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少夫人去工作室了。」
封薄言抿了抿唇,「她胃沒什麼事了吧?」
「看着沒什麼問題了。」
封薄言淡淡「嗯」了一聲,低頭工作,不再說話。
「封總,少夫人讓我給你帶點東西。」許牧臨時想起這件事,將離婚協議遞了上去。
封薄言沒轉頭,「念。」
「是!」許牧應了一聲,打開文件袋,看到上面「離婚協議」四個字,愣了愣,不敢念。
「怎麼不念?」封薄言問。
許牧只好硬着頭皮念出來,「封總,少夫人要和您離婚,離婚原因是男方性功能障礙,無法滿z足女方基本需求……」
封薄言俊臉黑沉,「這是什麼?」
「這是少夫人給您的離婚協議。」許牧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他剛剛好像知道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不敢在看,將離婚協議書送到封薄言面前。
封薄言抽過去,寒着臉閱讀。
協議上只要了一套榕九台的別墅,那套別墅是葉世華以前的房子。
「她倒識相。」封薄言哼了一聲,她知道自己是為什麼嫁給他的,不敢提錢的事。
不過就算不提,離婚原因也夠讓人牙痒痒的了。
他給葉星語打了個電話,「葉星語,你送來的是什麼東西?」
此刻的葉星語跟蘇顏顏在看傢具。
她剛一到工作室就把蘇顏顏叫出來了。
她要回榕九台的房子住,那房子兩年前就被清空了,得買一些傢具過去才能住人。
葉星語接到他的電話,冷着小臉說:「很明顯,是離婚協議。」
「我問的是,離婚原因是什麼意思?我性功能障礙?呵,我哪一次沒滿z足你?」
男人的尊嚴被打擊,葉星語能想像到他此刻的臉有多黑。
她笑了笑,「你十天半個月回來一次,有時候一兩個月都不回來,確實沒滿z足我的基本需求!」
封薄言冷笑,「原來是這樣,葉小姐飢z渴了,想要一夜7次是嗎?」
葉星語臉微紅,卻故意大膽地說:「沒錯,你的功能滿z足不了我,太冷淡了,所以我要離婚。」
封薄哼了一聲,「晚上回去就滿z足你,保准你明天床都下不來。」
腦子有病?
她現在要的是這個嗎?
她要的是離婚!
葉星語冷冷地說:「不必,我以後不會回去了,離婚協議你儘早簽字,我們好聚好散!」
聽到她說不回來了,封薄言的臉更冷,「我答應你離婚了?」
「我說離就離!你以為你的威脅有用嗎?我手裡也有你的把柄,你跟謝青岑出軌了,你要是不跟我離婚,我就把你們倆的事情爆到網上去,坐實你們出軌的輿論,到時候上市公司總裁鬧出出軌醜聞,身敗名裂,我看是你們慘還是我慘。」
「你現在是翅膀硬了,敢威脅我了?」封薄言冷冷開口。
「沒錯!」葉星語揚眉,她總不能一直被壓制着不反擊吧?那得多窩囊啊?
但實際她的內心不想鬧到那一步,封薄言還是幫過她很多的,所以她給了一個台階,「就這樣,你簽了離婚協議,我們結束這段婚姻,以後你就好好對謝青岑吧,我看她都懷孕了,你收收心別再讓你的女人傷心了。」
封薄言笑了,「葉星語,你究竟是在為她不值,還是在為你自己打抱不平?」
「反正你這個渣男我不要了!」葉星語把電話掛了。
看着黑屏的手機,封薄言的臉陰沉得要死。
片刻後,他的手機噼里啪啦一頓響。
封薄言打開,全是扣款信息。
她買了各種各樣的傢具,扣款消息還在不斷地攀升。
封薄言想到離婚協議里的內容,俊臉霧霾重重,對旁邊的許牧道:「許牧,查一下她今天是不是去榕九台了。」
「是!」許牧趕緊去查。
片刻後,回來稟報:「先生,少夫人確實去過榕九台了,還請了幾個清潔工在那邊打掃衛生。」
看來真打算搬去榕九台了。
封薄言捏皺了手裡的離婚協議書。
兩年前,葉世華的公司出現危機,所有家產變賣,連同榕九台的葉家別墅。
後來,是她求着他買下那套別墅,沒想到今天成了她離婚的退路。
封薄言哼了一聲,「打電話去銀行,停了她的卡。」
*
商場里。
葉星語跟蘇顏顏買好了傢具。
蘇顏顏說:「星寶,我們多買點,看上什麼就買什麼,我聽說封薄言給那小三買的豪宅一億多呢,小三能花那麼多,你憑什麼不可以?你還是原配呢,趁着沒離婚,讓渣男出出血,心疼一下!」
葉星語覺得有道理。
她連衣服都不回去拿了,直接全買新的,一個下午挑了幾十套,連同包包鞋子。
「您好,封太太,一共是三百二十六萬。」店員含笑稱呼她。
葉星語遞出黑卡。
結果,刷不出來錢。
收銀員道:「封太太,這張卡好像限額了,刷不出錢。」
「不可能啊。」葉星語奇怪,這是封薄言的副卡,從沒出過故障的。
蘇顏顏說:「星寶,會不會是封薄言搞的鬼?」
葉星語覺得有可能,她買了很多傢具,已經消費上千萬了,封薄言應該是知道了。
她打電話去銀行問。
銀行那邊說:「您好,封太太,卡是封總停的,需要他親自打電話確認才能解封。」
葉星語心一沉。
果然是這個狗男人搞的鬼!
蘇顏顏氣憤地說:「封薄言這個狗男人太過分了吧?對小三出手那麼大方,對你就一點點都捨不得?」
葉星語道:「他向來看不上我。」
「那現在怎麼辦?」
「衣服先不要了,回榕九台吧,我等下給雲姨打電話,讓她幫我把行李打包寄過來。」總之她就是不要再回去了。
「也行,反正傢具都買好了,你的新生活馬上就要開始了!」蘇顏顏為她高興。
葉星語聽着她的話,也開始憧憬離婚後的美好生活了。
今後她住在榕九台,每天和閨蜜吃吃喝喝,和封薄言就沒必要見面了。
蘇顏顏開車送葉星語回榕九台。
到了地方,天已經黑了。
葉星語從車上下來,「顏顏,謝謝你今天陪我出來,你回去吧。」
「好。」蘇顏顏晚上要和男朋友去約會,驅車離開了。
葉星語抬腳往別墅走。
剛走近,就看見院子里停了一輛庫里南,封薄言坐在車裡,挺拔的身影彷彿與夜色融合。
聽見腳步聲,他抬起頭來,諱莫如深的眼神盯在她身上,充滿了威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