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太太,先生回來了。」
「真的嗎?」葉星語在畫稿,聞言,眼睛一亮,揭開了身前的窗帘。
一輛庫里南開進別墅里。
她看過去,男人坐在車裡,深雋的臉,狹長的眼,舉手投足間有種帝王般的尊貴。
真是的大叔!
葉星語的心噗通噗通跳起來。
尤其想到他每次回來要幹什麼的時候,她的臉就更紅了。
每次的吻,都是那麼的纏綿熱切。
她緊張,害羞。
這時,房門開了,衣冠楚楚的男人走進來。
葉星語含笑望過去,「大叔。」
「過來。」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扯開領帶。
葉星語害羞走過去。
下一秒,被他攬入懷中,狠狠吻住。
葉星語「唔唔」叫了兩聲,就淪陷下去了,被他抱到床上,狠狠欺負了一通。
他看着禁慾儒雅,可在這種事情上,毫無風度,不把她折騰到哭是不會放過她的。
葉星語閉着眼承受。
這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瘋狂。
直到她痛哭出聲,他才饜足,掀開被子,長腿邁進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葉星語渾身像散了架,無力靠在床上。
她跟大叔隱婚已經2年了,不過起初不是為愛結婚,而是她爸爸逼迫了大叔。
所以最初,大叔是不太喜歡她的,但是她喜歡大叔,她努力地追,努力對大叔好,終於,大叔有了回應……
想到他今晚的兇狠熱烈,她心肝兒顫了顫,還有絲絲甜蜜。
他們的婚姻,以後會越來越好的吧?
等她給大叔生個小寶寶,他們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了。
忽然,浴室門被猛地打開,封薄言裹着浴巾走出來。
他身材很好,可俊臉陰森森的,連發梢上滴下來的水都沒有擦,喜怒不明地問,「你懷孕了?」
他手裡捏着一根驗孕棒。
在浴室馬桶上拿到的。
葉星語坐起來,看不透他的情緒,有些害怕,「我還不知道,今早買的。」
「為什麼買?」
「最近老是反胃,吃不下,是你說一有反應就要測懷孕的。」葉星語的大眼睛很無辜。
封薄言道:「去驗一下。」
「我等大叔洗完澡。」他還沒洗完呢。
「馬上。」封薄言的臉很冷。
葉星語不敢耽誤,剛好想上小號,就順便驗了一下。
幾分鐘後,她從浴室里出來。
封薄言坐在沙發上,聽見動靜抬頭,黑色瞳孔像個漩渦,「怎麼樣?」
「大叔,只有一條杠。」葉星語有些失望。
沒懷。
封薄言疏離的眼看不出是失望還是釋然,淡淡道:「去幫我拿衣服。」
「大叔,這麼晚你還要出去?」
「嗯。」嗓音一如既往地冷。
葉星語沒再說什麼,轉頭進了衣帽間。
對於沒懷孕,她很失望。
她心裏是想懷的。
封家想她懷,大叔也想她懷,可是兩年了,吃了不少中藥,卻始終懷不上孩子。
而且,她很捨不得他。
結婚兩年了,她越來越愛大叔,可大叔太忙了,有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