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一正經醫生,開局撿個美女患者做老婆小說全本 第9章_賣文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左修,我們快走!」

韓月站了起來,慌張焦急的拉着左修的手。

「走?為什麼要走?今晚我等的就是他,他若不來,我還要找上門去,不一勞永逸的把他廢了,你在醫院上班我又怎能放心!」

左修站着紋絲不動,輕輕拍了拍韓月的手背,他轉頭過去,目光冰冷的盯着方世豪。

韓月一愣。

幾個黃毛和方世豪也是一愣。

「小兔崽子,當年你父親那麼橫,都被關進了監獄。今天老子照樣把你弄了!」

「還等什麼,你們弄他!」

方世豪勃然大怒。

三個黃毛立即出手,目露凶光,朝左修一擁而上!

左修也未言語,身形一衝,果斷的一拳砸去。

咔嚓!

當先那個黃毛,被一拳砸斷胳膊,前臂垂落鮮血直流。

他慘叫一聲,後面兩個黃毛頓時慫了!

左修得勢不饒人,快速兩拳,將兩個黃毛打斷手腕,順勢一腳踢飛。

他走到方世豪面前,冷冷的道:

「作惡多端,今日就是你的報應!」

方世豪嚇得臉色慘白,無比震驚的道:「你竟然是武者!」

「不錯!為了報仇,我這幾年日夜修武,就等的這一刻!當年你們強拆我家酒樓,毒打我父母,逼得我父親連殺三人,不僅沒得到應有的賠償款,還欠債一百五十萬醫藥費,現在我們該算算賬了!」

左修眼裡閃耀着恨意。

方世豪連忙說道:「這事不是我的主凶,這一切都是地產王王傑的主謀,我只是幫他辦事而已,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對韓月有任何冒犯。」

「仗勢欺人,死在你手裡的人還少嗎?為了金錢,你們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如果今天我只是個普通人,你會饒了我嗎?你會放過我韓月姐嗎?方世豪,將你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左修踏前一步,殺意凜然。

方世豪嚇得連連後退,連忙聲色俱厲的威脅道:

「小子,你就算武術再高,你也只是一個人,我背後還有王家,你若殺了我,王家會把你和你母親碎屍萬段!」

「觸碰了我的底線,你該死!」

左修面色頓時一寒,並沒有動手,卻是暗中屈指一彈,一指陰氣無聲無息的射進對方的顫中穴。

「嘿嘿,你不敢殺我!小雜種,你就等着我的報復吧!」

見左修不敢動手,方世豪重新嘚瑟起來。

「殺人犯法,我不殺你!但你惡有惡報,你觸怒了天神,天神降下靈咒,你將百病纏身,五臟俱痛,渾身發冷而死!現在,你可以滾了!」

左修揮了揮手。

「什麼惡有惡報,老子從來不信這個邪……」

方世豪冷笑,但話未說完,他就感到胸腔裏面猛地一寒。

然後這股寒意迅速傳遍全身,大熱天的,讓他如墜冰窟,從頭到腳都冷得刺骨!

「啊冷!好冷!快送我去醫院,快……」

方世豪冷得牙齒打顫,連忙嚎叫,幾個黃毛忙不迭的將他抬上車,直奔醫院。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了,韓月瞪大震驚的眼珠,還沒有反應過來。

「走吧,小月姐,那老東西從此以後只能躺在床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再也無法騷擾你了。」

左修淡淡笑道,拉着韓月的手,走出龍蝦店。

「左修,我感覺你對他做了什麼?」

韓月美眸直直的看着左修。

「我說了,我學了祝由醫術,這種醫術以咒術治病,也能殺人,方世豪不出三日必死!」

左修說道,算是對韓月坦白。

剛剛他施展了陰陽指中的陰指,方世豪自然會渾身發冷。

「祝由醫術,我不懂!但是我擔心你,左修,我們只是小老百姓,報仇也得慢慢來,你動靜太大,王家有武道高手,會殺了你的。」

韓月滿眼都是擔憂,緊緊的握住左修的手。

「他們殺不了我,我已經變強了,大丈夫有仇必報!放心吧,小月姐,我不會有事!」

左修笑着拍了拍韓月的香肩,將她拉走。

復仇,現在只是開始。

他並不着急,對主凶王家,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那你一定要小心。」

韓月嘆息一聲,她知道左修的性格,一旦決定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我會的,你好好上班,改天我來治好你的宮寒症。」

將韓月送回家後,左修揮了揮手。

「嗯,明天下班後,我去看看阿姨。」

韓月也揮了揮手,溫柔的眸子依舊充滿擔憂。

離開韓月家後,已經夜幕降臨,左修想到昨晚遇到的殺手,便前往一家五金店,買了幾盒鐵釘。

以後行走江湖,免不了要遇到槍手,遠距離情況下,赤手空拳很吃虧。

所以左修決定隨身帶50顆鐵釘。

這東西用起來順手,而且比摘葉飛花更能傷人。

剛揣好鐵釘,就接到了顏麝的電話。

「你在哪裡?為什麼還沒回別墅?」

「我在外邊有點事,你有事嗎?」

「我有個事要和你說,你回來吧。」

電話里沒有再問,左修又去商場買了件女裝,紫色長裙,立即打車回到龍湖別墅。

剛走進大廳,就見顏麝、吳凌薇冷着臉,而蘇青染裹着一件浴巾坐在沙發上。

「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顏麝問道。

「她被人追殺,我救了她,她會付出一個億的酬金,等她養傷兩天,她就會離開。」

左修簡單說了一遍。

「一個億的酬金!」

顏麝和吳凌薇都震驚了,對視一眼。

「算了,只此一次!這個女人非常危險,我不想有什麼麻煩,下不為例!」

顏麝有些霸氣,朝左修招了招手:「走吧,去我卧室,我有話跟你說。」

說罷,顏麝朝樓上走去。

她扭動婀娜纖腰,渾身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左修知道顏麝不僅嫵媚,更有着女老闆的強勢,也沒跟她計較。

他朝蘇青染笑了笑,將手裡的女裝長裙遞給她,便跟着顏麝上樓。

蘇青染神色怪異。

她不知道左修和顏麝到底是什麼關係?

顏麝的美貌不在她之下,但那種狐狸精般的女人味,是她一輩子都無法媲美的。

到了卧室,或許是累了,顏麝很隨意的躺在床上。

她雲鬢散亂,職業裝下的曼妙身材若隱若現。

左修看得口乾舌燥,忍不住想開啟天靈瞳,將她的身材再好好欣賞一遍。

「喬東升的事情非常抱歉,我找你,就是想把我的故事告訴你,因為我需要你的幫助,你有沒有興趣聽?」

顏麝開門見山的說道。

她的眼裡帶着一抹回憶的惆悵。

「相對於你的故事,我想我對你的美妙身材更有興趣。」

左修壞笑了一下,沒有掩飾自己的目光,很直接的盯着顏麝。

他是個正常的男人,而且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

面對這個狐狸精般的妖媚女人,他不想偽裝,也沒必要偽裝。

顏麝笑了。

笑得很開心。

「過來吧,躺在我的身邊,等你聽了我的故事後,或許你對我就沒有興趣了!」

顏麝朝左修勾了勾手,拍了拍同床共枕的位置。

左修也笑着躺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