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互相通曉姓名後,陳秀秀對葉晚凝的感觀就更好了。

因為葉晚凝不僅人長得好看,就連名字都那麼的有詩意。

一聽就是個大美人的名字。

她認了這麼一個大美人當妹妹,可真是賺大發了!

葉晚凝也覺得自己賺了。

畢竟陳秀秀作為這列火車上的乘務員,只要不出什麼大事,一般是不會變動職位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會不會再次踏上這列火車,反正結交一個乘務員姐姐肯定沒有壞處。

因為入夜後再也沒人來餐車裡買飯,兩人便一直邊看風景邊聊天。

當然,大部分時候是陳秀秀說,她聽。

畢竟陳秀秀整天在這安靜無人的餐車裡工作,一肚子的話都沒人說,碰到一個人美嘴甜的妹妹,她恨不得使勁的把最近的所見所聞跟倒豆子一樣全倒出來。

所以等到葉晚凝在餐車裡睡了一晚上,又陪着陳秀秀聊了一上午後,她已經通過陳秀秀更深一步的了解了這個年代。

尤其是東崗人民公社。

東崗人民公社地處北方,夏天很熱,冬天又冷得要命。

本來天氣就已經挺苛刻了,偏偏她被分到的石坡生產大隊還是公社十幾個大隊中最窮的大隊之一。

典型的地廣人稀,無比缺人。

其實缺人也好辦,只要多分配一下知青下鄉,總有人會留下來安家生子。

人一多,經濟條件自然就會好起來。

但石坡生產大隊旁邊有兩座大山,夏季一旦出現連續的雷暴雨就很容易出現洪澇災害。

所以雖然石坡生產大隊每次分配到的知青最多,那生產力依舊是每況愈下,一年比一年窮,有時候甚至還會出現知青傷亡的情況。

葉晚凝在跟陳秀秀接觸之前並不知道這些信息。

她不確定這些信息是被人刻意隱瞞了還是單純的只是原主沒有主動去了解過。

反正她現在心裏大概有了數,等下鄉後完全有充足的時間做好防範工作。

「乘務員,來三份一塊錢的盒飯。」

正在葉晚凝為未來做着打算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居然有人來買盒飯了!

而且還是三份一塊錢的!

葉晚凝心中一驚,下意識的就想回頭看看今天來買盒飯的大款都是些什麼人。

但出於禮貌和自我保護,她還是扭頭看向了窗外。

她可不能在大款面前表現得跟陳秀秀關係特別好,不然萬一碰到個鐵面無私的領導級人物非要打碎砂鍋問到底,她跟陳秀秀非親非故的卻得了好處一直留在餐車上,那豈不是要害得陳秀秀丟了鐵飯碗?

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兒她可不幹。

陳秀秀很高興。

她覺得葉晚凝這個妹妹真的是認得太對了。

瞧瞧!平時枯坐一天都等不到一個人來買一塊錢的盒飯,但自從葉晚凝昨晚來了之後,今天早上不僅三毛錢的盒飯賣了十幾份,現在連一塊錢的盒飯都有人來買了!

還是三份!

加上葉晚凝今天買的那三份,今天的指標都超過了呀!

真是太好了!

將盒飯和湯都送到顧客桌上後,陳秀秀拿起抹布開始擦起了桌子。

然後擦着擦着就來到了葉晚凝桌子前面。

葉晚凝扭頭對她豎起了個大拇指,並無聲的說了句恭喜。

陳秀秀也激動得一直跟她擠眉弄眼。

要不是那幾個人還在這裡吃飯,她都要高興得跳起來了。

伍建安剛開始吃飯的時候還沒注意到前面那個餐桌前坐着的女同志。

但他吃着吃着突然就感覺那位女同志的背影特別眼熟。

他伸出筷子敲了敲坐自己對面,同時跟那位女同志背對背坐着的裴君屹。

「欸老裴,你覺不覺得坐在你後面吃飯的那個女同志看起來很眼熟?」

其實伍建安還想說他們背對背坐着,一個背影雍容華貴,一個正臉傲然矜貴,看起來好像還挺搭的。

但這話他可不敢說。

畢竟這位孤傲的野狼最不樂意別人給他搞拉郎配那一套。

誰拉誰就得被拖去跑二十公里。

他們每天的基礎訓練就有十公里,再加個二十公里,真的會死人的。

反正他不想跑。

「眼睛有問題就趕緊去治。」

孤傲的野狼表示很嫌棄他的筷子,直接把他碰到的那一塊肉挑出來扔到了他碗里。

伍建安非常感激的接受了野狼的饋贈,但他還是不服。

「我眼睛沒問題。」

「沒問題你怎麼就有透視了?看個背影就眼熟,你也不怕人家一扭頭嚇死你。」

眾所周知,裴家老三,女人絕緣。

裴君屹明明是首都裴家能力最出眾,模樣最好的那一個,但偏偏兩個資質普通的哥哥都成家立業了,只有他落了個大齡未婚的下場。

不是女人看不上他。

恰恰是因為太多女人都看上他了,這才導致他在少年情竇初開的年紀久見過了太多女人們搞出來的破事。

這直接導致他從此對女人心生厭惡,並毅然決然的投身到了部隊,打算一輩子報效祖國。

伍建安雖然很理解他為什麼討厭女人,但他還是覺得裴君屹說話有點太過分。

「有本事打個賭!」

「嗯?賭什麼?」

裴君屹眉峰上挑,一雙迷人的桃花眼裡滿是戲謔,明明撐着下巴一點坐相都沒有,但依舊阻擋不住他那一身該死的矜貴氣質。

伍建安咬牙掏出一塊巧克力。

「就賭這個!」

「喲!這不是你妹妹特意寄來給你的寶貝巧克力么,這你也捨得拿出來賭?」

伍建安這個妹控確實感覺有點肉疼,但他看了一眼對面女同志的背影和側臉,眼神又堅定了起來。

「當然捨不得,不過我不會輸的!」

「呵呵。」

裴君屹冷笑兩聲,輕佻的桃花眼也微微揚了起來。

但這樣放浪的表情放在他那張精雕玉琢的臉上,卻意外的顯得十分迷人。

迷人又危險。

伍建安最受不了他這種無時無刻不在散發魅力的嘚瑟樣。

「你笑什麼?有本事拿出賭注來。」

「我要是輸了,二十公里。」

「行!到時候我盯着你跑!這二十公里你跑定了!」

伍建安覺得自己不會輸,裴君屹也是。

兩人各持己見,就差查看廬山真面目了。

但此時誰去揭開神秘面紗就成了問題。

伍建安不好意思,「你去跟人家打招呼吧。」

「呵呵。」

裴君屹雙手交叉,直接身體力行的表示了沒興趣。

而就在他們僵持不下的時候,旁邊一直沒說話笑呵呵看着倆後輩胡侃的高鴻德突然面色一滯右手抓緊了桌布。

「裴君屹!」

他虛弱的喊了一聲裴君屹的名字,下一秒便突然全身抽搐倒在了地上。

桌布被他的手緊緊攥着,連帶着桌上三份吃完的盒飯和沒喝完的湯一起全灑到地上,發出了一陣叮鈴哐啷的巨響。

「高首長!」

「怎麼回事?快去喊人!」

裴君屹和伍建安同時被嚇了一大跳,但裴君屹反應更快,他神色一厲,立刻吩咐伍建安去喊人。

伍建安被嚇得臉都白了,連忙就大步跑了出去。

一路跑還一路在祈禱。

首長可千萬不能有事啊!千萬不能有事!

「高首長!高首長!!」

裴君屹以最快的速度蹲到地上想要把人喊醒。

但高鴻德已經徹底陷入了昏迷狀態,怎麼喊都沒有任何反應。

「乘務員!怎麼回事?你們的飯菜裏面是不是有人投毒?!」

裴君屹第一時間就懷疑首長是中了劇毒,所以他的表情和聲音都無比嚴肅,整個人看起來氣勢極為駭人。

陳秀秀被他這一聲質問嚇得直接癱坐在了地上,怎麼都爬不起來。

後廚里的廚子聞聲好奇的走了出來。

但當他們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和他身旁那個正在焦急施救的男人身上都穿着綠色制服時,他們臉上的好奇瞬間就變成了驚恐。

所有人心裏都只剩下了一個想法。

完了!

他們都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