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魔女翻身後,爺他淪陷啦全文 第9章_賣文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宋薇吹滅了油燈,鑽進被窩裡摟着江上月,鼻間瀰漫著暗香,不想再去想了,不管閨女變成什麼樣,始終是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她像是說服自己似的,在黑夜裡說了一句:「你就是我閨女。」

江上月愣了一下,隨即露出甜甜的笑來:「嗯!」

第二日江上月起得很早,她在角落裡看見厲雲山穿着一身筆挺的軍裝從茅屋走出來,眼鏡已經摘了下來,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之前如果是個斯文紳士,那現在就可以說是一名梟雄,身上帶着冷冽和肅殺的氣息。

江上月滿意的點點頭,自己選的男人果然沒讓自己失望。

厲雲山忽然朝北方看去,目光所到之處,是小寒山,他們第一次遇見的地方,他露出一抹淡笑,壓低帽檐,上了車。

男人走後,江上月進八千世界裏面修鍊了一會兒,再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她到山上打了一隻野雞,吃了半隻,剩下的半隻包好了拿回家。

這時已經過了飯點,江家自然不會等她吃飯,宋薇給她留了一碗糊糊,江上月當水喝了。

她把野雞從懷裡掏出來,小聲說:「娘,我打的野雞,已經烤好了,快點吃吧。」

宋薇說:「娘吃飽了,給你留着,現在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咱們得省着點,小寒山上野獸多,娘知道你不怕,還是得少去。」

她昨晚上趁着江上月睡著了偷偷看過她屁股,左屁股蛋子上有一顆紅痣,這就是自己的親生閨女,即使她性格突變成為另外一個人,到底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一塊肉。

閨女厲害,當娘的也欣慰,江上月的事情,她不敢問,怕問了閨女就走了,總覺得有一絲彆扭。

江上月知道老娘捨不得吃,日子過得緊巴巴,一塊錢恨不得掰成兩半用:「娘~」

她鑽到宋薇懷裡,嗲嗲的撒着嬌:「你快吃呀,吃完了我再上山打,你閨女本事大着呢,以後天天都讓你吃上肉,別捨不得。」

宋薇看着她撒嬌,知道閨女是孝順,心中最後的一絲彆扭也在這時候消失了,抹了抹眼淚兒說:「好閨女,娘親等着跟你享福呢。」

吃完雞,江上月趴在床上看老爹生前留下來的課本,邊看邊說:「娘,你說奶去退親了沒?」

宋薇說:「去了唄,拉着糧食和錢去的,心疼死她。」

「哦。」江上月想了想,又說:「娘,要不咱們分家吧?」

宋薇其實也有這個意思,只是日子難過,災年裏面靠着自己養活不了閨女,但現在閨女這麼有本事,心思又開始活絡起來。

「我還想光明正大吃肉呢。」

老娘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說:「小饞貓,山裡的野物都是公家的,還是少去的好,要是被抓到了,到時候批鬥完了乾的都是最臟最累的活。」

「沒事兒,我本事大着呢。」

到了下午,宋薇跟着妯娌去地里幹活,江上月背着自己編的背簍跑到河邊割豬草,十斤豬草一個工分,有不少小孩都來河邊割豬草掙工分。

「月月!」梳着麻花辮的小姑娘走過來和江上月一起割豬草:「我聽我娘說你奶要把你賣給隔壁村的老瘸子,是不是真的?」

這小姑娘叫江桃花,是原主的好朋友,性格柔柔弱弱的,命好投了個寵閨女的人家,上頭四個哥哥把她當成眼珠子疼。

江上月點點頭:「嗯,但是我娘不同意。」

「你不要嫁給老瘸子,我娘說了,老瘸子不是好東西,會打媳婦呢!」江桃花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個雞蛋,剝殼掰成兩塊,給了江上月半塊:「我大嫂嫂給我煮的雞蛋,分給你半個。」

江上月挑挑眉,這小丫頭倒是挺善良的,雞蛋這麼金貴的東西竟然還捨得分半個給自己,她把雞蛋塞到嘴裏,細嚼慢咽的吃着,心想道:一點味兒都沒有,不知道好吃個啥。

鹽也金貴着,都是粗鹽,沒有細鹽,但即便如此,平常人家也捨不得放。

她覺得嘴巴淡出個鳥兒來,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糖,自己留了一顆,剩下的全塞給了小丫頭:「雞蛋沒味兒,我請你吃糖甜甜嘴。」

亮晶晶的糖紙瞬間俘獲了小丫頭的心,她小小的驚呼一聲:「這糖紙咋這麼漂亮,跟我嫂嫂給我買的都不一樣呢!」

「可能是外國貨吧。」又不是自己買的糖,她上哪知道去?

「你不吃嗎?」小丫頭小心翼翼的剝開糖紙,把糖塞進嘴巴後,又小心的將糖紙折好裝進了口袋裡,有些不好意思的問:「你都給我了,你娘不會罵你吧?」

江上月把糖塞進嘴裏,含着糖塊含糊不清的說:「這糖是別人給我的,我娘不知道,我吃一塊就夠了,最近在換牙呢!」

「你真好!」桃花一臉滿足的說:「我要跟你做一輩子好朋友。」

幾塊糖就要跟自己做一輩子好朋友,小孩真容易滿足。

江上月割了四十斤豬草,大隊給記了四個工分,現在才三點,她還有時間做點別的事情,把桃花小朋友送回家後就進了八千世界。

香露這東西在天界很吃香,仙子們都喜歡出門前往身上抹點香露,因為原料不同,作用也有所不同。

江上月想針對的人群除了十七八的大姑娘之外,還有已婚婦女,她選擇了八瓣玲瓏和冥河曼陀羅為原料。

八瓣玲瓏香氣清新淡雅,十分適合年輕的姑娘用來吸引異性和見情郎,而冥河曼陀羅香味濃郁,有勾人攝魄之效,聞到的人會對使用者產生慾望,則適合婚後沒有激情的婦女,更能鎖住男人的心。

江上月將兩朵花分別榨出來花汁,一揮手,兩團清水緩緩浮到了半空中,兩滴花汁緩緩鑽進了清水中稀釋,畢竟是仙界的花,一滴就能勾兌五千克的水,她不敢多放。

剩餘花汁裝到了竹筒里留着當原液。

江上月本來是想用玻璃瓶裝花露的,但是玻璃瓶需要用工業票買,她沒有工業票,只能用竹筒湊合裝着了。

八千世界是仙器,能裝活物,江上月這幾千年來天天往裏面種植靈物仔細打理,儼然成為了一個除了江上月外無人知曉的秘境,更是有一片千年竹林,鬱鬱蔥蔥,眼下沒有比它剛適合當器皿的了。

砍了四棵千年竹,分成了二百個竹筒將花露裝好封起來,做完這些,已經四點了,去市裡來回要兩個小時,六點才能到家,那時候天已經黑了,老娘肯定不樂意。

反正身上還有錢,也不急於這一時,明日再去就是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江老太太出奇的沒有找茬,江上月都奇怪這老太太的是不是轉了性子了。

可是有一句話,狗改不了吃屎,一個人習慣保持了六十多年,怎麼可能一件事情就改變呢?

當第二天江上月洗漱完了之後準備去市裡的時候,她才知道,這老太太是給自己憋了個大招啊!

老瘸子帶着人上門要媳婦來了,本來他心裏想要的是大孫女一元,可他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一百斤糧食二十塊錢能買到了個童養媳,已經算是撿到大便宜了,所以退而求其次,要了江上月。

他看着江上月,又瘦又小,實在是不討喜,買回去還得養兩年才能生娃,也不知道能不能給自己生個大胖小子出來。

他呲牙嘿嘿直笑,一口大黃牙臭氣熏天,問:「小媳婦,你奶呢?他讓我今天來娶你過門。」

好嘛,這老太太蔫壞蔫壞的,一大早上就叫着家裡人去上工,連小的都沒留全都帶走了,原來是想給老瘸子行方便啊!

跟着老瘸子過來的還有倆男人,流里流氣的,一看就是附近村子裏的二流子,偷雞摸狗,從來不幹好事。

張二蛋說:「瘸子哥,這小丫頭片子長太瘦了吧,乾乾巴巴的,抱着估計都硌手。」

「嘿嘿,麻雀再小也是肉,咱可先說好了,這小媳婦娶進門,可得有咱哥倆一份兒。」劉大膽笑嘻嘻的說,直勾勾的盯着江上月。

老瘸子樂滋滋的笑道 :「沒問題,就是這小丫頭太小。」

「哈哈哈,就是小所以嫩啊。」

三個人自顧自的說起來,完全沒將江上月放在眼裡,誰也想不到,這個被他們完全不放在眼裡的丫頭片子,其實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兒。

江桃花蹦蹦跳跳的準備找好朋友去河邊割豬草,走到小道的時候正好聽見老瘸子三人下流粗俗的話,偷偷看了一眼,頓時嚇了一跳,想到自己的小姐妹就要被老瘸子抓走,連忙邁着小短腿朝地里跑去。

「宋薇嬸子,宋薇嬸子!」

宋薇正在喝水,聽見江桃花焦急的跑過來,奇怪的問:「啥事兒?這麼著急?」

江桃花一臉焦急,氣喘吁吁的指着北邊說:「宋薇嬸子,月月要被人抓走啦!」

「啥?」

宋薇腦子轟的一下炸了,她來不及多想,扛着鋤頭就往家跑:「天殺的東西,我可憐的六元喲!」

另一邊的江上月氣定神閑,完全不將眼前的三個男人當盤菜。

張二蛋伸手想抓着江上月把她扛到肩上,結果江上月反手抓住他的手腕,一腳踢在他的腿上,把他的腿踢斷了。

張二蛋愣了兩秒鐘,頓時慘叫起來:「我的腿,我的腿斷了!」

老瘸子和劉大膽被江上月這一手弄蒙了,這小丫頭,咋和江老婆子說的不一樣呢?硬生生踢斷一個男人的腿,這是得有多大的力氣?

「你這個小雜種啊啊,老子打死你!」張二蛋躺在地上抱着腿哀嚎叫罵。

老瘸子暗暗把江老婆子祖宗十八代罵了一遍,怎麼就買了這麼個煞星,昨天江老婆子找過自己一趟,說是要退親,家裡人不同意自己把孫女兒賣掉,看着到手的媳婦就要飛走了,心裏那個着急啊,巧的是江老太太則是覺得到手的糧食和錢都要換回去,也心疼的不行。

一個想賣,一個想娶,最後倆人一合計,想了辦法,江老太太提前把人支走,他再找過去把江上月抓走。

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姑娘家最在乎名聲,宋薇就算之後知道了想回去找也沒用了。

倆人想得好,可就是低估了江上月的戰鬥力。

仙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九千歲是這麼好惹得?沒直接殺了就算是便宜你們了!

老瘸子怕張二蛋叫喚再把人招過來,不然自己可就真的雞飛蛋打了,情急之下,他伸出手想撈江上月,誰知道還沒碰到呢,一鋤頭就砸了過來,差點把他手給砸掉。

宋薇把江上月護到身後,怒氣沖沖的指着三人鼻子罵道:「喪良心的黑心肝兒,王八蛋,竟然敢打我閨女的主意,天殺的東西,早晚得讓雷劈死!」

村兒裡頭的人經過江桃花這麼一宣傳,都知道老瘸子來**家抓媳婦了,一個個放下手中的活跑了過來湊熱鬧。

「老瘸子,你趕緊滾回你們村兒去!我們江家村可沒你待的地兒!」

「就是,缺媳婦你在你們自己村找一個,別來我們村兒啊,孩子他娘都沒同意,你咋還有臉過來要媳婦兒?」

老瘸子梗着脖子大聲嚷嚷:「他奶同意了!俺還給了他二十塊錢和一百斤糧食呢!咋,現在想不認賬了?」

宋薇的臉徹底黑了下來,果然是自己婆婆做的好事,她咋就能這麼狠心,把六元賣給老瘸子當童養媳呢?這可是她親孫女啊!

此言一出,掀起驚濤駭浪。

「六元她奶可真是夠狠心得。」

「這麼小的娃能幾口糧食,咋就能這麼狠心賣給別人呢?」

江老頭在人群里站着,聽着周圍議論紛紛,覺得自己的臉都丟光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江老太太,罵道:「丟人現眼的玩意兒!我這張老臉都被你丟光了!」

「一個丫頭片子,這麼寶貝幹啥?以後還不是人家的!」江老太太不服氣小聲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