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道門,風水神師,乾坤由我執掌第4章 墳下有墳在線免費閱讀

天道門,風水神師,乾坤由我執掌第5章 爛桃花在線免費閱讀

看着那破門而出的何瞎子我不由嗤笑一聲,也懶得去管他到底會不會去警局自首。

反正經過了這件事,這老頭的飯碗絕對是砸了,以後估計也很難再騙人。

「先生,這可怎麼辦吶?!」

吳自強夫妻見何瞎子都被嚇跑了,一時間慌了神,忙跑進屋找我求助。

我把身上的百家衣敞開,把兩人往裏面一罩,示意他們不要出聲。

那吳翠翠本來準備再去捉弄吳自強夫婦,卻發現屋裡屋外都找不着人。

而玄關這裡被百家衣遮住的我和吳自強夫婦,在吳翠翠的眼中就是白茫茫一片,而且還讓她本能的感到不舒服。

吳翠翠像只猴子一樣跳到一旁,避開得遠遠的,把窗戶撞破,翻過院牆,逃了出去。

見她走出了一段距離,我才把吳自強夫婦從百家衣里放了出來,我朝吳翠翠消失的方向跟了過去。

吳自強本想讓妻子呆在家裡,但經歷這事李白梅更加魂不守舍,哪還敢一個人呆在家裡。

兩人躡手躡腳的跟在我身後。

「翠翠怎麼往墳堆那邊去了?」

李白梅壓低聲音朝吳自強問了一句,吳自強搖搖頭,這他哪裡知道。

我停住了腳步,讓吳自強去幫我摘根柳樹條,說是待會兒有用。

吳自強帶着滿腔的疑惑,去河邊幫我摘柳樹條,我和李白梅則是繼續跟着吳翠翠往前走。

四周的房屋逐漸少了,荒草叢生。

今夜月明星稀,一個個小土包隨處可見,李白梅害怕的拉住我的衣角,瑟瑟發抖。

吳翠翠又朝前走了一段距離,才在一座剛填土不久的新墳前停了下來。

一個身形半透明的小女孩忽然從墳堆里走了出來,和吳翠翠有說有笑,一人一鬼還在墳前玩起了過家家。

「翠翠怎麼跑她爺爺的墳這來了?」

李白梅疑惑自己的女兒在和誰說話,雖然她看不見那個小女孩,但一想到最近自家的遭遇,她心裏的恐懼頓時猶如野火般蔓延。

儘管她很害怕,但為母則剛,她鼓起勇氣想上前去把女兒拉走。

我一把將她拉住,搖了搖頭,正在這時摘到柳樹條的吳自強從後面趕了上來。

看到自己女兒跑到她爺爺的新墳前也疑惑不已。

吳自強將柳樹條遞給了我,我示意他們不要出聲,接下來交給我。

我拿過柳樹條,腳踏七星步,指做拈花狀,一步一聲喝。

「大膽小鬼!還不速速放人!」

在我的呵斥聲中,吳翠翠周身的陰氣被震散,當即暈了過去。

那魂體狀態的小女孩忽然變成了一個青面獠牙的厲鬼模樣,身形膨大了十幾倍,朝我嘶吼着撲了過來。

「我的媽呀!鬼啊!真的有鬼!」

李白梅發了瘋似的嘶吼起來,哆哆嗦嗦的往吳自強懷裡鑽。

吳自強也被眼前的一幕嚇呆了,腿抖如篩糠。

「閉上眼睛!」

我低喝一聲,手中柳樹條如同拂塵輕甩,柳樹條抽打在那鬼怪的身上頓時冒出白色的煙霧。

「啊!」

那鬼怪痛得齜牙咧嘴,發出一聲慘叫,我手上柳樹條一刻不停,又一連抽了它幾十下。

在我的連續抽打之下,那模樣滲人的鬼怪慘叫連連,那故意膨大嚇人的形體也再度縮了回去,變成了一個乾瘦老太太的模樣。

「饒命!仙師饒命!」

它被我抽出了原型,趴在地上連連磕頭,哀求不止。

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沒下死手,畢竟一開始我就沒準備滅了它。

從殘留在吳翠翠身上的陰氣來看,這蠱惑她的鬼怪也只是一普通鬼魂,若是厲鬼,留在她身上的定是猩紅的煞氣。

而且厲鬼害人也不用這麼麻煩,只能通過恐嚇的方式來害人的鬼一般都是修為很低微的鬼。

它剛剛那青面獠牙的巨大身軀也不過是借用陰力幻化的虛像,故意用來唬人的東西罷了。

所以我才沒用任何法器,只是讓吳自強摘根柳樹條,狠狠抽了它幾下,小懲大誡。

柳樹條屬陰,能抽到同為陰氣聚合體的鬼魂,雖會讓它疼痛萬分,但不至於讓它魂飛魄散。

「說!為什麼害人?!」

我呵斥一聲,猶如驚雷貫耳,那老太太匍匐在地上抖個不停,連連磕頭道。

「不是我故意害人,而是這墳地原本就是我的,卻被吳家人佔了去,我一個未出閣的老婦,如今卻被他們的爹壓在上面,實在是憤怒難堪,才…」

我走近一瞧,這吳老頭的新墳之上連剛種上不久的茅草都全部枯萎了,墳上還有不少裂紋。

這正是墳內怨氣淤積,墳下有墳的徵兆。

正所謂,墳頭開裂紋,墳下還有墳。

我點點頭,想來這老太太應是所言非虛。

同時我也明白了為何吳自強的日角會塌陷有斜紋。

在面相中,日月角代表的父母的近況,所謂太陽太陰管爹娘,若男子日角飽滿光亮,則父親健康高壽,塌陷有斜紋,則父親最近重病或是仙逝。

我點點頭,看了那老太太一眼道。

「縱使吳家有錯在先,你害人終是不對,若不是念及你並未鑄成大錯,我必叫你魂飛魄散!」

老太太依舊不敢抬起頭,只能連連稱是,我招呼吳家夫婦過來,將事情原委同他們一說。

吳自強自覺有愧,朝老太太道了歉,說他們建墳之時並不知曉此地已有主,才做出了這番荒唐事。

我提議讓吳家另則寶地為其父遷墳,同時幫這老太太重新修繕一下墳地,吳家人也欣然同意了。

一番折騰,已至天明破曉,老太太道謝後走進了墳堆消失不見。

李白梅這時仍覺得心有餘悸,顫顫巍巍的朝我問道。

「先生,為何我之前看不見那老太太的鬼魂,後面突然就能看到了?而且咱公公也死了,為啥沒變成鬼保護他的孫女?」

我淡淡一笑給他們簡單解釋起來。

一般的鬼魂普通人看不見,除非它使用陰力作祟,故意想讓你看到,你才能看到,就比如剛剛那個老太太。

而厲鬼卻不一樣,厲鬼體內聚集着大量的陰煞之氣,即便是普通人也能看到它們。

而吳自強的父親之所以沒變成鬼,那是因為他是壽終正寢投胎去了。

古往今來,一般來說,只有枉死含冤之人或是陽壽未儘早夭之人才有可能會化作孤魂野鬼留存陽間。

我抱起吳翠翠同吳自強夫婦回了家。

用硃砂畫了一張驅陰符貼在吳翠翠的床頭。

只要將殘留的陰氣全部驅散,吳翠翠自會恢復如初。

吳自強拿出了全部的積蓄,一共六百五十二塊三毛。

見我皺眉,吳自強自認為是我嫌少,忙說明兒個將家裡的豬賣了給我補上。

我搖搖頭,只取了五十塊,將剩下的全部還給了吳自強。

吳自強一時羞愧難當,連聲道。

「先生,您幫了俺吳家這麼大的忙,這怎麼夠?」

我搖了搖頭,說當然不夠,吳自強一時間有些慌張,我指了指肚子笑道。

「再加一頓飯,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