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一正經醫生,開局撿個美女患者做老婆小說全本 第8章_賣文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龍爺,這次任務失敗是出現了意外,蘇青染逃到江城本來走投無路,但最終我們的人死了,她也不知所蹤,應該是被一個局外人救走了,短時間內,恐怕我們無法……」

聽到這裡,名叫龍爺的男人直接打斷,震怒道:

「我不需要任何解釋!我只要結果!」

「黑風,我給你三天時間,你必須找到蘇青染的下落,並把救走她的人殺了!」

男人的聲音帶着一絲兇殘,殺氣騰騰。

「是,龍爺!我馬上派人去江城調查!」

黑風掛斷了電話。

龍爺朝妖艷女子揮了揮手,等女子走出房間後,他撥通了一個電話:

「歐陽小姐,抱歉,你吩咐的事情,目前還沒完成。」

「怎麼回事?」

電話對面傳來一個神秘女人的聲音。

「出現了意外,目標被計劃之外的人救走了,不過請歐陽小姐放心,最多三天,我一定完成任務!」

在神秘女人面前,兇悍的龍爺變得無比恭敬。

「你最好不要讓我失望!哪怕是挖地三尺,你也要把目標幹掉,沒有人能阻擋我的計劃!」

神秘女人說道,聲音無比冰冷。

「保證完成任務!」

掛斷電話,龍爺頭上冒出了冷汗。

跟着,他的臉色重新變得猙獰,恢復了青堂會大佬的威嚴。

……

江城。

連續修鍊了兩個小時,左修終於將兩門神術修鍊入門。

天地神拳修鍊出一絲拳意,每打一拳都爆發出破空聲,威勢驚人。

陰陽指也修鍊出氣機,勉強可以做到以指馭氣,隔空傷人,但眼下威力不強。

即便如此,同樣的氣境高手也會被左修碾壓。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左修停止修鍊,走進高鐵站接人。

旅客如流。

不到十分鐘,韓月就走到了出口。

她穿着一襲白色長裙,束腰款式將她身材勾勒得纖細曼妙,配上那美麗的臉頰,回頭率非常高,四周男人紛紛投來炙熱的目光。

「韓月!」

左修喊了一聲,笑着走了上去。

韓月也看見了左修,露出甜美的笑容,快步走出出口。

左修伸出手,準備去接韓月的行李箱。

卻不料,韓月的情緒一下子變了,她猛地抱住左修,聲音有些哽咽:

「左修,對不起,姐又讓你丟了工作。」

「小月姐,沒事的,你培訓回來,馬上可以升職成副主任醫師,應該開心點,走吧,我請你吃飯。」

左修輕輕擁抱了一下韓月,拉着她的手。

雖然韓月也是個大美人,身材極好,但左修哪怕抱着她都不會有任何想入非非。

兩人從小在老街坊一起長大,青梅竹馬情同兄妹。

韓月大一個月,自然稱姐。

韓月咬了咬紅唇,眾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好意思再抱着左修。

她控制了情緒,抹了一把眼淚道:

「你都被開除了,哪來的錢,還是我請你吧,從小到大,都是你照顧我。走,我請你吃油燜龍蝦。」

左修笑了笑,接過行禮,兩人快速打車到了一家龍蝦店。

一大盤龍蝦上來,吃着美味,韓月的情緒還是不好。

「小月姐,你就別皺鼻子了,我一個大男人,搬磚都能活下去,先吃飽笑一笑,一會兒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左修剝了一隻龍蝦,喂到韓月的小嘴邊。

韓月張開紅唇吞下去,白了他一眼:

「明明你內心很痛苦,可你還是這樣的樂天派,這件事,阿姨還不知道吧?」

「我媽啊,暫時不告訴她。你也不用擔心,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現在的我,一個小醫院已經容不下我這條大龍。咱先啥也別說,多吃點。」

左修笑嘻嘻的,野蠻的大吃特吃,吃得滿嘴紅油。

韓月依舊內心忐忑,食之無味。

她知道方世豪開除左修的真正原因,是因為自己沒有屈服。

更多的,她是替左修擔憂。

父親入獄,母親獨自支撐,家裡還欠着一百五十萬,左修再失去工作,對阿姨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左修。

「罷了,我先告訴你,我重新找到了工作。」

見韓月俏臉憂愁,左修吃飽後說道。

「什麼工作?是不是去你前女友的公司當保安了?」

韓月問道。

她知道左修在悄悄練武,也知道左修大學時的前女友,在蘇城是豪門千金,旗下的集團大公司名震江南,曾經讓左修去做保安。

「屁話!我堂堂七尺男兒是做保安的人嗎?」

左修翻了個白眼,頗為驕傲的道:

「我現在的工作是——神醫!任何絕症都能治好,你信不信?」

「左修,你能不能正經點,又是牛鬼蛇神這一套!」

韓月美眸一陣失望。

最近一年來,她聽左修神神的嘮叨,已經聽得快要瘋了。

「我說的是真的,我學了古代的祝由醫術,靠法力給病人治病,手到病除,今天我給人治好了背上的燒傷疤,得了一萬酬金,你看!」

左修啪的一下將一萬元放在桌上。

韓月臉色一下子變了:

「世上哪有什麼神醫,你去偷的?」

左修氣得差點吐出一隻龍蝦來!

他認真的道:「小月姐,我從未騙過你吧。你小時候冬天落水,現在一直都有宮寒症,月經不調,雙腿發冷,要不,我現場幫你治一治?」

「誰要你治了,胡話連篇!反正我不信。」

雖然是情同兄妹,但韓月臉上依舊浮起一絲紅暈。

「哎喲,我的左大醫生,你吃得挺歡的嘛!」

突然,背後傳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

韓月抬頭一看,臉色驟變。

左修不用回頭,就知道是方世豪那老色棍來了。

從高鐵站出來,他五感就察覺到,這老東西一直跟在他們後面。

「老東西,你來得正好,我還擔心你不來呢。」

左修笑道。

被仇人欺壓了多年,從今天開始,他終於可以啟動復仇計划了。

「臭小子,等我把你弄進監獄,看你還敢不敢罵我?還有韓月,嘿嘿,老子已經沒有耐心了,你若不乖乖聽話,我現在就把他送進監獄!」

方世豪冷笑一聲,看也沒看左修,禽獸般的目光直接盯着韓月。

這麼嫩的美女醫生,他這個副院長,一定要嘗到鮮才會罷休。

說完,他一揮手,跟在他身後的幾個黃毛,將左修團團圍住。

「小子,敢跟方院長作對,你活膩了!只要我們把這包白麵粉放在你身上,一個電話,治安隊馬上就能把你抓走,判個十年沒有問題!」

其中一個黃毛滿臉壞笑的說道。

韓月頓時臉色一白。

她沒想到,方世豪的手段居然如此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