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一正經醫生,開局撿個美女患者做老婆小說全本 第10章_賣文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說吧。」

左修躺在顏麝身邊,聞着她身上的體香,對她的故事也頗為好奇。

「這事還得從八年前說起,那一年我17歲……」

原來,顏麝是省府的人。

顏麝的父親顏淵是個商業天才,又是氣境高手,善於結交五湖四海的江湖朋友。

顏淵從做家電起家,通過二十年的努力,終於打造出一個百億集團,成為江南省前10強企業。

顏氏集團的崛起,令人眼紅,也樹立了很多仇家。

尤其是礦山這一塊巨額產業,海內外的交易都被顏淵壟斷,讓顏淵的對手羅山虎懷恨在心。

羅山虎多次找顏淵合作,都被拒絕,讓羅氏礦業幾乎倒閉。

羅山虎充滿了仇恨,最終買通顏淵的結拜兄弟董金華,也是跟顏淵一路崛起的得力助手。

八年前的中秋夜,董金華借喝酒的機會,將顏淵毒死。

隨後羅山虎帶人滅了顏家保鏢,一把火燒了顏家,沒有放過一人。

顏麝眼睜睜的看着父親慘死,母親和哥哥被活活燒死。

她最後躲在衛生間,等羅山虎離開後,她才敢從三樓跳進江河逃命。

但她背上已經起火,最後被釣魚愛好者,吳凌薇的父親救了一命。

「你或許永遠體驗不到,那種眼睜睜的看着爸媽哥哥慘死眼前的痛苦,是我永遠的噩夢!」

說到最後,顏麝已經淚流滿面。

左修聽後,輕輕將顏麝摟在懷裡,同情的道:

「自古以來金錢都是用鮮血書寫的,沒想到,你一個女人背負的血海深仇,比我都還要悲慘。」

顏麝任由淚水滴落,滿是恨意的道:

「八年來,母親和哥哥那撕心裂肺的慘叫,在我腦海中盤旋不去,我無時無刻不想着報仇。或許,你已經明白了,我來江城暗中發展,想嫁入喬家,就是為了復仇!」

左修表示懷疑,替她擦去淚水,問道:

「你嫁入喬家,喬家就能幫你復仇嗎?」

「江城喬家或許算不得什麼,但省府喬家是江南第一家族,權傾半個大陸,一門兩將三省首!喬東升的父親喬高樓,是喬家嫡系血脈,為喬公第六子!」

「我若嫁入喬家,以喬家的力量,即便喬公不出面,也有五成把握抓捕羅山虎,判他死刑!」

顏麝說道。

左修有些震撼,沒想到喬東升的背景這麼恐怖。

但左修自從修鍊《天地陰陽經》後,對世界就有了不同的看法。

豪門固然權勢滔天,但各大集團因為利益關係錯綜複雜,絕不會輕易動羅山虎這樣的梟雄。

要復仇,唯有力量,永恆的超越一切的力量!

只要你擁有了斬破一切的力量,什麼金錢、權勢、豪門、背景,都是螻蟻!

「所以你不顧一切的想要懷上喬東升的孩子?」

左修說道。

顏麝忙道:「沒錯!但喬東升從小發育滯後,讀初中跟人打架,襠下被人踹了一腳,關鍵部位的神經和血管受傷,導致他一直短小。喬家的意思,誰要嫁入喬家,就要先懷上喬東升的孩子。」

「所以,我想請左醫生幫忙,能不能治好喬東升的病?作為回報,我不僅會給你五百萬診金,我還會出一千萬,幫你父親從監獄裏解放出來。」

左修皺了皺眉:「看來你把我的情況調查得非常清楚了。」

「抱歉,我是調查了你的家庭情況,但姐絕對沒有任何惡意,今天我選擇向你坦白,也沒有牽扯你的意思,只想讓你幫我這個忙。」

顏麝一臉誠懇。

左修沉默了片刻,隨後笑了笑,伸手捏了捏顏麝嫵媚的小臉:

「顏姐,我也很抱歉的告訴你,我不會這樣幫你!而且我父親的事情,我自己解決!」

「我不僅要把父親接出監獄,我還要讓所有的罪惡者都付出代價!」

顏麝楞了一下:

「如果你治好了喬東升,不僅很快就能接你父親出獄,以喬家的震懾力,還能讓王家跪下道歉,做出上億的賠償,你的仇就算報了。」

「道歉賠償又怎麼算得上報仇,王家父子的手上沾滿了多少老百姓的鮮血,我要他們——死!」

左修冷聲道,眸光一寒。

顏麝感到意外,沒想到外表陽光帥氣的左修,有這麼狠辣的一面。

「那你為什麼不幫我?你是醫生,我出錢請你治病,你應該沒有拒絕的理由。」

顏麝問道。

「我不幫你,是不希望你犧牲一生的幸福去換來複仇!最重要的是,聽了姐的故事,我對姐更有興趣了!」

說著,左修捧着顏麝的俏臉,在她嬌艷欲滴的紅唇上輕輕一印。

顏麝瞪大了美眸。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左修已經離開床,站在床頭,手心溫暖的撫在她的額頭上:

「像你這樣的女妖精,嫁給一個廢物太可惜了,我捨不得!而且復仇,要靠自己的力量,依靠外力,你會被吃得骨頭都不剩!」

「你被仇恨折磨得太累,你先睡一下吧。」

說著,左修催動古老的催眠術。

一道金色符文沒入顏麝的額頭,她立即睡了過去,嘴角露出嬰兒般的笑容。

看着顏麝那嫵媚完美的顏值,左修想起自己一家的悲慘遭遇,不由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他轉身走出卧室,吳凌薇站在門口,問道:

「你把她怎麼樣了?」

「她太累了,讓她好好睡一覺。」

說完,左修離開別墅,再次前往龍湖公園,盤坐在半山腰的一塊草坪上,投入修鍊。

這次修鍊速度比昨晚還快了一倍。

四周的陰氣、煞氣、邪氣,以及月精,如潮水般用湧入體內。

陰氣暴漲,跟白天吸納的陽氣彼此交匯、奔騰,生生不息。

不到一個小時,左修感到陰陽二氣快要把身體撐爆。

他立即開始衝擊氣境小周天。

半個小時後,帶脈上的腧穴被沖開,丹田裡的能量暴漲一倍!

陰陽珠上也出現了三道光圈。

左修大喜。

他發現自己的修行境界每提升一層,實力就翻了一倍,比一般武者恐怖了無數倍。

便是同境界的氣境高手,在他手裡手裡恐怕撐不過一招。

接下來,左修將天地神拳和陰陽指又修鍊了一遍,進步神速!

隨後,他繼續研究《天地陰陽經》的各種術法、符咒、丹藥,直到天亮。

陰陽魚上依舊只有三點金光,那是金色法力,可以催動一種小神通,也是左修的殺手鐧!

修鍊完畢,看着旭日初升,左修卻坐着不動。

很快,他耳朵微微一動,有四道強大的氣息奔行而來。

「果然來了!」

左修站起身來,就見四個武者奔到龍湖邊,在地上仔細查看。

他們的衣着,跟昨天兩個殺手一模一樣,穿黑西裝戴墨鏡!

「發現了腳印,還有血跡,看來蘇青染就是在這裡被人救走的。」

其中一個武者說道。

雖然隔了百米之遠。

但以左修特別的五感,聽得非常清楚。

他發現這個說話者,是四人中唯一的氣境高手。

拿出四顆鐵釘握在手裡,左修緩緩朝湖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