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無限選拔游戲裏直播第1章 進入遊戲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無限選拔游戲裏直播第2章 別問,問就是送過在線免費閱讀

一個宴會,奢靡的宴會,宴會上的人都優雅的晃着一杯紅酒,臉上帶着虛偽的面具,和身邊的人看起來一片和氣的談笑風生。

蘇白珩有意識就看見面前一面擦得能當鏡子用的玻璃,上面映着一位高大俊美的男人的身影。蘇白珩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聲音是低冷的,「這是哪兒?」

玻璃上的身影跟着挑了挑眉,這個動作破壞了身影本身的冰冷感,氣質有些緩和。

宴會有些嘈雜,他的聲音也不高,算的上是低聲呢喃,周圍的人看起來都在有意無意的避着他,他的周圍有一圈不明顯的分界線,沒有人聽見他說的話。

或許吧,或許有人聽見了。

但是他們不在意。

「這是……我?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高嶺之花了?這雖然長得不錯,可跟我長得不一樣啊!雖然我不在乎那身皮,可是……那可是我父母給的呢,丟了多可惜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長期處於危險之下鍛煉的潛意識還是告訴蘇白珩,他還是保持着這個見鬼的冰山人設比較好,不然可能會有什麼讓他不太好應對的事情發生。

心裏雖然對這很好奇,但是,面癱臉還是必不可少的。

周圍若有若無的帶着疑惑的眼神沒了,他們又在虛假的說著笑着。

看的蘇白珩都條件反射的難受了。

忽然,一道玻璃杯摔碎的聲音傳來,緊接着傳來的就是經典的三連問,「卧槽!這是哪兒?你們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兒?」

蘇白珩冷繃著一張臉,對啊,這也是我的疑問,感謝了我的嘴替,替我問出了這經典的三連問。

隨後也隨着人群也轉了身,這才看見這個奢靡的宴會廳的全貌。

金碧輝煌,男士穿着人模狗樣的西裝,女士穿着光鮮艷麗的禮裙,很明顯的屬於上流社會的社交宴會。

什麼?你問蘇白珩怎麼知道的?那當然是他以前經常遭受這些宴會的折磨啊。

那邊的騷亂還在繼續,一位身穿西裝長相普通的寸頭男生被這些人圍在中間,正在驚慌的亂掃這周圍的環境。

蘇白珩也掃了一眼全場,還有幾個人也露出驚慌的眼神,也有幾個人在跟他一樣乘機觀察環境,誰知道誰是誰呢。

「王少,你怎麼了?」那個男人身邊的一位挑染了黃色頭髮的男生出了聲,扶着他擔心的問。

看起來像是寸頭男生的朋友,挑染男生雖然語氣是在擔心的問,但是他的眼睛卻死死盯着寸頭男生,彷彿只要他一個回答不對,就能把他吃了。

咦~生吞活剝不太好吧?

寸頭男生也可能是被這個眼神嚇到了,聲音有些抖,「啊?那什麼,我……我……沒……」

他才剛剛抖出兩個字,就看見幾乎整個宴會的人都開始像那個挑染男生一樣,死死的盯着他。

寸頭男生不自覺的沒了聲音,整個宴會廳靜悄悄的,安靜的嚇人。

忽然,一道聲音拯救了這片死寂,「王少,你是不是今天不舒服啊?瞧瞧這臉白的,跟搽多了粉似的。」

宴會廳隨着這道聲音好像活了回來,寸頭男生也好像意識到了危險,忙不迭的跟着點頭,附和道,「是……是。」

隨着他的話,宴會上又開始有人盯着他,嚇得他連忙一禿嚕的把話說完,「是的,我有些不舒服。」

話音剛落,宴會上的人就恢復了正常。

這時,剛剛那道解救宴會死寂的聲音又出來了,「嚴總,這都有人不舒服了,而且宴會時間也不短了,這宴會我是呆不下去了,要不……您結束宴會?我們去休息一下。」

蘇白珩順着聲音去看,是一個帶着紫水晶項鏈的女生,她身邊還圍着幾個小姐妹。

她就是剛剛少數幾個沒有死盯着寸頭男生的人之一。

嚴總?誰啊?

蘇白珩本來沒什麼反應,兢兢業業的維持着冰山人設,結果卻發現宴會上的人都停止了交談,看向他。

嗯?我是嚴總?

蘇白珩看着周圍人,行吧,是就是吧。

趁着剛剛都在死盯着寸頭男生的功夫,他仔細觀察了一下自己,分析自己的人設和身份。

沒有人在宴會上跟他交流,這種情況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畏懼,一種是嫌棄。

根據這位嚴總的氣質和周圍人的表現,他的周圍空出來的一片空白區,宴會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是畏懼他,他這的身份不簡單啊,雷厲風行。

哦,他可能還是一位工作狂,不會太喜歡這種場合,畢竟冰山臉嘛,不會社交。

根據總結,只要有冰山臉的霸總,工作狂,胃病,潔癖什麼的是跑不了了,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還有個小嬌妻了。

他不喜歡這種場合,卻還是出現了,甚至根據剛剛的話,他是主辦方,這就需要好好想一想了。

忽然,蘇白珩注意到這個宴會上都是年輕的男女。

雖然吧,沒有諷刺的意思,有的是「王少」,有的是「嚴總」,但是確實是沒有年長者。

有個猜測突出重圍,浮現在蘇白珩的腦海:這怕不是個相親宴會吧?

哦豁!小嬌妻呢?混上來了沒?

咳咳,回到正題,那就能知道為什麼這個嚴總不情不願的出現在這個宴會了。

嘖嘖嘖,就算是個霸道總裁,也逃不過被家長拆散,安排相親的命運啊,真慘。

那他的心情應該不會太好。

結束宴會他也應該會答應的。

蘇白珩看向寸頭男生,眼裡藏着不可見的微煩,沒什麼表情,淡淡道,「嗯,那就結束吧。」

說著,率先走先電梯,在別人沒有進來之前,關閉電梯門。

門一關,蘇白珩立馬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卡,確定是房卡,蘇白珩鬆了一口氣,立馬按照房卡上的樓層按下數字鍵。

還好,他感覺到口袋裡有一張卡,但是剛剛沒敢拿出來,害怕不小心觸碰到外面那些人什麼奇奇怪怪的開關,雖然很大可能是房卡,但還有可能猜錯,還好他沒有猜錯,運氣不錯。

1101,十一樓,第一間房。

十一樓?看這個宴會的規格,這個樓層是不是有點低了?

蘇白珩一臉淡定的走出電梯,一出門就看見了1101的房門,總統套房,一層就三間房。

隨手拿出房卡,一刷,推門進去,關上門,一氣呵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