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炮灰在七零,燎的軍官寵上天完結版 第5章_賣文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陸長征大長腿一跨,直接在單車上坐定,示意蘇茉上車。

蘇茉應了聲,立刻跳上了單車后座。

陸長征大長腿一蹬,單車「嗖」一聲就走了。

蘇茉嚇得趕緊抓緊後車架,坐定後才想到,這個時代,貌似只有處對象,才可以坐男同志單車后座的。

呃……

她現在跳下去還來不來得及?

不過,在別人眼中,她現在還是個病號,應該沒什麼問題。

這個年代,名聲對女人可很是重要的。

名聲壞了,不僅要面對流言蜚語,還要面對各種二流子的騷擾。人們可不會同情你,他們只會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不管什麼年代,女人總是格外的艱難。

說到名聲,蘇茉忽然想起,她昏迷前迷迷糊糊聽到,好像有人說陸長征摸她,毀她清白之類的……

蘇茉一陣頭疼。

糟糕!她這是一開局就要面對艱難模式?

她要用什麼辦法,才能讓那些農村大嬸子們相信她沒有被毀了清白,不要傳她流言……

就在蘇茉思索的時候,微風中傳來陸長征的聲音。

「我救你的時候,做了一些急救措施,村裡已經有了一些風言風語。」

「你要是願意,那我們就結婚。」

「啊?」蘇茉嚇了一大跳,差點從單車上蹦下來。

這是什麼絕世大好人?救了人還帶娶的。

「農村不比海市,這裡村民思想比較落後。你當時已經沒呼吸了,我只能對你進行心肺按壓和人工呼吸,在村民們看來,你就是被我摸了親了,已經沒了清白。」陸長征解釋。

陸長征並不是一個循規蹈矩的人,不然也不可能短短七年,就從一個毫無背景的農村小伙,混到如今副營的職位。

他不會因為村民的幾句流言,就隨便娶一個女人,他要是不願意,別人拿槍指着他都不行。

雖然他這次,就是回來相看的。

但實際上,在進病房前,他都沒有要娶蘇茉的想法。不是他不負責,而是他並不認為自己救人有錯,也不想滋長這種救人沾了對方就得娶的愚昧風氣。

陸長征今年24歲了,他自己是不急着結婚的。但他爺年紀大了,近兩年身體越來越不好,上次寫信,說想在閉眼前看到他成家。

陸長征佩服的人沒幾個,他爺就是其中一個。老爺子是參加過抗戰的老兵,因傷殘退了下來,陸長征去當兵就是受他影響。

既然是老人家的心愿,他願意去滿足,所以他回來相看了。家人也給他找好了人選,只等相看後滿意,就去領證結婚。

對方他也知道,是文工團的,他在部隊見過幾次。對方應該是對他有意,他對對方倒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但要結婚也不是不行。在家人看來,他們也是極合適的。

他本來也以為,他會和那個文工團的女兵相看後就結婚。

但,他推開病房門後,他的想法就變了。

推開門的剎那,那個嬌美的女人坐在病床上,臉上都是狡黠的靈動,看到他們進來後,錯愕的微微睜大了眼。

那一刻,陸長征的心弦動了。

這樣一個嬌俏靈動的人,若是被流言侵擾,該多讓人心疼。

想到她可能會被村裡的流言逼到崩潰,可能會被村裡的二流子騷擾,陸長征忽然不能接受。

於是,經過深思熟慮後,陸長征開了口。

他雖然想和她結婚,但也尊重她的意願。她要是不願意,他是不會強迫她的。

若她不願意,那陸家村她只怕是不能待了,不然村裡的流言,就能把她逼瘋。

若真這樣,他可能要找關係給她換一個大隊,或者給她找份工作,讓她離開陸家村。如此,也算全了他的第一次心動。

見對方沒有回應,陸長征問道:「蘇同志,你是怎麼想的?」

「陸同志,我知道這是正常的急救措施,我很感謝你救了我的生命。我不會因為這些正常的醫學觸碰,就讓你娶我的,這樣對你不公平。」蘇茉趕緊道。

「至於流言,如果大隊上的幹部們幫忙制止,又給大隊社員們宣傳這是正常的醫學觸碰的話,應該很快就會消散的。」

實際上她剛才也在糾結。

陸長征長得其實很對她的胃口,在這個年代來講,應該是個很不錯的結婚對象。

哪個少女沒懷過春?她之前看小說的時候,也曾幻想過甜甜的戀愛。所以她現在要不要像小說那樣,趁機跟他閃婚,然後來一場先婚後愛?

但想一想,還是算了。

她是個有良心的人,不能恩將仇報。

而且強扭的瓜不甜,這樣被強迫結合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

陸長征聞言,一個急剎停了下來。對蘇茉道:「蘇同志,你先下來。」

蘇茉:???

蘇茉一臉疑惑的跳了下來,隨後陸長征也跟着下來,把單車停好,立正對着蘇茉敬了個禮。

「報告蘇茉同志,本人陸長征,今年24歲,高中學歷,17歲開始參軍,如今是瀋陽軍區守備四師第11團下轄營副營長。」

【科普:1955年,朝鮮戰爭結束後,**重新劃分軍區,由戰時體制的六大軍區劃分為十二大軍區,東北軍區改為瀋陽軍區。十二大軍區,共下轄19個守備師。】

「祖父、雙親都健在,兄妹一共四人。兩個哥哥,一個妹妹,都已成婚。」

「本人身體健康,作風端正,無不良嗜好。」

在蘇茉一臉懵逼中,陸長征繼續往下道。

「我想跟你建立革命友誼,不是因為流言,也不是一時衝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從看到蘇同志的第一眼,我就被你深深吸引,我希望蘇同志能再認真考慮我的請求,同意和我建立革命友誼。」

作為軍人,就該勇往直前,扭扭捏捏不是他的風格,看上了想明白了,就要大聲說出來。

蘇茉真是驚呆了,所以他這是在表白?

「你都不需要先了解一下我的嗎?」

「我可以結了婚再了解。」陸長征大聲道,看着氣勢很強,其實耳尖已經紅的快滴血了。

蘇茉:……

騷年,你這麼草率你父母知道嗎?真要是遇上壞人,等結了婚再了解就遲了。

「你就不怕我是壞人?」

「你不是!」陸長征回答的很肯定。

他偵察兵出身,斗過的敵特也不少,是不是壞人,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看着他一本正經,卻耳尖通紅的樣子,蘇茉忽然起了逗他的心思。

「一定要先結婚嗎?能不能先處對象?我才18歲,不想那麼早結婚。」

陸長征心弦一震,心底湧起無限的欣喜,她這是答應了?

「可以,我們先處幾天對象,然後再結婚。」

蘇茉:……

「我是說,處一段時間的對象,然後再考慮要不要結婚。」

「蘇同志,主席說了,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蘇同志是想對我耍流氓嗎?」

蘇茉:……

「主席是說過,但主席也說了對任何事情都要認真對待,充分研究之後再下決定。我對你還不了解,自然要先了解了你,才能確定要不要跟你結婚。」

「蘇同志有什麼不了解的,只管問我,我保證知無不言,幫助蘇同志快速了解。」

「你我可以快速了解,那你的家人呢?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

陸長征靈光一閃,想到他那被婆媳問題擾得時常在他那裡蹭住的團長,心中瞭然。

「蘇同志,你是不是擔心跟我家人相處的問題?這點你放心,我家單獨建了房子給我結婚,不用跟他們住在一起。而且,等我們結婚後,我家就會分家,到時候你管好我們自己的小家就行。」

「我也會努力,爭取讓你早日隨軍。」

蘇茉一頓,呃……她明明是想逗一逗他,怎麼就討論到這裡來了……

但,不得不說,她有些可恥的心動了。

她正想着如何從知青點搬出來呢,如果嫁給陸長征不用跟他家人一起住的話,倒是正合適。

可是她真就要這樣,把自己嫁了?

等等,不對,專門建好了房子……

所以,陸長征是專門回來結婚的?

「你是不是本就準備結婚的?」蘇茉神情冷了下來,她可不想做橫刀奪愛的第三者。

「是,我這次回來,就是準備相看對象,合適就結婚的。我爺年紀大了,身體不好,想儘快看到我結婚。」

「但,我想跟你建立革命友誼,是真心實意的。」

「你家是不是早就給你找好對象了?」蘇茉忽然有些氣。

「是有人選,但我還沒去相看,不是對象。如今有了蘇同志,我是不會再去相看了。」

「那如果我不願意最近結婚,你是不是就準備繼續相看結婚?」

「以前是可以找個合適的就結婚,但見過蘇同志後,已經不能了。蘇同志若真不想這麼快,我就跟家人說緩緩。」陸長徵用一本正經的語氣,說著隱晦的情話。

蘇茉聽了,心裏舒服了些,「那你爺爺怎麼辦?」

「我跟他老人家說,讓他在努努力,多等她孫媳婦一會兒。」陸長征有些痞痞的道。

蘇茉聞言,噗呲一聲笑出了聲。

這個男人,一開始看着高冷,然後又一本正經,現在又覺得有點憨憨的。

陸長征眼中精光一閃,知道蘇茉已經有所鬆動了,便也咧着嘴笑,看起來痞帥痞帥的。

其實陸長征的性格就是又痞又剛的那種,不熟的會覺得他很高冷,熟悉的都知道他其實挺痞的。他剛才那麼正經,其實也是緊張,畢竟第一次表白不是。

「蘇同志,我們先回去,你再慢慢考慮。」陸長征跨上車招呼蘇茉。

有些事,不用逼太緊,以退為進有時候才有意想不到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