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炮灰在七零,燎的軍官寵上天完結版 第7章_賣文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陸長征心情極好的把蘇茉送回知青點。

「蘇同志,你看,這大夥都已經等着吃我們的席了,我們這進程要不要提一提?」

蘇茉瞪了他一眼。

陸長征痞痞的笑道:「是是是,都聽蘇同志的,蘇同志說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

一切盡在不言中,陸長征知道是可以準備起來了。

「你趕緊進去,躺着再休息會兒。我趁着沒下工,去幫我老娘干點活。你也多休息兩天,把身體養養好,不急着去上工,秋收也快完了。」

干農活的累,誰干誰知道,反正他打小就不愛干。結婚後,他可不讓她幹了,反正他的津貼養她綽綽有餘。

「進去吧。」陸長征催着蘇茉進去休息。

他得趕緊去跟他娘商量商量,長這麼大,他難得有個看對眼的,可不能委屈了她。別人有的,她必須有,別人沒有的,她也得有。

陸長征已經開始在腦中盤算着結婚該置辦些什麼了。

72條腿什麼的,他的新房基本上都有了,東西兩間房都盤好了炕,炕琴什麼的也早就打好了,還做了大衣櫥,炕桌、凳子什麼的都是齊的。

對了,還少一個梳妝台,他媳婦一看就是個愛俏的,這個必須給她備上,得儘快叫木匠打……

至於大三件,得先問問家裡有沒有備好票,沒有他得趕緊想辦法去弄,到時候直接帶她進城買。

還有就是結婚證,得趕緊給部隊發電報,讓首長趕緊批,算了,還是打電話快一點,到時候直接去打個電話。

結婚照也要拍,不僅要拍結婚照,還要給他媳婦單獨拍幾張,到時候他帶到部隊去,想了就看看。

他現在才副營級,要正營級才能申請家屬隨軍,他還得好好努力,讓她能早日隨軍……

陸長征覺得自己渾身都是幹勁,再催了蘇茉進去休息後,腳一蹬,又一溜煙走了。

蘇茉看着風風火火走了的陸長征,一陣無語。

難道這就是這個時代人的特徵,做事都是風風火火的?

蘇茉嘆氣。

她雖然想得開,但真到了這一步,還是有些彷徨的。畢竟,婚姻是人生的大事。

要不就嫁了?

這個年代的人,不都是看對眼了就可以結婚嗎?既然都到了這裡,那就入鄉隨俗唄?

不管哪個時代的眼光來看,陸長征都是個不錯的結婚對象。副營級的軍官,津貼肯定不低。有自己的房子,結了婚不用跟公婆同住,婚後也立馬分家,也不用怕跟妯娌家長里短的有矛盾。

就連不在家這個唯一的缺點,對她來說都是優點。

房子有了,問題也解決了,實在是再好不過。

最主要的是,陸長征長得真挺對她胃口。

食色性也,她也不過是個正常的女人啊……

蘇茉掩面,甩甩頭,轉身回了知青點。

知青點是一排5間的土坯房,中間是廚房和吃飯的地方,也是平時有人來,待客的地方。左邊兩間房是男知青住的,右邊兩間女知青住。

門口還有一片很大的菜地,種了不少青菜。廁所則在菜地的角落,是個用茅草搭成的茅草房。

整個知青點和菜地,都用竹籬笆圍着圈了起來,只在前方留了一個進出的大門。

蘇茉憑着記憶,找到了原主住的那間房。

這個年代的農村,很少有鎖門的習慣,知青點也是這樣,房門只是栓了起來,並沒有上鎖。

蘇茉拉開門栓,推門進去。房間很大,裏面盤了一條很長的炕,估計睡五六個人不是問題。現在知青不多,三個知青睡一間房,倒是十分寬敞。

蘇茉這間房住的,都是跟她同一批下來的。她們來的時候趕上秋收,根本沒時間去置辦東西,所以房間也沒有柜子之類的。

只能跟老知青借了兩條凳子,找了幾塊木板拼成一個簡易的木台,把行李先放在上面,常用的則放到炕上。

蘇茉找到原主的鋪蓋,上面疊放着她前幾天洗的衣服,想來是兩個室友幫她收的。

她們剛來,都不適應,互相扶持鼓勵,所以關係還不錯。

原主當初匆忙下鄉,並沒有準備什麼,鋪蓋也很簡單。只是在炕上鋪了個草席,然後在草席上鋪上床單,一張夏天用的薄被,類似後世的空調被那種,連枕頭都沒有。

也不知原主那嬌小姐是怎麼忍下來的。

原主下鄉的時候,是帶了兩個皮箱來的。兩個皮箱,一個在炕上,一個在木台上,一大一小,都掛了鎖。

蘇茉雖然融合了原主的記憶,大致知道裏面有什麼東西,但還是自己親自清點一下有存在感。

最主要的,是那兩本巨額存摺。

看書的時候,書中並沒有寫具體數額,只用巨額帶過。

而原主,存摺和房契是蘇父在她臨下鄉前才匆忙塞給她的。她塞進夾層後,還沒來得及看人就沒了,所以原主也不知道是多少錢。

蘇茉真是好奇極了。

憑着記憶,蘇茉在原主放在炕上的那個皮箱的暗兜里,找到兩個皮箱的鑰匙。

蘇茉先打開大皮箱,在夾層中拿出那兩本存摺,忽然有點緊張。

見證歷史的時刻到了,姐妹們!

兩本存摺,一本看着有些舊,應該是用牛皮紙製作的,表面粗纖維材料清晰可見。上面寫着「活期儲蓄存摺」幾個字,上面還有一個花紋,下方一行小字,只是有點褪色了,她沒看清是什麼。

50~60年代存摺封面

一本比較新,橘黃色封面,上面有一段偉人語錄,下面印着紅色的「活期儲蓄存摺」幾個字,在下方是黑色字體的「中國人民銀行海市分行」。封底也印着了一段八屆十一中全會公報的摘要。

很有這個時代的特色。

70年代存摺(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蘇茉先打開新的那一本,戶名上寫的是莫玉蓉,原主的媽媽,下方還有銀行的蓋章。右方是手寫的記錄,只有三次存入的記錄,並沒有支出的,每個記錄後方都有記賬和複核人員的蓋章。

蘇茉看了一下,一次是70年1月存的,一次性存了2000元;一次是70年10月存的,存了500;最後一次是71年6月存的,也是存了500元,一共3000元。

應該是原主父母這些年攢下的錢。在這個100塊錢都很多的年代,這可是一筆巨款了。

蘇茉又打開舊的那一本,戶主寫的是蘇仲黎,原主的祖父。右方手寫的存入支出的記錄就多了,有好幾頁,蘇茉翻了一下,最開始的存入是57年,應該是公司合營後發給資本家的股息,第一筆存入就有兩萬多塊。

此後幾年,都是只有存入的記錄,但60、61、62這三年,卻有多次的大筆支出。蘇茉有原主的記憶,知道那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原主祖父曾多次托關係從國外採購了許多糧食,捐贈給周邊的貧苦百姓。

也就是這三年的勞心勞力,讓蘇仲黎在63年一病不起,與世長辭。當時,蘇仲黎的葬禮,海市許多重要的領導都來了。

存入的記錄一直到66年,前面的股息在那三年基本已經被蘇仲黎取光了,存下的只有後面幾年的,但也有近八萬塊。

八萬塊在這個年代什麼概念,只怕比後世的八千萬還多。

有這八萬塊做本金,在那個遍地撿錢的年代,楊素雲哪怕是頭豬,也能起飛吧。

蘇茉的拳頭硬了,對楊素雲這個女主,真是一點好感都沒了。

楊素雲拿到存摺的時候,原主的伯父可是還沒出事的,這麼巨額的存摺,她竟然不寄回給人家,而是自己昧了下來。就算她沒有原主大伯的聯絡方式,她爸爸也是認識原主大伯的,肯定會有。

真是曠世白蓮的一家人。

曰(yue)了!

從此路轉黑!

看完存摺,蘇茉又清點起原主的錢票來。

蘇茉把錢票從兩個箱子搜羅出來,數了數,一共1035塊四毛。本來是1045塊四毛的,看病的時候拿了10塊,哦,還欠了陸長征5塊錢,那就是1030塊四毛。

在這個年代,算是個富婆了。

票呢,厚厚一沓,五花八門,僑匯券、工業券,糧票肉票油票蔬菜票,糖票布票鞋票棉花票等等都有,甚至還有奶粉票和手錶票,只是大部分都是海市專用的,全國通用的很少。

在這個凡事都要票證的年代,沒有票,有錢也花不了。

蘇茉忽然有些愁,看來還是要去黑市弄點這邊的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