我來我來!」

伍建安抹了一把冷汗,親自押着小偷的胳膊帶着人走,順便在裴君屹背後偷偷白了他一眼。

但裴君屹卻跟後腦勺也長了眼睛似的,突然嚴肅道。

「伍參謀,別光顧着朝我翻白眼,我現在懷疑這人不只是扒手那麼簡單。」

伍建安快速瞟了這嗷嗷直叫的男人一眼,神色一凝。

「怎麼說?」

不管怎麼樣,裴君屹能這麼年輕就當上團長,靠的確實是實打實的實力。

他也知道裴君屹其實只是表面上看着刺頭,實際上心細如髮,看待人和事更是一針見血。

所以他現在也有些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漏了什麼重要的細節。

但不管他怎麼看這個小偷都很普通,一點也不像是有多重身份的樣子。

他實在好奇,便湊到了前面想問問到底咋看出來人家不簡單的。

結果裴君屹只是微微勾唇,嘴角咧開一抹殘忍的弧度。

「像這樣沒有同理心的人,非我族類,絕對是敵特,嚴刑拷打一番,他肯定會露出馬腳。」

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小偷一下子嚇得臉都白了,瘋狂為自己辯解。

「我不是敵特!我就是個普通人,我是實在沒錢了才會想着偷東西的,我真是實打實的華國人!」

「是嗎?」

裴君屹扭頭看了他一眼,語氣輕飄飄的,漂亮的桃花眼裡卻滿是深沉冰冷的鋒銳。

小偷被他這穿透力極強的目光嚇得一哆嗦,下意識的就低頭躲閃了起來。

「……是,是的!」

裴君屹冷笑兩聲,眼底飛快的划過一絲冷似寒冰的精芒。

「希望我審完之後,你明天還是這個答案。」

小偷又被嚇得雙腿直哆嗦,大有一副要被嚇尿的趨勢。

伍建安,「……不是我說,咱們又不是這兒的公安,你審啥啊?」

而且這人能給他審嗎?

就算審出來人家不是敵特估計這人也得缺條胳膊斷條腿了好嗎!

裴君屹似乎知道自己會被拆台。

他無所謂的笑了笑,漂亮的桃花眼也突然彎出了些放浪的弧度。

「這不是先嚇他一嚇么,他要心裏沒鬼,他怕什麼?」

差點嚇尿的小偷,「……」

伍建安,「……」

好嘛。

是他誤會了。

這小子就是刺頭!

還是有毒的!

*

「囡囡,過兩天我和你爸就要走了,你的行李媽都給你準備好了,回頭你下鄉的時候直接帶上就能走。」

「這兩件衣服里外我都給你多縫了幾個口袋,你出發的時候把這兩件衣服穿裏面,錢和票都放在里兜,到時候在火車上就不用擔心被人偷了。」

「……」

吃完飯後,葉長城去給人送禮了,說是想讓別人給她安排個好點兒的地方,葉晚凝則是被應翠蘭單獨喊到了房間。

應翠蘭給她裝了兩個很大的包裹,一邊囑咐她一邊還把新買來的軍大衣套到她身上試了試。

「這件大衣你就搭手上帶着,聽你爸說你要被分到北方的農村,那邊比我們這兒可冷多了,你下車之前一定要記得先把這件大衣穿好,免得受了寒氣生病,知道不?」

她說話的時候一直在摸葉晚凝的頭髮和臉,眼裡還一直有隱隱的淚光閃爍着。

這般沉重的母愛葉晚凝根本招架不住。

她「嗯」了一聲,主動抱住了應翠蘭。

「媽,你和爸就放寬心吧,我已經長大了!不管去什麼樣的地方我都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們不用擔心我。」

應翠蘭似乎沒想到她會突然抱過來,但她還是哽咽着摸了摸女兒清瘦的後背。

想到自己這麼多年捧在手心裏怕掉了,含在嘴裏怕化了的寶貝疙瘩馬上就要不得不一個人去條件艱苦的北方種地,她心疼得都快要窒息了。

「傻孩子,你長得再大也是爸媽的孩子啊,我們怎麼可能不擔心你。」

「不過有你這句話媽媽也放心了不少,以後出門在外,辦事情交朋友都要多長個心眼兒,別再像以前那樣傻乎乎的別人說什麼都信了,我聽你爸說中午那隔壁的丫頭又跑來找你了,她是不是專門跑來炫耀的?」

葉晚凝睜大眼睛放開了她。

「哇,媽,你怎麼連這個也知道?」

葉長城好像也沒聽到她們的談話吧?

應翠蘭冷笑一聲。

「呵呵,咱們家上午推了那王家的相親,她下午就背着她爸媽偷偷去找那媒婆了,我還能不知道她在打什麼算盤?那丫頭擺明了就是看不上那個二婚的廠長想讓你主動嫁過去自己好脫坑。」

「不過她爸媽想賣女求榮,專門給她挑的有錢又大方的主兒,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讓她給推了,你不知道,那會兒你出去買雞蛋的時候她家還大吵了一架呢,熱鬧得不得了。」

「啊?這麼勁爆!媽,你快跟我說說看,他們家怎麼吵的?」

即將離別的傷感一下子就被八卦給衝散了。

葉晚凝拉着應翠蘭嘮了好半天才意猶未盡的回到自己的房間洗澡睡覺。

好傢夥,原來她這個對照組配角這麼重要啊!

沒有了她協助女主脫坑,這女主重生後劇情都崩了,居然在家鬧自殺!

關鍵是她都當著爸媽的面撞牆了,她爸媽依舊沒有心軟,竟然還把她打了一頓關在了房間里。

應翠蘭說當時左鄰右舍的好多人都去他們家門口看熱鬧了。

葉晚凝簡直無法想像那個場面有多麼的精彩!

她無比後悔沒能親眼看到現場。

不過一想到自己出趟門雖然沒吃到瓜但救了一個差點破碎的家庭,她又釋然了。

算了,八卦到處都有得看,不差這一回。

心理平衡後,葉晚凝很快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照常洗漱完坐在門口吃老爸特意買回來的肉包子。

隔壁的毛春燕卻不知怎麼被放出來了,還特別嘚瑟的拿着一塊嶄新的女士手錶跑到了她面前。

「葉晚凝你看,這是我新得的手錶,漂亮不?也是那個廠長送我的,他還說結婚要給我們家二百塊彩禮呢。」

葉晚凝對這種老式手錶沒有絲毫興趣,但還是敷衍的點了點頭。

「嗯,挺好看的,恭喜你啊。」

毛春燕注意到她今天多看了這塊手錶一眼,心裏感覺有戲,便連忙把玩着手錶試探道。

「所以你真的要下鄉啊?不再考慮考慮?」

「我打聽過了,你要是真下鄉了,那就是農村戶口了誒,而且搞不好一年到頭都賺不到買一塊手錶的錢……」

她一邊說一邊把那塊手錶放到葉晚凝手腕上比劃,嘴裏還一直咋舌。

「你看,你這雙手又白又嫩,要是戴塊手錶多搭啊,我感覺你真不如跟我一樣嫁人留在城裡,你這雙手去鄉下種地真的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