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無限選拔游戲裏直播第7章 誰來了十一樓?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無限選拔游戲裏直播第8章 玩家不可能是兇手嗎?在線免費閱讀

「是嚴家的仇敵,巴不得老嚴總早點死呢。」蘇白珩翻了個不明顯的白眼,接過張廣匯沒說出口的話。

張廣匯氣急,「哼!要你管!」

「好了,坐,趕緊吃飯,小白說的沒錯,我們需要體力和精力,以保持良好的狀態。」小紫喝了一口果汁,讓張廣匯坐下。

一頓匆忙的早餐過後,一行人回到六樓,在觀日間旁邊找了一間空房間。

「從昨天開始看,先看看老嚴總是什麼時候來的觀日間。」

蘇白珩點點頭,把監控畫面投放到大屏上。

畫面在快進,很快就到了老嚴總出現在六樓的畫面,蘇白珩看着,點了暫停,「今天凌晨三點半,老嚴總出現在六樓,然後進了**。」

捲髮女生連忙拿起筆畫了一條時間線,標上了三點半這個時間點。

老宋忽然伸手指着老嚴總,「你們看,他一分鐘之內看了三次手機時間,有事,他是有事來到**的。」

「嗯。」

捲髮女生連忙記上。

「停!這個人,是除了老嚴總和工作人員外,第一來的人,男性,時間是四點零六分,老嚴總還沒有出來。」

「時間四點四十分,第二個第三個人出現,均為女性,結伴而來,老嚴總還沒有出來。」

「時間五點十七分,第四個人出現,女性,老嚴總沒有出來。」

「時間五點五十七分,第五個第六個人出現,均為男性,結伴而來,老嚴總沒有出來。」

「不對,」寸頭男生打斷這一說一寫的組合,「這個人是張廣匯吧?」

「對……對啊,是我,」張廣匯一臉倔強的回答,「張廣匯的好兄弟,就是這上面的另一個人,昨天失戀了,非要拉着我來這裡,說是放鬆心情,我拒絕了,沒拒絕成。」

張廣匯說著,一臉晦氣的呸了聲。

「奧,這樣啊。」小紫說著,轉回身,也不知道信了沒有,「我們繼續。」

「六點零八分,第七個人出現,男性,老嚴總沒有出現。」

「六點二十九分,工作人員發現老嚴總死亡。」

蘇白珩來回看着監控,「這些人都沒有出來過,確切的說是在三點三十分到六點二十九分都沒有出過**。」

小紫點點頭,「嗯,總之,先查查這些人吧,總歸他們的嫌疑最大。」

幾人分頭去調查這些人的基本情況,期間,醫生送來咖啡檢測報告,確定為強力迷藥。

蘇白珩看着這艘巨大的游輪,嘆了口氣,罪惡的游輪啊。

回到十一樓,寂靜,滲人的寂靜。

蘇白珩臉色一變,連忙輕聲急問,「大小姐呢?她沒什麼事吧?」

工作人員也跟着低聲回答,「大小姐還在屋裡,她一直很安靜,沒什麼事。」

蘇白珩放鬆了一點,輕聲把副卧的門打開了一條縫,看見夢夢確實躺在床上,這才真正的鬆了口氣,重新把門虛掩上。

「好了,你出去吧。」蘇白珩說著,走向陽台。

外面風在肆虐的刮著,吹起的浪擋住了看向遠方的視線,這艘游輪好像在茫茫無邊的大海上漫無目的的飄蕩,沒有盡頭。

蘇白珩坐在陽台上思索剛剛得到的線索。

他因為人設特殊,沒去打探消息。

「不!不,不要,你們不能這樣!哥哥!哥哥!」

蘇白珩的思路被一道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

是嚴檬夢。

蘇白珩連忙進到副卧,只見嚴檬夢額頭上全是冷汗,好像陷入了噩夢裡。

「好了,好了,夢夢,哥哥在,不怕,不怕。」嚴總輕輕拍着嚴檬夢的後背,輕聲安撫道。

眼看着嚴檬夢平靜下來,嚴總的視線向下移,掃到妹妹的胳膊,早上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胳膊,這會露了出來,顯現出數道可怕的腫痕,在雪白的肌膚上顯得猙獰。

「十一樓,昨天夜裡誰上來過?」嚴總看着這些印子,有些心疼,只是胳膊上就這樣了,身上的恐怕更嚴重,「會是同一個人嗎?」

下午六點整,時間終於和外面昏沉沉的天氣對上了。

「來,都說說自己的發現,」小紫說道。

「我先來吧,」捲髮女生說著,又拿起了她的小本本,「我調查到四點零六分的那個男生,就是除了老嚴總第一個出現在監控里的那個人。」

「他姓李,身高一八三厘米,和老嚴總身高差不多,家裡開公司的,和嚴總家公司經營範圍有大面積重合,特別是IT行業,一直被嚴總壓一頭,算是一個萬年老二,不久前,他們家公司剛剛因為嚴總公司丟了一個大單子,算是有動機吧,哦,對了,他們家還涉及醫療行業。」

「至於今天凌晨為什麼會來六樓**,我沒打聽到確切信息,只聽到一個似是而非的消息,不知道跟這個有沒有關係,今天早晨將會出現日環食現象。」

張廣匯立馬舉手,「我也打聽到了。」

其他幾個人也都點點頭。

張廣匯撇了撇嘴,「行吧,那接下來我說,我調查的是第二個第三個女生,她們沒什麼好說的,首先身高對不上,她們一個一六五厘米,一個一七一厘米。」

「其次,她們來到六樓**的目的我打聽到了,就是因為聽到了這個日環食的傳言,過來看的。」

「哦,對了,我從她們旁邊過去的時候,聽見她在跟她朋友抱怨,說是她們用攝像機拍了幾個小時,結果什麼都沒拍到,有時間可以去核實一下他們的攝像機,徹底排除她們兩個的嫌疑。」

捲髮女生皺了皺眉頭,在二三下面記錄了這些信息。

小紫接著說,「第四個,女性,身高一七五厘米,她也是因為日環食出現,而且她在等的過程中,全程跟兩位工作人員在打牌,鬥地主,最重要的是她跟嚴家關係很好,跟嚴檬夢是好閨蜜。這個也大概可以排除了。」

「但是,我在跟兩位工作人員核實的時候,聽到了另外一個重要的消息,她們的一位同事今天凌晨還好好的,還在值班,但是早晨下班之後,突發疾病昏迷了,到現在都沒醒。」

蘇白珩立馬反應過來,「那杯有問題的咖啡是不是就是她送的?如果這樣,她昏迷是不是兇手乾的?兇手為什麼只把她弄昏迷了?為什麼沒有直接殺了以絕後患?」

老宋讚賞的看了一眼蘇白珩,「沒錯,我跟小紫也是這樣猜測的,後續可以跟進這一條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