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偌大的客廳內冷意瀰漫。
祝婉珏的笑容僵在臉上,手裡拿着的婚禮策劃案也尷尬的放下,垂眸失落。
她以為許肆南會哄自己。
可誰知許肆南只是冷冷看她一眼,毫不留情戳穿:「說結婚是為了哄媽開心,以及讓你打消她想讓我們兩結婚的心思,可一切毫無進展。」
「你該走了。」
許肆南打開門,請祝婉珏出去。
祝婉珏淚眼朦朧,拎着包負氣就要走,可走到門口,就停住了,梨花帶雨的看着他。
許肆南無動於衷。
祝婉珏忽然抱住他:「肆南,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回應她的是沉默。
祝婉珏哽咽着問:「你還忘不掉鍾雅晴對不對?」
提起鍾雅晴,許肆南將她的手掰開,拉開兩人的距離:「對,我只愛她。」
「所以抱歉,我沒辦法娶一個我不愛的人,這對你,對她都是不公平的。」
祝婉珏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般往下流,心中絕望質問:「可鍾雅晴已經死了,是我一直陪在你身邊。」
許肆南周身散發的寒意更冷幾分:「你做的一切,還需要我說嗎?」
祝婉珏一僵。
許肆南繼續說:「有自己的小心思不要緊,但要是做了不該做的,我不會客氣。」
「從今以後,你不用再來了。」
說完就將她推出了門外。
「吱——」
許肆南輕輕關上門,轉身面對着寂靜的房間。
他來到茶几旁,將那些婚禮策劃一本本收起來。
拿着其中一本,他不可抑制的想起了鍾雅晴,心不可抑制的刺痛。
如果當初他選擇相信雅晴,相信她沒變,是不是她就不會死了。
他們如今會坐在一起,幸福的選着婚禮策劃。
這麼想着,許肆南的眼前似乎就出現了兩人坐在這裡計划著結婚的畫面。
可幻想終究有被打破的一天。
他回顧神來,乾脆的將這些一併扔到垃圾桶。
還有屋內那些代表紅色的喜慶的東西。
都被他收起來裝進垃圾袋,收起來扔掉了。
第二天。
鍾雅晴和許肆南去查別的線索了,兩人沒有再拘泥在這一個人身上,而是開始查起整個集團,從藥品入口。
要大量製藥,就有大量藥品購入,兩人排查了滬市大大小小好幾家藥店和藥品供應商。
終於在其中一家找到了線索。
「老闆,你們看到過這個嗎?」
老闆稍微回憶一下就說:「有,這幾天有人訂購這種葯。」
終於查到了去向,兩人將這線索報告給上面。
很快就去查了。
可這時,許肆南手機卻瘋狂響了起來,是許母的電話。
許肆南接起,那邊是保姆的聲音說:「先生,老太太知道您把祝小姐趕走,現在正鬧着不吃飯呢。」
他聞言,面色冷了下來,掛斷電話,他看向鍾雅晴:「不好意思,我要回家一趟。」
「沒關係,我和你一起去吧。」
鍾雅晴剛才聽到了,是許母的事,怎麼說許母也算是看着她長大的,就算曾經發生過不愉快,也是過去的事了。
所以她也想去看看。
情況緊急,許肆南也沒拒絕,只是一腳踩下油門,就出發了。
兩人來到許家。
鍾雅晴跟着許肆南進門。
這是鍾雅晴再次回到這裡,目露懷念。
一進門,鍾雅晴就聽到裏面傳來其樂融融的聲音。
「婉珏,還是你好,比那個逆子貼心,你這麼好,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逆子就是不懂你。」
鍾雅晴看着兩人母慈女孝的樣子,心底湧現出複雜。
只見許肆南上前,打斷兩人:「洪媽,我不是說了,不許她再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