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憑什麼這世上吃苦受傷的總是女人,而男人總是薄倖且貪婪,三妻四妾見一個愛一個,永遠也不知足,卻還要女人們為他守德,真是可笑。」

越說,沈枝熹臉色越不好。

「當年,我那個從未見過面的父親就是這樣禍害我娘的,他負心薄情讓我娘未婚先孕卻不肯負責,不辭而別一走了之讓我娘成了整個雁州的笑話。娘親早都告訴過我男人靠不住,可我卻偏執的以為秦沐與別的男人不同,結果呢,他滿嘴甜言蜜語,口口聲聲此生非我不娶,結果卻只是貪圖我的家產。」

「呵,男人真是個個都賤的沒有例外。」

「娘親能夠憑藉自己的手段成為雁州首富,這麼多年身邊從無男人卻依舊過的愜意逍遙,我為什麼非得要個男人?娘親說的真是一點錯也沒有,男人唯一的用處,就是幫女人生一個孩子。」

「小姐。」鴛鴦欲言又止,眼裡泛着淚。

沈枝熹沖她寬慰一笑,挑了眉繼續說。

「我雖決定了不要男人,但孩子我還是要的,就像我與我娘一樣。但雖決意要個孩子卻也不能隨意挑個男人,挑就挑個好的。這麼多年,我跟着娘親走南闖北也是見過世面的,什麼好看的男人沒見過,卻唯獨那唐舟,生的跟個化成人的妖精似的,同他生下來的孩子定是絕對漂亮的。且你瞧他的身形,高挑卻不瘦弱,看着像是個習武之人,之前的身子定也是康健的。大夫也說了,他除了受的傷,身上再無其他疾病。」

「加上……」

沈枝熹頓了頓,倚靠在竹門上。

「加上他眼睛看不見了,真是天助我也。他不知道我長什麼樣子,我再編造個身份,這樣即便他日後眼睛恢復了也找不到我。否則我還要擔心孩子父親日後回來找我要人,或是以孩子之名來搶我家產。」

「可是小姐,你怎麼知道那個唐舟願意和你生孩子呀?要不,咱們乾脆給他下點葯,多省事。」

沈枝熹回頭,佯裝生氣瞪她一眼。

「小丫頭胡說什麼呢,你家小姐是那種人嗎?真下藥強迫了他,對他而言便是極大的折辱,看他那氣派也不像是普通人家出身的,他若發起瘋來,天涯海角也要與我不死不休,那日後還有安生日子過嗎?」

末了,又補了一句。

「別擔心,你家小姐自有手段。再說,我與他有救命之恩,給我一個孩子就當是他對我的回報了,去父留子這事,他也不必覺得委屈。」

「不說了,葯快好了,給他端過去吧。」

*

午飯和葯湯,一同送到了唐舟的屋內。

看見被子與地上的血時,沈枝熹和鴛鴦都有些嚇到。

他身子這麼差可不行,得儘快讓他好起來,生孩子的事也早點辦了,別的拖得久了,拖得他眼睛都好了。

「給二位姑娘添麻煩了。」

唐舟坐在飯桌前,臉上掛着些歉意。

「唐公子不必介懷這些,太傷神也不利於養傷。我既然決定將你帶回來,那肯定是做好了要照顧你的準備,只有你快快好起來才是對我最大的慰藉。」

唐舟垂下眼帘,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不知在想着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