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地獄

第002章 女鬼

相傳人死後魂魄即歸地獄,先入鬼門關,再經黃泉路,渡忘川,過奈何,一碗孟婆湯,前塵往事皆忘卻。

而最近這地獄卻也不太平,只見一個個鬼魂瑟縮在一起,眼見過了那奈何橋便能踏上輪迴重返新生,卻你推我我推你的不敢上前。

再看那本該守在橋邊的孟婆正圍着一女子絮叨着:「我說小祖宗啊,你可知這是什麼,這可是我採集世間無數痴兒的淚水,再以獨家秘法煉製了上千年才得的忘情水,是『今生不憶前生故,三生石上記痴情。飲湯忘卻三生事,不知來生她是誰。』的孟婆湯啊,你居然拿它來澆花!」

此時那手持孟婆湯澆花的女子緩緩抬起頭來,那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說是禍亂人間的妖精也不過。

肌膚勝雪,體態婀娜,黑髮高高挽起,脖間戴着一條古樸的月芒項鏈,身着淺藍色墜地長裙,裙線開的很高,一雙**若隱若現,腳踩10cm長的細高跟鞋,氣勢逼人,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正看着孟婆。

女子悠悠說到:「聽聞這黃泉路上開着的花名彼岸,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此花,超出三界,不屬五行,弱水彼岸,無莖無葉,比喻有情人終究不能終成眷屬的愛情。」

「這曼珠、沙華花葉兩妖永世相愛卻不能相見,執念竟如此。你這孟婆湯既然能讓人忘情,想必對這彼岸花也是有效的吧,我們不如就來試試能不能讓這花長出葉來。」女子漫不經心地說道。

「這人、妖如何能夠相同呢,小祖宗,閻王正找你呢,你還是快去看看吧。」孟婆急忙道。

「是嗎,這閻王老頭躲了我這麼多天終於敢見我了啊,那我便去會會他。」說話間,女子已不見身影。

不曾看到腳邊的那叢彼岸花緩緩開出嫩葉然後又連花帶葉灰飛煙滅…… ?

我的乖乖,終於把這煞星喚走了,這一人間的生魂煞氣比地獄萬千鬼魂還重,偏偏又愛折騰,自從無常錯勾來這魂魄,地獄都雞飛鬼跳了。

昨天才折了判官大人的判官筆,今天又潑了我的孟婆湯,第一天更是拔了閻王的鬍子,可是沒一天舒坦日子啊,只盼閻王爺趕緊把她打發走才是,孟婆拾起落在一旁的孟婆湯,皺了皺眉頭,十分煩憂。

女子來到閻羅殿,只見這殿門兩側寫着:是是非非地,明明白白天。十個血紅色的大字,極度詭異,彷彿有血液不時地從中滲出。

女子站在門前,盯着那血紅字跡,眼神迷離,卻是入了幻境。

「嗤,真是不入流,小小一個幻陣而已。」忽而,女子一揮手,眼神恢復清明。

想到剛剛在幻境中見到的,那些之前被自己殺死的人,心中冷笑:我能殺了他們一次,自然能殺第二次,縱然我雙手沾滿鮮血,然那些人都是罪大惡極之輩,是非對錯自有明辨,我有什麼好怕的。

女子收回目光不再看那幾個詭異的字,伸手推開冰冷沉重的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