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紋身店裡,我躺在床上,衣服高高撩起,幾乎露出整個上半身。
男人的手指冰涼,如蛇一般在我肌膚之上游弋,最後落在了那片柔軟之上:「真要在這裡紋個閻王?」
那修長的手指還摁了摁,似乎在檢驗這裡適不適合紋身,又像是故意挑逗。
我臉色緋紅,連帶着身上的肌膚也紅得像是煮熟了的蝦米,聲若蚊蠅般『嗯』了一聲,羞澀的拿衣服蓋住了頭。
很快,男人的一隻大手扶住了我的身體,胸口傳來細密的痛感,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經,還讓我的身體泛起了一絲異樣。
我對自己的身材很自信,男人的大手根本無法一手掌握,輾轉騰挪,帶起一片**脹痛。
是我讓人家紋這兒的,現在這麼尷尬都是我活該,連叫停都不好意思的那種!
男人的聲音年輕且富有磁性,沾染了些許沙啞:「別亂動,我可不敢保證自己會一直當君子。」
唉?我猛地瞪大眸子,氣血直衝頭頂,腦子一片空白。
這句話怎麼聽都不算清白。
我疼得眼眶泛紅,實在是忍不住了,露出眼睛看他:「你……是不是忘了敷麻藥?」
這兩年家裡逼婚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閨蜜江湖救急給我介紹了一個紋身師『大狼狗』。
  據閨蜜形容是個八塊腹肌公狗腰的一米八大帥哥,完美型男,自己開店。
  條件普通,不適合我閨蜜那種一心向錢的人,但很符合我的審美和擇偶標準。
  到地方一看,『大狼狗』確實比閨蜜描述的還要贊,光身高就不止一米八。
  那身材,隔着襯衫都能看到完美的肌肉弧線,我敢賭絕對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類型!
為了快速的拉近距離,我上來就投其所好,讓他給我紋個身。
可男人再帥也不能止痛,他紋身不用麻藥啊他!
男人挑了挑眉,起身去了拜訪物品的架子上翻找。
店裡的小電視播放着最新新聞,提醒廣大女性注意,最近有專門殘害女性的殺人魔出現,已經連續有好幾個女孩兒遇害。
  沒想到這相親對象還挺正派,別人店裡放喜羊羊,他放新聞。
  這時,男人突然轉過身來,眼神冰冷極具攻略性,看得我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不過這顏值絕對是我閨蜜林媛的壓軸貨,為了解決我的世紀難題,真是難為她忍痛割愛了!
  我有些小緊張:「那個,其實是林媛讓我過來的相親的,我叫江月,你是這裡的老闆李聞吧?」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遍,一雙桃花眼顯得有些輕浮,帶着些許疑惑:「來相親的?」
  說完還漫不經心的回頭看了一眼收銀台,好像在擔心我紋身不給錢似的。
不是,我真是來相親的!不是白嫖!
  這時收銀台後有什麼東西掉了,我好奇的歪頭看了過去,卻被他高大的身形擋住。
  他笑着將麻藥敷在我胸口的位置:「店裡養的貓,比較調皮,你不會喜歡的,還是別看了。」
  『大狼狗』有點強勢啊,給人一種花花公子還有點凶的印象,壓迫感十足。
  估計沒相中我吧,可惜了,我還挺喜歡這一款的。
  敷麻藥期間,他饒有興緻的打量着我的身材,大方的評價:「江小姐的身材很不錯,是我喜歡的類型,不過衣服從肩頭拉下來就夠了,不用展示那麼多。」
說著,他突然湊近:「你這樣的相親方式很坦誠,我喜歡。」
  救命!鼻子突然痒痒的,一點猩紅流了出來,我趕緊抓了一把紙巾塞住鼻子。
  他曖昧一笑,沒繼續逗我,轉身去準備其他東西。
  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對自己的東西擺放不熟悉似的,找了半天才湊齊了紋身的所有需要。
  他面無表情的問我:「為什麼想紋閻王?」
  我看了一圈店裡貼着的那些圖案:「隨便選的。」
  他突然抓着我的肩膀靠了上來,我幾乎能感覺到他嘴唇貼在我的耳朵上,像冰塊一樣涼。
  「不許隨便,十殿閻羅,你要紋哪個?」
  鏡子里,他在笑,眼尾的那顆淚痣勾得人心痒痒。
  這一笑直接擊中姐姐的心臟,我被迷得五迷三道的,暈乎乎的選了自己的幸運數字:「紋老二吧。」
  我有些不自在的動了一下,他的唇就擦着我的臉頰過去了。
耳邊的聲音像鉤子一樣撩撥着我的神經:「為什麼選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