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見老兒子來幫自己幹活,李月娥十分高興。雖然拔花生並不累,但兒子有孝心,她也就休息休息。

陸長征雖然不愛干農活,但幹起來速度也是很快的,三兩下就把劃給李月娥的活給幹完了。李月娥去記分員那裡,把今天的工分記上,一天7個工分。

記完,母子二人便一起回去了。

陸家村大隊每天上工前,都會給每個人分好任務。早完成就可以早回家,要是沒完成,那不管多晚,你都得做完,不然就算消極怠工,扣工分。

李月娥看着帥氣的兒子,內心十分驕傲。她這老兒子,真是沒得說。

打小就聰明,樣貌更是整個大隊一等一的俊,而且也有能力,年紀輕輕就靠自己拼到如今的位置。

不過想到兒子身上的傷疤,李月娥心裏是又驕傲又苦澀,農村孩子要出頭,真是不容易。

「你這兩天準備準備,到時候去相看,對方是文工團的,你又在部隊,正合適。」李月娥道。

「娘,不相看了,我跟蘇知青處對象呢。」

「什麼?」李月娥驚的差點沒跳起來。

「是因為村裡那些碎嘴婆娘的話?這你不用理,看我不去撕了她們。公社領導早就下來教育過了,這些陋習是要不得的。」

這幾年,不斷有知青下鄉來,跟當地村民們,因見識習慣的不同,也產生了不少矛盾。因此,公社定期都會派人下來,給各大隊的社員門進行思想教育。

「不是,是我看上蘇知青了。」陸長征回答的乾脆。

一瞬間,李月娥胸口堵着千言萬語,竟不知如何開口。半晌,才哆嗦出一句:「你、你…怎麼就看上她了?」

「她怎麼了?我覺得她挺好的。」

李月娥:……

這蘇知青是漂亮,可是這人,她看着就是個嬌貴的。不是說她長得白凈就是嬌貴,城裡來的知青,大部分都是白白凈凈的。可這蘇知青,就是跟別人不一樣,一看就是嬌寵着長大的。

這樣的人,會下鄉來,那肯定是家裡出事了。

陸家村生產大隊是有定報紙的,她公爹和男人都看,他們討論的時候,她也經常在一旁聽着。對城裡的形勢,多少了解一些。

先不說跟她處對象,會不會影響老兒子前程。

就說這女人,太漂亮了,也不好。

書上不也說了嘛,自古紅顏多薄命。說句得罪人的話,這蘇知青,她看着就不像長命的。

這要真娶了她,能落得什麼好?

「長征啊,你要不要再思量思量?」李月娥滿心苦澀,這老兒子打小就是個有主意的,他定下的事,只怕不容易改。

「這蘇知青一看就不是個幹活的料,不適合我老陸家。」

「不會幹就不幹,我沒準備讓她干農活,到時候有我津貼養着,她顧好我們的小家就成。」陸長征應道。

「啥玩意?」李月娥聲音都拔高了。

她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都沒說不讓她干農活。這才剛處上對象,就準備養着了。

怪不得人們都說,有了媳婦忘了娘。

這也是個沒良心的。

李月娥真是被氣到了。

「那你跟蘇知青處對象,之前說好的相看怎麼辦?」李月娥語氣也不好。

「直說唄,就說我已經有對象了,不相看了。」

「這怎麼能?對方可是公社婦聯主任介紹的。」李月娥不同意,萬一兒子去相看後,又看上對方了呢。

雖然這樣好像挺不是東西的,但她寧願兒子不是東西。

「沒什麼不能的,直接說就好。相看本來就是互相的事,我有對象再去相看,不是更不好。」一個公社的婦聯主任,他還不看在眼裡。

「這……」李月娥還想再說什麼,就被陸長征打斷。

「娘,現在整個國家都在強調作風問題,娘是準備讓我犯錯誤?要是被人知道我有了對象還去相看,那我這身軍裝可就穿到頭了。」

「娘,娘沒讓你犯錯誤。」李月娥嚇了一跳,「這不是剛處上,別人還不知道嘛。」

「現在只怕大家都知道了,我剛才載蘇知青回來的時候,路過大隊部,被那些曬穀的嬸子們瞧見了。」

「你,你……」李月娥只覺得一股熱血往腦上涌。

她這老兒子肯定是故意的!去知青點,哪裡需要經過大隊部。還讓那些碎嘴的婆娘看到了……

想到李翠花今天就是在那裡曬穀子,李月娥眼前陣陣發黑。

以李翠花那見不得她好的性子,只怕已經宣傳的滿大隊都知道了。

看來,那個相看是去不得了。只是這樣一來,就得罪了婦聯主任,她還想着,等村裡的婦女主任退下來,能不能爭一爭,看來是沒戲了……

「那你跟她處對象,你爺的身體咋辦?不是說好這次回來就結婚的?」

「按正常計劃就行,我們先處兩天對象,你過兩天再去提親,到時候就領證結婚。」

「你這麼急?人蘇知青能願意?」

她娘家村裡可就有娶知青的,人家可不跟農村人一樣,看對眼了就結婚,而是要先處個半年一年對象的,通過了革命考驗才行。

蘇知青看着比那些人更嬌,願意跟她老兒子這樣,着急忙慌的就結婚。

「她很通情達理,我們家情況特殊,她會願意的。」陸長征道。

火候已經差不多了,再努力一把就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