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江素蘭勉強撐起笑容:「我自是信殿下的……對了,聖上和諸位大人們應該快回來了,殿下快去吧。」
蕭思遠直覺她有些奇怪,但看她嬌柔笑着,又似與尋常無異,便輕聲應了句「好」。
走了幾步,他又突然轉過身來:「這塊玉佩……」
江素蘭眼眸亮起,心跳加快了幾分。
「這玉佩切記要隨身帶着,不要露與人前。」
江素蘭眼中的光芒一點點黯淡下來,她到底,還在希冀什麼呢?
她微微俯身,將這十幾年的等待和感情寄托在這個禮上:「殿下,慢走。」
他走了以後,江眠眠看着面色慘白的江素蘭,忍不住翻着白眼:「他對你的愛就像是啤酒上方的泡沫,看似盛大,抿一口全是空氣。懂?」
江素蘭不懂,她茫然搖頭:「啤酒是什麼?」
江眠眠:「……」
剛穿越來,還沒適應。
「這不重要,反正意思你理解就行,他對你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逢場作戲罷了。」
非常直白!江素蘭捂住心口,她不知道這種感覺還可以用一個詞替代——扎心!
江眠眠:「再說了,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那三條腿的男人不是遍地都是嗎?」
三條腿的男人?
江素蘭開始沒反應過來,細想了一下,腦海里頓時「轟」的一聲,臉紅成了番茄。
妹妹、妹妹如今說話,怎得這般大膽!
……
營帳內。
江素蘭呆坐在床上,看着玉佩,眼裡滿是厭惡。
她如今是一點也不想看到有關蕭思遠的東西了。
但是這玉佩,她也不能扔。
江眠眠坐在一邊哼哧哼哧啃着蘋果,不知道她在糾結什麼。
拿着唄,不要白不要,付出了那麼多年的青春,就這麼一個小玉佩,哪夠啊!
再說了,我看那渣男不順眼,偷偷給他下了點東西,以後,就等着看熱鬧吧!
江素蘭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下了東西?什麼東西?!
感覺到了她的視線,江眠眠疑惑挑眉:「看我幹嘛?」
江素蘭也不瞞她:「你的性情,似乎變好了許多。」
回憶起劇情里原主的一舉一動,江眠眠舔舔嘴唇,心虛道:「人都是會變的嘛。」
江素蘭同意地點了點頭,誇讚她:「如今這樣,甚好。」
江眠眠:???
這麼直白的嗎?
美女姐姐,貼貼!要是不戀愛腦就更好啦!清醒大美女,誰不愛啊!
江素蘭被她誇得心情大好,但想起她之前鬧出的事,臉色沉了下來。
她挺直腰背,嚴肅地看着她:「既然知道錯了,以後便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你已經十二了,做事要知分寸,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是整個相府的臉面。」
江眠眠一邊敷衍點頭,一邊內心瘋狂吐槽。
要不是看你身子弱,我高低得給你幾下,自己的妹妹什麼品性不清楚啊,別人挑撥一下就信了?脖子上那個玩意是個擺設嗎?
什麼意思?江素蘭眉心蹙起,恨不得拎起這個妹妹讓她說清楚。
正要開口,只聽一道俠氣的聲音響起:「素蘭姐姐、眠眠妹妹。」
身着紅衣的女子從馬上一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