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這一刻,鍾雅晴心底彷彿有一塊石頭砸下,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原來,他們真的要結婚了。
有些東西,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鍾雅晴不再糾結,敲響了門。
「進!」
鍾雅晴開門,目不斜視,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許隊,已經排查到『Zreo』的行蹤,在泉水口三里處有相似的人出現。」
「立刻出發!」
許肆南說完,看向一旁的祝婉珏:「你不能隨便待在這裡,趕緊回去。」
鍾雅晴有些詫異的看了祝婉珏一眼。
怎麼說呢,許肆南對祝婉珏可以說很冷漠,不像是對未婚妻的樣子。
難道是因為有人在嗎?
「好。」
只見祝婉珏委屈的應了一聲,離開了辦公室。
很快,眾人也出發了。
鍾雅晴又在門口見到了祝婉珏。
她遠遠的望着許肆南,神色一臉的落寞。
「雅晴,快點!」
隊友催促出神的鐘雅晴。
「來了。」
鍾雅晴收回視線,上車。
殊不知,這聲傳到了祝婉珏的耳朵里,世界彷彿凝固,她怔怔的看着那個叫做「鍾雅晴」的圓臉女生,臉上落寞的神色肉眼可見變得慌亂。
而另一邊。
許肆南等人趕到泉水口三里處,卻沒找到人,倒是根據線索搗毀了一個製造藥品的窩點。
抓了幾個人。
接下來又是審問,忙活了一天下來。
總算是審出了一條有用的線索,那就是這個人精通製藥,而且會經常出沒在盛世會所。
聽到盛世會所,許肆南面色都沉了下來。
鍾雅晴倒是沒什麼,她只是有些好奇,自己死了以後,盛世會所被誰接手了。
可許肆南在,她不能貿然問出來。
但等了一會,開會的時候,許肆南就自動說明了這些情況:「『蜂鳥』集團被瓦解後,祁仲嶼出逃,盛世會所就被別人接手了,但是現在看來,這裡依舊是藏污納垢。」
「許隊,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許肆南沉吟片刻說:「我先去向局長彙報。」
大概兩小時後,天都黑了,許肆南才帶着局長回來。
局長下發了命令:「今天就要辛苦大家了,行動任務抓捕『Zreo』!」
「動!」
一聲令下,一隊出動。
盛世會所門口。
眾人都喬裝打扮進去了。
而鍾雅晴的任務是打扮成一個顧客進入會所。
她換上弔帶長裙,化着濃妝,偷摸上了二樓,就忽然被一個醉醺醺的男人攔住了去路。
男人撫摸着她的臉:「美女,你穿得這麼辣,跟爺走,爺會好好疼你。」
鍾雅晴感受到手上油膩的豬蹄子,眼神一點點變冷,雙手攥緊。
正欲要動手,耳麥里卻傳來隊友的聲音:「雅晴,不要動手,動手會打草驚蛇,把他打發了。」
鍾雅晴想要動手的心思被壓下去,朝面前的男人露出笑容:「老闆,要不我們去房間?」
眼底卻是一片冷意。
這樣的男人她見過太多了。
等到了房間,把他打成豬肉就是了。
可男人卻不想進房間,只把這當成是她服從的信號,轉而就將她壓在牆上,低下頭來。
鍾雅晴心底噁心,正要動手,周身的空氣忽然清新起來。
她抬眸,只見許肆南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她面前,將男人壓住。
這裡的騷動很快就引來了保鏢。
鍾雅晴害怕身份暴露,上前拉許肆南。
卻聽許肆南冷聲說:「這位先生,你想對我女朋友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