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封薄言蹙了眉,走到跟前。
她閉着眼,睡顏充滿稚氣,卻絲毫不掩她的美麗,尤其是她的嘴唇,粉嘟嘟的,像水蜜桃一樣清甜誘人。
封薄言看着這一幕,心頭的怒忽然散去了。
彎下腰將女孩抱起來。
感受到溫暖,女孩下意識縮進他懷裡,想要更多的溫暖。
封薄言看她一眼,眼神深深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隨後,他將她放在床上,剛要離開,就聽到了她的嘟囔,「大叔,你就是一個混蛋……」
封薄言頓了頓,手落在她臉上,摸了摸她恬靜的小臉。
葉星語睡得很沉,不經意間唇抿了抿他的手指。
封薄言呼吸一緊,「葉星語?」
她醒了?
葉星語沒有反應,握緊他的手,臉頰貼着,很依戀的模樣。
封薄言低下頭將她吻住了。
舌頭被吻麻了。
葉星語迷迷糊糊醒來,眼前是一張放大的俊臉。
她還沒說話,封薄言就再次吻過來,大掌伸進她的裙擺里,目光帶着能焚化她的灼熱。
葉星語臉一冷,狠狠咬住他的舌頭,「你滾開!」
封薄言吃痛,鬆開了她,她滾過小身子,躲到了一邊,裹着被子瞪他。
「做什麼?」封薄言冷着臉看她。
「我才要問你在做什麼,剛跟小三約完會就來找我,你也不嫌臟?」葉星語抱着被子,小臉憤怒。
封薄言聞言,眼底變得寒森森的,「她不是小三,你別亂說話。」
「連孩子都有了還不是小三?」
這句話封薄言沒有回答,只說了一句,「你別去傷害她。」
葉星語冷笑,「我能傷害她什麼?我是有三頭六臂?還是有通天的本事跟你對着干?」
「總之你別去找她。」
葉星語震了震,沒想到他護她竟然護到了這個地步,她冷着臉不再說話。
「你胃怎麼樣了?」封薄言坐在床邊,打破了沉默。
「跟你有什麼關係?」提到這事葉星語就生氣,她慘兮兮地躺在病房裡,而他陪着另一個女人,這種事,哪個妻子能接受?
葉星語氣得眼睛都起了霧,直接就說:「封薄言,我們離婚吧。」
「你叫我什麼?」封薄言的視線冷冷掃過來。
她之前都喊他大叔的。
封薄言長她8歲,天生自帶一股威懾人心的壓迫感,過去別說是他這樣看着她了,就是他隨意看她一眼,她都會害怕。
但今天,她的心態破罐子破摔了,大着膽子迎視他的目光,「我叫你的名字,從現在開始,我都會叫你的名字,還有,我說,我們離婚吧。」
從早上醒來看見他離開開始,離婚兩個字就纏繞在她心頭。
連她住院都不陪,這樣的男人,要來幹什麼?氣死自己嗎?
「你說什麼?」
封薄言以為自己聽錯了,眯着眼睛看她,「你再說一次?」
「封薄言,我後悔了,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我們離婚吧。」葉星語一字一頓重複。
如此薄情的男人,早離早超生。
反正,他說永遠不會愛她的。
封薄言譏笑了一聲,眼神涼薄,「又鬧什麼花樣?」
就連她想離婚,他都覺得她是在鬧花樣。
所以,不愛你的男人,就算你上吊了,他都會覺得你是在盪鞦韆。
葉星語心死了,眼神黯淡無光,「我沒有鬧花樣,封薄言,我說真的,兩年無愛的婚姻,我過夠了。」
700多個日夜,她從滿懷希望到徹底死心,這樣的日子她過夠了。
「難道你忘了,兩年前,是葉世華親手將你送到我床上的?」
封薄言眼神陰沉,接著說下去,「他千辛萬苦逼着我娶了你,現在你卻說要離婚,葉星語,這話你自己信么?」
「鬧情緒也要有個度,女人太作,男人是會厭煩的。」
2年前,確實是葉世華將她送到封薄言床上的。
當時葉世華的公司出了問題。
他預感到自己要進去了,怕仇家尋仇女兒,便將葉星語送到了封薄言床上,還引來了記者跟封家人,逼迫封薄言娶了葉星語。
葉世華手裡握有封華集團的機密,他威脅封薄言,如果不庇護葉星語,就要將封華集團的機密爆出來。
所以這段婚姻是葉世華算計來的。
封薄言心中有恨。
新婚第一晚,他就冷冷警告她,「葉星語,你是你爸送給我的,今後你要在我身邊贖罪,要好好聽我的話,不許忤逆我。」
那年葉星語20歲,正在上大二。
她很害怕,紅着眼睛點頭,「我知道了,大叔。」
「不許叫我大叔!」封薄言冷着臉訓斥她。
「對不起,我以後注意。」
想到過往,葉星語眼睛充滿了哀愁。
葉星語不恨爸爸,她知道爸爸是為了保護她,才將她嫁給封薄言的。
2年了。
如今爸爸在牢里,還有幾年就刑滿釋放了。
「我知道,當年你不情不願娶了我,心中有恨,現如今,我就放你自由。」她開口,雖恨他出軌,可也感激他庇護了她2年。
封薄言涼涼望着她,半晌,冷笑出聲,「葉星語,就你那破工作室,現在一分錢不賺,離婚後能養得起你自己?」
她跟蘇顏顏開了一家工作室,目前正在創業,還沒開始盈利。
「創業哪有剛剛開始就賺錢的?都需要時間沉澱,我知道我現在還沒賺錢,但是我會努力的,封薄言,我畢業了,長大了,不需要你的庇護了。」
封薄言眉頭皺得死緊,「原來是這樣,利用完我就想離婚了,葉星語,天下有這樣的好事?你家需要我的時候,就逼迫我跟你結婚,現在不需要了,就想讓我離婚?」
「我承認這件事我爸做錯了,可是這兩年我沒有贖罪么?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從沒忤逆過你。而且,你不想要自由么?你外面的女人懷孕了,你不想給她和孩子一個名分么?」
「我的事不需要你過問。」他聲音冷沉。
葉星語閉嘴。
是的,他的事從不讓她過問的。
葉星語轉身從房間出去。
封薄言臉一沉,將她整個人扯回去,按在床褥上,困在臂彎中,鷹隼般的眼眸逼視她。
葉星語一驚,「你做什麼?」
「你不是說你愛我么?每天口口聲聲跟我表白。」他面容里透着一絲慍怒,「就這麼心甘情願看着我和別人成雙成對?心裏不難受?」
葉星語垂下眼皮,輕輕說:「不了。」
雖然難受,可是不要再喜歡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