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神醫穀穀主,老婆竟要和我離婚 第3章 惹怒了薛神醫,這後果你承擔的起嗎_賣文小說
◈ 第2章 必死無疑

第3章 惹怒了薛神醫,這後果你承擔的起嗎

女子抓着孫准浩的手臂,從趙雅欣的角度看過去。
兩者就像是在拉拉扯扯一般。
很是熱情。
這女子二十齣頭的年紀,肌膚白皙水嫩。
那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稍微一擠就能擠出水來。
精緻的五官,身材比例更是完美。
她穿着一套白色碎花半長裙,將她傲人的身姿完完全全的展現了出來。
哪怕是趙雅欣看見她,都不自覺的驚嘆這女孩的容貌和身材。
「你是誰?」
孫准浩皺了皺眉頭,狐疑的看着眼前這女子。
自己身為百草穀穀主這件事。
世上知道的人微乎其微!
眼前這女子怎麼能一下子叫出自己的名號?
「孫谷主,我……我是林會長介紹來的,我叫王慧敏!」
王慧敏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孫准浩,道:「林會長說……只有你才能救我爺爺!」
「原來是他。」
這林會長叫林長順,是東海商會的會長,手下資源無數。
前兩年,自己給他看過病,因此結識。
而且這兩年集團能發展到如此地步,林長順也出了不少力。
既然林長順能告訴王慧敏自己的身份,那看來……兩者關係匪淺。
想到這。
孫准浩微微頷首,道:「行,先帶我過去看一下你爺爺的情況。」
林長順幫了自己這多,於情於理,這人情自己也應該還了。
「孫谷主這……這實在是太謝謝了!」
「我……我爺爺這次有救了!」
王慧敏感激涕零,晶瑩剔透的淚水更是在她的眼眶中來回打轉。
而就在兩人準備上車的時候。
周軒卻陰陽怪氣的湊了過來,嘲諷道:「我說,你找這窩囊廢去給你家老爺子治病,你怕不是嫌棄你家老爺子活太久!所以想讓他早點去死啊。」
「你是誰?我求孫谷主治病,與你何干!」
王慧敏眼神冰冷的盯着滿臉譏笑的周軒,毫不客氣的就回懟了過去。
「我這是在好心提醒你。」
周軒繼續冷嘲熱諷道:「可別被一個江湖騙子給忽悠了!」
「竟然敢說孫谷主是江湖騙子!真是可笑之極!」
王慧敏瞥了一眼周軒,嘴角閃過一抹不屑的笑容。
「孫谷主?什麼孫谷主?」
聽到王慧敏竟然稱呼孫准浩為谷主,這一下讓周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呵呵。」
王慧敏冷笑了兩聲,「你竟然連孫谷主的身份都不知道,還敢在這大言不慚,真是井底之蛙!」
「什麼?」
一聽這話。
周軒頓時怒火攻心。
「你……你竟然敢說我是井底之蛙!你……」
「軒軒!」
眼看周軒就要動怒。
趙雅欣一把叫住了她,她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王慧敏,隨即將視線放在了孫准浩的身上,語重心長的開口說道:
「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辦法來騙取到別人的信任!但是我提醒你,最後懸崖勒馬,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行醫治病這種事情,一旦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你付不了責任。」
孫准浩坐進車內,對於趙雅欣所說的話,根本就置之不理。
看着呼嘯而過的跑車。
趙雅欣的內心一時五味雜陳。
「趙總你看看,這才剛離婚啊!那窩囊廢就將野女人給帶到家門口了!真不知道你要是在晚兩天離婚的話,那野女人會不會直接出現在那窩囊廢的床上!」
周軒對剛才王敏慧說自己是井底之蛙這件事,依舊耿耿於懷。
所以說起話來,那更是口無遮攔!
「孫准浩……他應該不是這樣的人。」
趙雅欣搖了搖腦袋。
「趙總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在替他說話呢!」
「那野女人你都親眼看到了,這難道還不夠嗎?」
周軒着急的說道:「你啊,就是被以前的感情蒙蔽了雙眼!」
「那孫准浩不僅是個窩囊廢,而且還是個渣男!這搞不好,那野女人開的跑車,就是孫准浩拿家裡的錢給她買的!」
「趙總你要知道……這天底下可就沒有不偷腥的貓啊!」
「別說了。」
趙雅欣秀眉緊蹙,「我和他已經離婚了,他的事情和我在沒任何關係!」
「馬上就是中醫交流大會了,我們集團這次作為主辦方,一定要將這大會給準備好!」
「一旦交流大會順利召開,我們集團也能更上一層樓。」
說完。
趙雅欣就朝着車庫的方向走了過去,一路上愁眉不展。
雖然她很相信孫准浩的為人,但剛才的一幕,加上周軒的話,還是讓她的內心異常複雜。
難不成……
自己是真看錯孫准浩了?
其實這些年……
他一直都背着自己在外面找女人?
而與此同時。
孫准浩坐着王敏慧的車來到王家大院。
王家不愧是龍江的名門望族。
光是住的地方。
就修建的如同宮殿一般。
一磚一瓦,盡顯奢華之氣!
「孫谷主你這邊請!」
王慧敏畢恭畢敬的走在孫准浩身旁,給他帶路。
很快。
兩人來到了王老爺子的病房。
病房裡站滿了人。
王老爺子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面如枯槁。
而他身旁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正在施針治療!
「這針……一旦**!」
「王老爺子必死無疑!」
看着眼前這一幕。
孫准浩背着手,冷聲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