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不過這個想法只是一閃而過,我理所當然的認為是男人那點小邋遢,是他把臟衣服亂丟。
  確實是有點過於邋遢了,都臭了!
我深吸一口氣給自己洗腦,長得那麼帥,邋遢點就邋遢點吧,要是改不掉我也不是不能收拾。
  我回頭問他:「多少錢?」
他看向我的眼神滿是興味:「隨意。」
這樣啊,我就直接給了520反撩一波。
  隨着收款的播報聲響起,他那雙桃花眼裡蓄滿了笑意,也不說同不同意領證的話。
  我對他很滿意,怕嚇到他,立馬把戶口本收了起來。
正常人被我這麼一整都得懵逼,這事兒不能操之過急。
  我改口道:「那啥,你如果覺得太快了咱們也可以再了解了解,放心,婚前咱們做婚檢,我身體健康,自己開甜品店,和父母同住,月入2W+,生活穩定,情緒穩定。」
  他沖我一笑,從兜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把戶口本給我送過來,要人界的。」
  嗯?這是同意了?不過『人界』是什麼鬼?
  畢竟是第一次見面,對他的習慣也不太了解,我全當這是他語言方面的小癖好,並沒有多想。
  直到他打開路邊紅色法拉利的車門,我的表情相當精彩:「你的車?可是媛媛說你無父無母靠手藝吃飯,這車……」
  他推着我坐到副駕駛,還貼心的為我繫上了安全帶:「朋友的車,他不在家,給我開幾天。」
  原來如此,我鬆了口氣,還好,萬一條件相差太多,我會有心理壓力的。
  一個小時後,從民政局出來,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以後終於不用再被催婚了。
  這時候我才知道他的名字是『歷溫』,並非是閨蜜說的李聞。
  好傢夥,搞半天她連人家名字都弄錯了!
  歷溫提出要送我,被我給拒絕了,那騷包的紅色跑車太扎眼,我不想被店員調侃。
  我掏出手機跟他交換了聯繫方式,又和那個給他送戶口本來的朋友打了個招呼,然後打車回甜品店了。
  還別說,他那朋友長得也挺帥的,就是皮膚白得有些病態,比我死了三天的太奶還要白。
  我給歷溫備註『新婚老公』,隨後發了條信息過去:你好歷先生,見父母和婚禮事宜你有什麼想法嗎?我的想法是簡單點。
  很快他回了一條:你好歷太太,同上,你決定就好。
  嘖,挺好說話的,我就喜歡省事兒還長得帥的人。
  晚上回去,我直接被爸媽一頓輸出,因為我今天放了另一個相親對象的鴿子,是他們喜歡的土肥圓老實人類型。
  我直接掏出結婚證在他們面前一晃:「打住,以後不用催我了,我已經把自己給嫁出去了!」
爸媽直接傻眼:「讓你相親你就直接領證了?這誰啊?看起來跟個花花公子一樣一點不靠譜,你別是被人給騙了!這種長得漂亮的男人靠不住的!」
所以他們就給我找那些小馬鈴薯子矮肥圓是吧?什麼邏輯?
  我真的很鄙視他們的雙標:「拜託,是你們把戶口本給我的,巴不得我立馬嫁出去,現在我嫁了你們又說人家不靠譜,就非得是肥頭大耳的老實人才可以嗎?
  再說我外貌條件沒那麼差吧?你們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爸媽?那對象外貌先不提,一個月abc能養活誰?你讓我去扶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