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耳邊好似有什麼轟然炸開。
安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重複他說的話:「民政局?」
她甚至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宋堯墨仍舊是面無表情的臉,態度平靜點頭:「對,我們要舉行婚禮,也該領個證了。」
「可是……」安凝想說些什麼。
但宋堯墨神色間卻冷得嚇人:「你想跟我結婚,就必須跟我領證。」
安凝安靜下來。
這一刻,她完全看不透他。
猜不透他的任何想法。
但她也懶得再去多想些什麼了,在生命的最後,她為了想要完成的事,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
「好,我跟你去。」
安凝跟着宋堯墨從醫院離開,到民政局,完成領證儀式。
整個過程,僅僅用了四個小時。
她看着手裡的結婚證,分明只是她用來報復的手段道具之一,可此刻看着它,卻覺得心裏沉甸甸的,有種難以言喻的酸澀感從心尖上冒了出來。
身邊的宋堯墨同樣不發一語,他只低頭看着手裡的結婚證,神情看不出在想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後。
彷彿是為了證明什麼,他掏出手機來,將兩人的結婚證拍了照。
罕見地發了一條微博。
他不用說任何文案,直接分享圖片,已經足夠在網上掀起一陣風浪來。
安凝看着他這種近乎是宣告主權的行為,眉頭微微蹙起,說不上是什麼滋味。
但想到沈嫣然看見這個後的模樣,她也就不再多想。
至少她已經奪走了沈嫣然如今最想要得到的東西。
而正如安凝所期望的。
此刻的沈嫣然病房裡。
她看着手機屏幕上的那條微博,眼裡的嫉恨幾乎要呼之欲出。
「怎麼會這樣?」
沈嫣然不可置信地將宋堯墨發出來的圖片一遍又一遍地看,而在他的微博記錄中,之前說幫她解圍的求婚微博已經在不知何時被他刪除了。
這下,網友對她的不好猜測也達到了極致。
更要命的是。
在她的話題廣場里,這段時間總是有人發一些關於她在米蘭那些事的消息。
一開始只是一兩個人發,她還能聯繫人將相關內容全部屏蔽。
可是現在愈演愈烈,她屏蔽了一個,就有別的新號像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只要關於她一丁點熱度的時候,點進話題就能看見那些爆料。
雖然在經紀人的插手下,不至於到上熱搜的地步,但這些消息已經在網上不脛而走。
她的口碑如今一落千丈。
評論下全部都是嘲諷與謾罵。
她下意識給周明打去電話質問:「你看你乾的好事!早說讓你解決掉安凝那個麻煩,非要說什麼別動手,現在好了,宋堯墨直接跟她領證了,我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話音落地,那頭卻是冷笑一聲,沒有任何回話。
沈嫣然不解地皺起眉:「說話!」
「你讓我說什麼?沈嫣然,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倒是主動找我了,你夠狠啊,你竟然敢把鍋都甩我身上?現在我已經被宋堯墨丟了工作,我甚至被他告上了法庭!」周明的聲音陰沉得過分。
這時,沈嫣然才記起自己前段時間跟宋堯墨說的那番話。
心下一虛,她一句話都不敢多說,直接掛斷了電話。
看來,要另外想個辦法了。
與此同時。
從民政局出來後的安凝和宋堯墨一路無言。
她以為宋堯墨會送她回到家。
可車身停下,她看清目的地的時候,瞳仁忽地瞪大。
他為什麼帶她來季洲的墓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