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無限選拔游戲裏直播第2章 別問,問就是送過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無限選拔游戲裏直播第3章 就因為我是塊木頭?在線免費閱讀

很好,房間很整潔,沒有人。

蘇白珩鬆了一口氣,把門反鎖。

房間是冷色調的,乾淨整潔,一眼看過去沒有一絲亂的地方。

確定是強迫症加潔癖,霸總的標配了。

蘇白珩翻了一遍房間,只發現了各種文件工作。

哦,還有一個突兀的存在,一枚發卡,很用心的包裝,裏面的發卡上鑲着九顆無色透明的小鑽石,這可是最高級別的鑽石。

蘇白珩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這果然是有心儀的對象了?

他心儀的對象在船上嗎?

是混進船上的?

還是剛剛那個宴會上的?

說話的女生?

不,不對,說話的女生聽起來不像是對這個身份有更深一層次的關係。

當然,不排除說話女生和他是同一種情況,啥都不知道,兩眼一抹黑。

如果他們兩個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關係,而這兩個身份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的關係,那可就搞笑了。

不過,通過剛剛宴會他的表現和宴會眾人的反應,要麼是心儀女生不在宴會廳,要麼是這個心儀女生不存在,反正他那個反應應該沒錯,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話說回來,如果心儀對象存在的話,為什麼會送發卡?

難道不是戒指或者項鏈更合適嗎?再不濟還有手鏈,為什麼會是發卡?

蘇白珩想着,忽然忍不住無聲笑了起來,因為他忽然想起一個不太可能的可能,這位霸道總裁自己有異裝癖……

咳咳,回歸正題。

這有可能是給家裡比他小的女生的。

母親的話,以他當過霸總的經驗,送發卡不太合適。

別問,問就是送過。

只有比他小的妹妹之類的還和這個發卡相配點。

有妹妹啊,關係應當不錯。

那心儀對象呢?我那麼大一個心儀對象呢?

去哪了!?

蘇白珩想着,坐到沙發上,拿出手機,準備看看有沒有心儀對象的信息。

手機打開。

有密碼。

怎麼辦?

當然是指紋解鎖啊!

背景是手機自帶的那種,一滑,幾乎全是辦公軟件,打開通訊錄,標註着爸爸和妹妹的號碼被置頂了,其他的幾乎全是什麼什麼總,一點奇思妙想都沒有。

沒有媽媽?看來這位媽媽身上可能有點事。

最近一次通話是在一個小時之前,是和一位備註為李總的人的通話,通話時間不到一分鐘,這也有點太短了吧。

打開微信,還是爸爸和妹妹置頂。

和爸爸的信息不多,幾乎全是工作。

至於妹妹的信息就有點讓人意外了,幾乎全是妹妹一個人在發信息,這位嚴總會在妹妹停止發信息一段時間後,通常為半個小時左右,回復一個「嗯」字,就是這麼冷淡。

沒有圖片,視頻什麼的,不然他還能通過面部表情分析嚴總對妹妹的情感,現在就一個字,非常符合嚴總人設的一個字,但是不太好分析,不過回復間隔時間和每回都會回復還是透露了一點信息。

跟妹妹關係不好?還是好?發卡到底是給誰準備的?

蘇白珩想着妹妹的事,往下翻着信息,忽然,他在一堆總裁中看見一個特殊的備註:楊姨。

點開信息,最後一條信息是在十天之前,而他們之間的交流讓蘇白珩想明白了一點事。

這位楊姨在最後一條信息之前,每天都會和這位嚴總發信息,大多數是關心,比如,天氣涼了,該加衣服了,要去送吃的了,看見什麼好東西了等等。

這位嚴總也會回復知道了,聽沒聽我們就不知道了,不過這發信息的頻率倒是和嚴總置頂的某位話癆很像。

蘇白珩繼續往前翻,四月二十一號,果然看見了楊姨給嚴總發的關於妹妹的事:【你別怪你妹妹,她就是心直口快,其實心裏不是這麼想的。

她啊,跟你吵……也不對,單方面跟你鬧了這麼一通後,晚上就後悔了,大半夜的跑到我這裡,哭着說她不是故意的,又惹你生氣了,跑我這哭一哭,然後找個時間去跟你道歉來着。這孩子啊,真是孩子氣,長不大。】

嚴總回復:【楊姨,你都說是孩子了,那就該是孩子氣,沒事,我沒在意,夢夢不用來道歉。】

第二天,楊姨來信息,

【我跟你說啊,我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下,說你不在意這件事,她可以不用去道歉,結果小丫頭還生氣了,說你不在意她,連這都不生氣,但是她在意你,說什麼都要跟你道歉呢。

真是的。】

嚴總回復,【知道了。】

連句號都工工整整的帶上,只能說不愧是冰山人設的霸總,像他這樣的霸總只會意念回復。

再往上翻,又是楊姨的嘮叨叮囑了。

看來這是一個重組的和睦的家庭啊,至少楊姨和妹妹都會給他發信息,而且她們發的信息,他都回復了,雖然回復看起來有些高冷。

很快,蘇白珩就發現,原來嚴總面對這些關心,這些熱情也不是無動於衷的。

因為他在四月二十二號,和楊姨發完信息後,就給助理髮了一條信息,問他,【送女孩子禮物送什麼好?】

然後一個小時之後,又在助理給的無數個選項中,自己想了一個,對,就是之前發現的那個鑲鑽的發卡。

果然是送給妹妹的。

但是這個楊姨可能是出了什麼意外,她已經十天沒有給嚴總發信息了,按照她的性格不應該。

還有不知道剛剛的宴會廳上,有沒有妹妹,也不知道他剛剛的表演過不過關。

蘇白珩想着,翻完了微信,鬆了一口氣,走到了陽台上。

剛一抬頭,蘇白珩像是看見了什麼意料之外的事,震驚的微微睜大了眼睛。

從陽台往外面看,是一望無際的深藍到發黑的大海。

在船上?

難怪了,他剛剛好像還在屋子裡看見了關於海上急救的工具。

這到底是哪裡?

是怎樣的世界?

忽然,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感覺像是時間靜止了。

蘇白珩趕緊拿出手機,時間五月八日零點零分,蘇白珩默默在心裏數秒,六十秒後,手機時間沒有變。

果然時間靜止了。

蘇白珩垂了垂眼眸,決定一會兒再出去,跟他一樣的人估計有好幾個,還是等他們聚集在一起在出去吧,省的他等,趁現在可以再看一會手機,時間靜止的時間估計不會太短。

蘇白珩又認真的翻了一遍手機,在一個犄角旮旯的地方翻出了一個便簽。

便簽?

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