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熙鳳正是「針尖對麥芒」的「仇妯娌」典型。
同病相憐的李紈與尤氏李紈與尤氏卻是同病相憐的「好妯娌」。
雖說李紈對王熙鳳沒有好感,對寧國府的當家太太尤氏卻十分親近。
這倆妯娌雖說也不是親兄弟關係的延伸,卻勝過血緣親情完全像閨蜜像知心姐妹一樣友好。
原來尤氏是寧國府賈珍的繼弦,是另一房的長嫂,由於寧榮二府都在一條街上,隔得近,親戚關係又沒出五服,還有賈母這個老封君統領着,榮國府的李紈便與寧國府的尤氏有了同在一個屋檐下家長里短的妯娌交集。
還關鍵的是,她倆妯娌「同病相憐」,個性又相投,有很多共情之處。
當上正室誥命夫人的尤氏,僅是寧國府名面上的當家奶奶。
她原本命苦,出身卑微,後家沒啥背景,丈夫賈珍還荒淫無道,將寧國府弄得除了大門外的石獅子乾淨外都不幹凈,自己又未能育下子嗣無法「母憑子貴」,無從反抗之下,只好將苦處打落牙齒往肚裏吞,當家當得十分軟弱無力。
出身名門的李紈雖說與賈珠「門當戶對」,還育有長子賈蘭,按理榮國府的管家非她莫屬,哪知丈夫賈珠英年而去,竟然「煮熟的鴨子飛了」,不僅兒子賈蘭不被賈府看好,自己瞬間還被邊緣化,成了不管事的大奶奶,還得在正青春的年齡守所謂的女節,困在偌大的榮國府過着「槁木死灰」般的孤寂生活。
萬般無奈之下,失落的李紈便嘔心瀝血撫育兒子賈蘭,這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撐,只寄望兒子爭口氣,將來出人頭地,母子倆才能「守得雲開見月明」。
李紈與尤氏如此心酸的悲涼境遇,使得本沒實質利益交集的倆妯娌,有了「同病相憐」,有了親密無間過從甚密的閨蜜感覺,兼之彼此又寬厚待人,更是惺惺相惜,得以充滿人情味地友好和睦往來,成就「好妯娌」的溫馨。
略舉兩處細節,即可印證。
如賈母過生的七十一回,尤氏祝壽表意後晚上留在李紈處歇息,李紈不僅熱情與之敘話,還擔心尤氏「只怕餓了」,趕忙命丫鬟素雲倒了碗新鮮的好茶麵子,招呼李紈趁熱喝。
又如小姑子惜春要尤氏帶走丫鬟入畫的七十四回,尤氏辯解不過惜春就賭氣離開,徑直到李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