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炮灰在七零,燎的軍官寵上天全文 第2章_賣文小說
◈ 第1章

第2章

1971年9月。

黑江省雙山市清溪縣,紅旗公社,陸家村大隊。

一群人叫叫嚷嚷的往河邊跑去。

河裡,一個穿綠軍裝的男人,正攬着一名溺水的女子奮力的往岸邊游。

「那好像是新來的蘇知青,怎麼掉河裡了?」

「不會是受不了干農活,跳河了吧?」去年,隔壁公社就有個知青受不了勞動的苦,跳河了。

「別瞎說,我們大隊今年可是要評先進大隊的,要是有知青跳河,說不定就沒了。」

「對對對,我這破嘴。蘇知青只是不小心掉河裡了……」

若評上了先進大隊,她去娘家走親戚也有面兒。

「幸好支書家老三回來撞上了,不然等我們跑過來,只怕人都沒了。」

「救上來了!救上來了!哎呦,怎麼看着好像沒氣兒了?」

「不會吧?這可怎麼是好?」

有些膽大的走前了一些,然後又趕緊退了回來。

「真沒氣了!可憐呦,還這麼年輕……」

軍裝男見女人已經沒了氣息,趕緊對她進行搶救。

「哎,陸長征你怎麼摸人家蘇知青的胸,這不是耍流氓嗎。人死了還不讓人清白的走……」一個方臉大嬸大喊。

「放你的狗屁,我長征哥這是在救人,見義勇為懂不懂。人家可是光榮的人民解放軍,怎麼會耍流氓。」

剛才幫忙一起把人拉上來的青年大聲反駁。

過了一會兒,見陸長征還一直在按人胸口,方臉大嬸又忍不住了:「這救人也不用摸這麼久吧?別不是看人家蘇知青長得漂亮,佔人便宜。」

「翠花嬸,你不懂就別亂說,這叫胸外按壓,公社領導和衛生院的醫生都說過的,這能救人。」

陸長征顧不得理會周遭的爭議,見女人一直沒有反應,皺了皺眉,最後還是低頭對她進行人工呼吸。

「哎呦,怎麼還親上了?」翠花嬸驚叫。

現場瞬間一陣哄亂。

……

蘇茉迷離間,覺得整個人窒息的厲害,頭疼欲裂,耳邊各種聲音嘈雜鬧哄。

就在她覺得自己要到極限時,一股氣流從喉間湧入肺部,蘇茉猛地咳嗽起來。

大量的水也隨着咳嗽,從她的口鼻湧出。

蘇茉還沒來得及為能呼吸感到高興,無邊的黑暗便席捲了她……

********

等蘇茉醒來,已經是兩天後了。

這兩天,她腦中一直像放電影一樣,播放着一段陌生的記憶,讓她一直渾渾噩噩醒不過來。

終於,那段記憶好像跟她融為一體了,蘇茉這才掙脫桎梏,醒了過來。

蘇茉睜開眼,入眼所見,粗糙簡陋而又陌生。

一間不算大的房間,裏面有三張半新不舊的病床。水泥底的地面,牆雖是白牆,但看着有些發黃,質感也很粗糙。

牆上掛着偉人畫像,旁邊還寫了「邊建設,邊生產,確保人民健康!」之類的標語。

蘇茉看着這明顯屬於那個特殊年代的裝飾,再結合那段記憶,以及昏迷前聽到的聽到那些話,蘇茉推斷自己應該是穿書了。

穿到了早前看過的一本古早大女主創業文里,還狗血的穿成了開局就嘎的女炮灰蘇茉。

書中女主楊素雲,是一個勤勞智慧,有膽識的新時代女性。在改革開放之初,抓住機遇,果斷辭職下海,敢為人先,努力拚搏,最終發家致富,成為首批富起來的人。

富起來的楊素雲,不忘回饋祖國,先後在各地辦廠,帶領一**人脫貧致富。同時還大力捐資辦學,在大學設立獎學金,在貧困地區建學校,是遠近聞名的愛國女企業家、女慈善家,獲得多項省級、國家級榮譽稱號。

書中除了寫楊素雲艱苦創業的過程,還有她與高官丈夫龔燁的感情糾葛。兩人先前因誤會而離婚,一對有情人分道揚鑣。最後在男二的幫助下,兩人消除誤會,復婚後,幸福恩愛的度過餘生。

總之,就是女主楊素雲通過自己的努力,最終愛情事業雙豐收,並獲得無數榮譽的故事。

本來是一篇挺勵志的創業文,但書中有一大敗筆。

就是女主楊素雲下海創業的啟動資金,來自她死去的好姐妹蘇茉。可以說,如果沒有那筆資金,楊素雲沒那麼容易成功。

楊素雲成功後,對幫助過她的人都心懷感激,每次有媒體採訪,都要把幫助過她的人拉出來感謝一番,但卻隻字未提過給她啟動資金的蘇茉和蘇家,除了偶爾在記憶中拉出來回憶一番。

這點,也是當時許多讀者不認同的,認為作者這裡沒有處理好。以楊素雲感恩的性格,不應該一句都不提蘇茉。

蘇茉是海市人,祖上是紅色資本家,父親蘇廷謙是大學教授,母親莫玉蓉是食品廠主任,自己也是紡織廠的宣傳幹事。

蘇茉的祖父蘇仲黎在抗戰時期,就開始秘密資助如今的政黨。在建國後,更是積極響應國家公私合營的號召,把大量的資產無償捐獻給國家,是受過多位重要領導人接見的紅色資本家。

蘇茉的伯父蘇廷德更是在年少時就加入當今政黨,一起參加革命,如今在桂省某軍區任師長一職。

按理來講,這樣的家庭,蘇茉又是獨女,不應該下鄉來的。

但奈何如今情況特殊,蘇廷謙一着不慎被人陷害,被停職調查。眼看情況越來越不好,蘇廷謙為免波及女兒,登報與女兒脫離關係後,迅速托關係把女兒安排到鄉下去當知青。

蘇茉就這麼在慌亂中跟着新一批的知青下了鄉。

知青們到的時候,正值當地秋收。

蘇茉一個城市嬌嬌女,哪裡適應得了這種強力的體力勞動,再加上又擔憂着父母,內外焦灼之下,熬了大半個月終於病倒了。

實在撐不住後,跟大隊長請了半天假去公社衛生院開藥。

恰巧這時又收到了楊素雲寫來的信,得知父母被判了下放改造。蘇茉大受打擊,一路頭重腳輕的走回去,在過橋時一下沒穩住,便一頭栽進了河裡。

在原書中,蘇茉就這麼香消玉殞了。

楊素雲在收到公社的電報後,悲痛欲絕,當即奔到鄉下來替原主這個好姐妹收屍。

在整理原主遺物的時候,在皮箱夾層中,發現了不少錢票和兩本巨額存摺,以及海市幾棟洋房的房契。

蘇父蘇母后來得知了女兒的死訊,悲痛欲絕,在牛棚沒熬兩年也跟着去了。

原主的大伯,也因為多次替弟弟一家奔走,被對手抓住機會攻訐,最後也受了牽連被下放了。

等撥亂反正後,回到原部隊也沒了之前的位置。後來遇上戰爭,原主大伯為立功,父子三人申請去了前線,最後都死在戰場上。

蘇家家破人亡後,原主留下的東西自然就成楊家的了,女主要下海創業的時候,便拿那些錢當了啟動資金。

本來到這裡,楊素雲也勉強能說得上是善有善報。

但書中,女主有個騷操作。就是每次取得了成績後,都要把蘇茉從記憶中拉出來對照一下。每次還要留下這麼一句「想當初蘇家何等輝煌,如今卻家破人亡」的話。

蘇茉不知道女主是什麼心態,但作為一個跟蘇茉同名同姓的人,蘇茉是有些膈應的。

最搞笑的是,在書的番外,女主父親彌留之際,懺悔中說出了蘇家出事是他舉報的,但他的本意只是想給好友蘇廷謙一個教訓,沒想到會被人抓了空子陷害,最後讓蘇家家破人亡。

想到這裡,蘇茉的拳頭硬了。

真是豈有此理!

她不管書中如何,現在她成了蘇茉,那楊家就休想再占老蘇家任何一點便宜。

原主的家人,她也會當成自己的家人,好好守護。

她記得,原主父母下放的地方,就在隔壁大隊,離陸家村大隊,不過隔了一座山而已。

到時候她想辦法,定期給他們送些糧食物資過去。只要熬過這幾年,一切就都會好的。

想起之前看過的穿越小說,穿越者都會有金手指。

蘇茉忽然有些興奮,不知道她有沒有金手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