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敢了!」
我手腕疼:「費先生能不能鬆開……」費雲鋮用力摟住我的肩:「跟我走。」
7葉氏兄弟與我年紀相仿,是因為他們的父親葉恭在十幾歲時就生了他們。
費雲鋮曾經幫過葉老大忙,與其結成忘年交。
這使得費雲鋮年紀輕輕白得兩個好大兒。
「乾爹」一出,我背脊立馬發了冷汗。
剛剛說的話太瘋,在費雲鋮面前我還不太好解釋,尷尬得很。
費雲鋮將我一路拉到他的坐駕,不管旁人眼光將我按進車門。
接着便是肢體壓迫,我被放倒在后座。
他離我很近很近,我嚇得不輕。
費雲鋮熬了一天一夜,黑眼圈異常明顯,臉色也不好看。
問道:「你還跟葉氏兄弟在牽扯什麼?」
我別過臉:「沒有,是葉立帆把我拉過去的。」
「他拉你你就去?」
「你拉我我不也來了?」
「你的嘴還是一樣的硬。」
費雲鋮扯松領帶和領口,露出麥色前胸。
僅這一個動作,我便應激了,罵說:「喂,你把車停在這麼顯眼的位置,外面這麼多記者,你還想幹什麼!」
他接着解扣子:「按你剛剛說的,一夜n次,你是不是很得意?」
「那不是我說的,那是葉立征的意淫,他胡編亂造!」
我拿手抵住費雲鋮前傾的身體,手心緻密堅韌的肌理散發著過人的熱度。
濃烈的香燭味瀰漫在他發間,我心跳過速,屏住呼吸。
曾經的纏綿時刻在我腦海中循環播放。
我們確認關係的第一天,就在他家卧房待了24小時,他的熱情和瘋狂,我清楚地記得。
費雲鋮語氣刻薄:「一口一個葉家兄弟。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想跟他們一起叫我乾爹。
那就告訴我,你選哪個,也讓我豪賭一把,賺夠本。」
我回神瞪着他:「誰要叫你乾爹,不要臉……」後三個字我罵得不輕,他肯定聽到了。
外加一個白眼翻到車頂。
誰知費雲鋮掰開我的手按置兩側,直直入侵我的唇舌,將我吻得兩眼發黑。
他力道大,作風也霸道,我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論體力,我一直佔下風的。
幾分鐘後,我頭暈得不行,只聽得費雲鋮在我耳邊問:「現在你的嘴還硬不硬?」
他的唇划過我的耳垂,道:「拙劣的偽裝技巧,如果記者連你的佛耳都認不出,他們還配當什麼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