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無限選拔游戲裏直播第8章 玩家不可能是兇手嗎?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無限選拔游戲裏直播第9章 真是服了這個破地方了在線免費閱讀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誰沒想到啊?」張廣匯有些不服氣。

寸頭男生沒什麼反應,捲髮女生看了一眼張廣匯。

「第五個第六個,男性,身高一八一厘米,一七九厘米,身高符合。目的……」

老宋還沒說完就被張廣匯急切的打斷了,「宋哥,你幹什麼?我是玩家,不可能是兇手的!」

蘇白珩似笑非笑的看了張廣匯一眼,「玩家不可能是兇手嗎?」

張廣匯跳了起來,「當然不可能!玩家不可能是兇手的!玩家跟副本里的人又沒有什麼關係,怎麼可能動手!」

「哦?你的意思是說,要是有關係就會動手了?」

「你別血口噴人!我告訴你,我早就看不慣你了,你個小白臉,你不就仗着身份的便利,不然你怎麼可能會知道那麼多。」

捲髮女生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開口,旁邊一直沉默的寸頭男生先出了聲,「你說什麼屁話呢?呵,身份的便利?說實話,這身份確實便利,但也要有命去享受這些!這身份可是這場宴會的主辦人,這麼多人看着呢,一個出錯……」

寸頭男生冷笑了一聲,接著說,「早就跟之前那幾個人一樣被拖出去了。」

「別說你也行,我告訴你,你不行!」

「也別說他什麼都沒幹,別說他幹了,就算他真的什麼都沒幹,就他扮好這個角色,就比你現在的貢獻大!」

「要是換成你是這個角色,你怕是第一天就露出馬腳,然後被扔出去,我或許會趁亂不被發現,也有可能在出亂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停止宴會然後被拖出去。」

「至於今天的命案,沒有一個人主持大局,這個游輪一團亂,就一團亂的狀態,你覺得你能查出什麼鬼東西?誰聽你擱那亂說?」

「就他保證着這個游輪的正常運行這一條,就是最大的幫助了。不然你還去聽偷人家女生的講話,呵,聽個屁!怕是人都找不到。」

捲髮女生默默收回嘴裏的話,在本子的最後寫了蘇白珩之前說過的話:玩家不可能是兇手嗎?在玩家和兇手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圈。

「好了,繼續。」老宋等寸頭男生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張廣匯,沒發表什麼看法,繼續剛才的線索。

「目的並不是出現了好幾次的日環食,而是因為另外一個男的失戀。」

老宋說完蹙起眉,向張廣匯問道,「他失戀,叫你?」

張廣匯翻了個白眼,「嗯,我的身份是他的好兄弟。」

說完繼續嘟囔,「也不知道他傷心什麼?都分手幾十次了,還傷心?說什麼真愛,他哪一次不是真愛啊?」

捲髮女生繼續在紙上唰唰的記。

「你們在**期間有分開過嗎?」

「分開過,他去上了一次廁所。」張廣匯毫不猶豫的確定的說。

「時間?」

「嗯?我哪記得他是什麼時候去的?」

「不是這個,我是問你們分開的時間長嗎?」

「噢,不到十分鐘。」

蘇白珩忽然開口,「那這個男生的嫌疑很大啊,他和張廣匯這個身份的原主交好,說明他跟嚴家不對付,畢竟張廣匯就跟嚴家有仇。」

「他還在今天凌晨出現在**,時間正好,原因不是日環食,而是失戀這個在他身上不是太可信的理由,張廣匯前面說過,他失戀過幾十次,不至於難過到大早晨出現在**,他還拉上張廣匯,給他自己做了不在場證明。」

「對,中間他還因為去洗手間單獨行動了十分鐘左右。」

「嗯。」

「這些種種加起來,他太巧合了。」

小紫贊同的點點頭,「嗯,把他列為重點懷疑對象。」

「算你聰明。」

蘇白珩笑笑沒說話。

寸頭男生接過話,「接下來是我,我調查的是最後一個人,六點零八分出現在**,男性,身高一七四厘米,身高不太符和。」

「他明確是因為日環食出現,他是因為前面第四個那個一七五的女性而來的,他喜歡她。」

張廣匯嘲笑,「一個一七四的男的喜歡一個一七五的女的。」

寸頭男生沒搭理張廣匯,「另外,日環食今天早晨會出現這個消息好像就是從他這裡傳出去的。」

「從他那裡傳出來的,他想幹什麼?」

「不知道,沒打聽到消息。」

蘇白珩點頭,「好,我知道了,我一會去問問。」

「欸,不對,」張廣匯聽到這忽然一臉驕傲的站起來。

「我們為什麼要費勁這樣去暗地裡調查,為什麼非要等小白去問啊?我們也可以自己直接去問,用小白手裡的權利直接去找啊,你們不是說他現在是這艘船里最大的嗎?現在這算什麼啊?我現在就可以直接去問最後一個男的,他為什麼要傳這樣的消息,你們去不去?」

張廣匯說著,一臉鼓勵的看着除了蘇白珩外的兩個新人。

寸頭男生看起來確實有點疑惑,捲髮女生則是一臉看傻子的樣子,但兩個人都沒有動。

小紫嘆了口氣,「你是不是忘了這個副本什麼類型的?」

「扮演類的,首要任務是扮演我們這個人物,次要才是調查兇案,你先成功扮演,然後才能調查兇案,不然你連調查的機會都沒有,七天都活不了,你還想幹嘛?再說,我們這幾個人設,誰會調查案子?」

「除了小白有身份,有立場,有能力去調查詢問,我們都沒有資格,我告訴你,你要真是表現出調查兇案的態度,你馬上就會被扔出去。」

「哦。」張廣匯泄了氣,遺憾的嘆了口氣。

蘇白珩打破了沉默的局面,「我來說說我幹了什麼吧。」

「首先,介紹一下我的這個身份。」

「嚴紹祺,男性,二十七歲,一八五厘米,母親早逝,父親於去年九月六日二婚,結婚對象為楊和靜,父子關係和睦,沒有因為父親二婚的事情發生過衝突。」

「楊和靜,嚴紹祺繼母,與嚴紹祺關係和睦,無衝突,於今年四月二十七日出車禍死亡。之前嚴父錄音里出現的阿楊就是她。她也是張厚進大學時期的白月光。」

「張厚進,害死楊和靜的兇手,與楊和靜有情感糾紛,與嚴父有利益糾紛,根據之前的錄音,他可能在這艘游輪上做了什麼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