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剎那間。
仿若五雷轟頂,安凝怔住。
她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這跟你並沒有關係。」
「沒關係?我馬上要成為你的丈夫,你告訴我你得絕症跟我沒有關係?」宋堯墨輕聲笑了出來,他深深凝視着病床上的人。
安凝卻是眉頭再度皺起,她平靜地望着面前的人,思考頃刻,突然彷彿明白過來什麼,眉頭舒展開來,緩聲告知:「如果你是擔心我的死會影響到你,那我可以不跟你領證,等我死後,你可以……」
「你覺得在跟你說這個問題嗎?在你心裏我會是在意這種外界東西嗎?」宋堯墨不屑地冷笑出聲,眼裡隱隱冒出怒火來。
然而安凝卻恍若未聞,她似乎是有些不太理解,抬眼看他:「那你是想跟我說什麼?」
宋堯墨怔住。
她的問題反而問到了他。
他想跟她說什麼呢?
甚至他自己都還沒有想明白這股想法,身體已經先腦子一步做出了決定。
在他的心底深處有個強烈的想法迫使他過來找她,讓他必須多看她幾眼,想將她帶在身邊。
不然……他一定會後悔。
心底的那個想法這樣告訴他。
他沉默許久,最後只說:「你的病,還能治嗎?我可以幫你去請國外找頂尖的醫療專家。」
病房內在他這話過後陷入一片寂靜當中。
安凝愣了一下。
說不上心裏是什麼滋味,她看向宋堯墨,想從他的神情中找到絲毫關於內心想法的情況。
然而她沒能找到,沒能看見宋堯墨問這話時一絲一毫的其他隱晦情緒。
沉默片刻,安凝搖搖頭,輕聲告知:「沒有用的,我哥哥已經找過各種權威醫生來看過了,我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全身,沒有一丁點治癒。」
說這話時,她其實是釋然的。
但知道自己已經活不久後,她那些抑鬱癥狀似乎已經好轉很多了。
因為她知道最多不過三個月,自己就可以解脫了。
到那時,她就能去見季洲了。
宋堯墨抬眼看見的就是她一副準備赴死的坦然神情,心臟仿若被揪起一般疼。
可腦中靈光閃現,他竟然在這瞬間明白她在想什麼。
瞬間,宋堯墨臉色冷沉下來:「你是想去死,然後去陪季洲是嗎?」
「這跟你沒有關係。」安凝冷淡開口。
她真是腦子病糊塗了才會認為宋堯墨今天正常了。
安凝嘆了口氣,「如果你是過來說這種桑名其妙的事情,我不想跟你爭吵。」
她實在是累了,不想跟他就這種問題上多爭吵。
醫生也囑咐過,她現在的身體最好要保持情緒穩定,不能有太過激烈的情緒。
好在宋堯墨在她這話過後沉默下來,似乎也並沒有繼續跟她爭執的想法。
自從她揭露身份後,他們之間的每次見面,都不歡而散。
宋堯墨看了看她。
最終開口。
「我記得你今天出院,換好衣服,我們走吧。」
安凝皺起眉頭:「去哪兒?」
宋堯墨居高臨下站在她病床前,良久過後,他薄唇輕啟,冷冷吐出三個字——
「民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