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道門,風水神師,乾坤由我執掌第8章 背山面水,天降血雨在線免費閱讀

天道門,風水神師,乾坤由我執掌第9章 掌門敕令,冥婚之約在線免費閱讀

「真舒暢啊,雖然花了一萬多,不過還是挺值的。」

費以城伸了個懶腰,揉了揉自己有些飽脹的腹部,極為滿足。

「一萬多?!」

雖然我對這頓飯的價格早有預料,但直到費以城親口說出來,我還是覺得心中一顫。

作為飯桌局大頭的酒水一瓶沒點,也能吃出一萬多?!

一萬塊吃啥不好?能買多少燒雞啊!

「對了,林師弟,差點把這事給忘了,你幫我解決了爛桃花的問題,這是你應得的。」

費以城遞給我一個厚實的信封,我朝裏面一看,厚厚一沓,估摸着起碼有個四五萬。

我沒有拒絕,要是我師傅出手幫人看一次風水,起碼能拿我這十倍的錢。

我從裏面數出一萬遞還給費以城道。

「我們講究不幹白事,不吃白飯,今天這頓飯實在太貴了,我不能白吃。」

當然,這裡的白事自然不是指喪葬那種白事,是指付出要有所得,比如上次幫吳自強解決問題,我也是象徵性收了五十塊的。

「林師弟,不用客氣,而且說了是我要幫你接風洗塵的嘛。」

我們相互推諉一番,費以城還是拗不過我,最後同意拿五千,算是這頓我們兩人AA平攤。

「反正還要勞煩師弟你到我府上幫忙畫鎮宅符,這錢總是得出的。」

我搖搖頭,告訴他這本就是一碼事,自然收一份錢就行,費以城見我態度強硬,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不過師弟,還真沒想到,原來那位幫天香閣做風水布局的大拿也是天道門的高人,真是失敬。」

聞言我哈哈一笑,見周圍沒人,這才湊到費以城的耳邊輕聲道。

「其實是我瞎編的。」

「什麼?!」

費以城頓時驚詫出聲,我連忙捂住他的嘴道。

「反正都吃了,師兄也不要太在意了,興許那位前輩真是我天道門的也說不一定。」

費以城拍了拍胸口,險些喘不上氣來。

「你,你,林師弟,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

我又寬慰了他幾句,費以城這才認命般點點頭,飯都吃了,事已至此,還能怎樣?

「那事不宜遲,現在便去你府上吧,鎮宅符一畫,我也算功德圓滿。」

費以城應了一聲,剛準備去開車,一男一女忽然從天香閣里走了出來。

男的喝得醉氣熏天,女的面色潮紅,香肩微露,戴着墨鏡和遮陽帽看不清面容。

「雲兒,今天這頓飯吃得高興,到我家裡去,我們再喝幾杯。」

女的幫他揉了揉胸口,嬌嗔道。

「死鬼,叫你少喝點,你非不聽,你看看你這熊樣,去你家你不得吃了我?」

男人往上摸了一把,惹來一聲嬌喘。

「哎喲,死鬼,你幹嘛?」

男人不懷好意咯咯一笑道。

「就是要吃了你,你就是小白兔,我是大狗熊,哈哈哈。」

「王八蛋!」

「你踏馬的往哪摸呢?!」

費以城怒火中燒,衝上去一拳狠狠砸在那個醉漢的臉上。

醉漢慘嚎一聲,罵罵咧咧的捂住臉。

「我艹,你踏馬的幹什麼?!」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個先前還風情萬種的女人在看到費以城的那一刻,頓時花容失色。

吃了痛,醉漢的酒意也清醒了幾分,看向一旁憤怒的費以城眼神慌張,不敢做聲。

「這就你說的和閨蜜出去逛街?走,跟我回家!」

費以城拽住那個女人的手臂朝我這邊走了過來,卻是沒看到那個坐在地上的醉漢正用力將嘴角的血跡抹去,陰狠的看着他。

我冷漠的暼了他一眼,他這才低罵一聲倒霉,搖搖晃晃的爬起來,朝着與我們相反的方向走去。

「抱歉了,林師弟,讓你見了笑話,今日我還有家事要處理,畫鎮宅符的事恐怕只能等到改日了。」

費以城滿懷歉意的向我解釋一番,我點點頭,表示理解。

然後他生氣的拽着那個女人從我身邊走過,那股濃重的香水味和和酒精混雜的味道,讓我很不舒服。

那女的戴着墨鏡和圓帽,我也只能匆匆暼一眼,饒是如此,我也看出她不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主。

眉尾有痣,這種痣一般被稱為桃花痣,命犯桃花。

鼻樑較低說明這人自制力不足,人中有血絲多半已是紅杏出牆有些時日,估計該辦的不該辦的事都辦了。

我搖頭輕嘆一聲,這費以城努力想要維繫的家庭婚姻關係,只怕是早就搖搖欲墜。

我打了個的士回到風水小苑,就因為我穿這身衣服,愣是等到第五輛,司機師傅才停了下來。

坐上了車言語間還各種試探,生怕我付不起路費。

回到風水小苑,從檀木箱子中取出師傅給我的那把古樸銅製鑰匙。

好在門鎖這麼多年都沒壞,扭動一下鑰匙便輕鬆打開。

我將兩扇大門左右推開,這在風水一行中表示先生在家,開門迎客的意思。

一股厚重的灰塵迎面撲來,我輕咳一聲取出一塊抹布蒙住口鼻,開始打掃起來。

院落足夠寬敞,供奉祖師的神祠,正房,廂房,還有廚房和茅廁。

神祠背後不足千米便是洛城有名的鳳歸山,而它的正面幾百米開外則是流經洛城的盤龍江。

風水上謂之背山面水,是絕佳的風水位,山川靈氣經此流過,居住在附近的人,即便是不通風水的普通人,也會心慧思巧。

我走到庭院中,往井裡一瞧,果然不出所料,井中有一條九寸開外的紅鯉魚,不時浮到水面上吐泡泡。

這麼多年沒人喂,這紅鯉魚卻依舊長得珠圓玉潤,而且它兩邊嘴角的鬍鬚比一般的鯉魚要長上不少。

若是哪日它真的長到了九寸九,或許真能越過龍門,乘風化龍。

這裡的風水布局與洛大倒是有幾分相似。

最大的不同便是一鎮一養,洛大是借水養龍,以龍鎮運,而風水小苑則是借水養龍,以龍養地。

我要做的,也只是和它混個面熟而已,如果它真得了道,興許還能幫上我的忙。

「你好呀!」

我朝井裡的紅鯉魚打了個招呼,誰知這傢伙卻吸了一口井水朝我吐了過來。

噗嗤一聲,冰涼的井水噴了我一臉,我老臉一黑,這傢伙擺明了是看不上我。

也罷,師傅說過,對萬物生靈都要多幾分寬容,而且我是背負大罪孽的人,更應如此。

我搬過一個大水缸堵在了井口之上,封了山川靈氣的入口,這鯉魚只怕是一輩子都別想化龍了。

「嚶嚶嚶。」

井裡突然傳來了一陣類人的哭泣聲,似是在向我哀求,我這才把水缸挪開,陽光再度照了進去。

那鯉魚這才歡快的遊了起來,不敢再造次。

將屋裡收拾一通,給祖師爺點上香,將藏龍劍供奉於祖師的左手之前,又作了一個揖,我這才緩緩走出。

天熱已經漸晚,今日並無生意上門,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烏雲密布,雷聲轟鳴下起雨來。

我伸出手,任由雨點打在手心,湊近一瞧,雨滴中竟是夾雜着一絲血水。

我眉頭緊皺,天降血雨,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