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曲少年華夏說,掀起國風狂潮不更新了嗎? 第6章_賣文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直到此時,台上的兩位大咖老師臉色終於變動了。

這個編曲……很有韻味啊!

笛聲,鼓聲,箏聲。

這些,可都不是如今音樂圈的常規樂器啊,那可都是些早就落伍的老掉牙樂器。

而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將這些古早的樂器集合起來,編出如此有韻味的曲子。

嘶……不簡單啊。

「這個樂器,這個編曲。這真是個奇才啊,腦子怎麼長得!」

張樂樂終於忍不住,第一個開口。

李啟雲緊跟着點頭表示贊同,他的眼中閃現了一絲亮光:

「不論如何,光是這個編曲,他就已經贏了!」

至於兩個流量小鮮肉,根本就沒聽出沈飛白曲子中的樂器是什麼。

張逸凡聽到兩位大咖老師的話,心中有些意動,想着等到節目結束後請教一下。

可那鄒子玉,面色卻早已經黑沉如水。

就在這時,台上得沈飛白終於抬起了手,將話筒舉到嘴邊。

瞬間,一道溫婉如玉,溫柔似水的男聲低低響起: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

「河出伏流,一瀉汪洋。」

「潛龍騰淵,鱗爪飛揚。」

「乳虎嘯谷,百獸震惶。」

……

溫柔似水,溫潤如玉。

這歌聲,配上這嗓音。

只讓聽眾們感覺如春風拂面,嫩芽初生。

既乾淨,又清透。

彈幕再次炸鍋!

「太溫柔了,簡直太溫柔了!我要溺死在這溫柔里了!!」

「我已經醉死了,請將我的骨灰製成項鏈交給小哥哥,我要永遠陪伴他!」

「秘書!一分鐘內我要得知這個男人所有的信息!所有!!!」

「啊這個男人這個男人,真的太溫柔了啊啊啊啊!」

「……」

可就在所有人沉溺在這片溫柔之時。

伴奏的曲調卻是逐漸升高,沈飛白的氣勢也逐漸熱血起來。

「少年自有少年狂,身似山河挺脊樑。」

「敢將日月再丈量,今朝為我少年郎。」

「敢問天地試鋒芒,披荊斬棘誰能擋。」

「世人笑我我自強。」

「不負年少~」

……

導師李啟雲眼中的亮光更甚。

這編曲,實在是太完美了。

至於這清透的聲音,則更是錦上添花,異常完美。

等待了一天,終於讓他等到了心中所想的璞玉!

這個人,他要定了!

當然注意到這一點的並不只有他,身旁的張樂樂也是滿眼精光。

就連的一臉陰沉看着沈飛白的流量鄒子玉,都不禁放下了心中的戒備,認真聆聽着這份難得的天籟。

可緊接着,舞台上那溫柔得音調停下。

那震撼人心的童音齊誦再次響起:

「少年智,則國智!」

「少年富,則國富!」

「少年強,則國強!」

「少年自由,則國自由!」

張逸凡此刻的眼神也開始發亮。

他雖是流量,但家中可是音樂世家。

因而最基本的鑒賞能力雖說比不上兩位大咖,但卻也還是有的。

他本以為這段話只是開場,但沒想到沈飛白卻又將其放在了這裡。

放在這裡的效果……堪稱是驚艷啊!!!

「真是……讓人嫉妒的編曲才華和嗓音天賦啊!」

張逸凡忍不住咕噥起來,可台上的沈飛白卻並不知道。

他再次拿起了話筒,溫柔的聲音如水般傾瀉:

「幹將發硎,有作其芒。」

「天戴其蒼,地履其黃。」

「縱有千古,橫有八荒。」

「前途似海,來日方長。」

「……」

隨即,他的聲調再次上揚:

「少年自有少年狂,身似山河挺脊樑。」

「……」

「世人笑我我自強。」

「不負年少~」

「……」

這段小**再次出現的時候,整片彈幕上,轟然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