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四合院:老六加持,打造最強人生 第3章_賣文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這些大院子弟,放着好好的生活不去享受,非要來一線軋鋼廠工作,腦子灌水了吧。

其實,直到現在想想,楊廠長還有點懵。

你一個紅色家族出來的留學高材生不去工業部、冶金部任職,非要來小小的軋鋼廠工作?

要知道,這個年代能考上大學的可並不多,出國留學的更是鳳毛麟角。

這些留學生哪個回來不是備受矚目?

哪個不是安置在高級機關的關鍵位置?

更別提李建勛還有這麼一層身份了,想去哪就去哪,偏偏要來一線。

想不通想不通,就是想不通。

不過,想不通歸想不通,楊廠長可是心裏歡喜的緊吶。

這對他來說是個大好事,橫豎不吃虧。

首先是李建勛的身份,有他在對楊廠長和軋鋼廠而言就是一個護身符,金光護體。

尋常魑魅魍魎還沒等靠近就被收拾了,如果有能靠近的,那也不是他楊廠長能抵抗的。

另一個,現在國內形勢越來越緊迫,糧食逐漸不夠吃,更別提豬肉雞蛋麵粉這些物資,這些可都是要分配的。

他楊廠長清楚自己幾斤幾兩,資歷不行還沒關係,自己的臉再大也伸不到肉聯廠去,這就導致分配的這些物資壓根就不夠軋鋼廠上萬人的消耗。

這個年代的工人地位相當高,一旦糧食供應不上,讓這些工人有了消極或者罷工的情緒,軋鋼廠高層領導有一個算一個,都得下崗。

現在有了李建勛那就好說了,幾句話就頂他楊廠長和李副廠長跑斷腿的。

其次就是李建勛的專業程度,從蘇大哥留學回來的高材生,還是機械工程領域的,這簡直就是及時雨啊。

前兩年國家秘密部署了幾項重大工程,抽走了各大廠絕大部分的工程師和頂尖人才。

現在軋鋼廠就靠一個七級工程師帶着幾個技術員硬撐着,一旦遇到重大問題就得向冶金部申請援助。

現在李建勛來了,再不濟也能頂個工程師吧,這可是平時要都要不來的。

更巧的是,軋鋼廠還有幾台北蘇援助過來的機器,要是壞了可就抓瞎了,只能花高價請北蘇師傅來維修。

花錢還不說,那太耽誤時間了,耽誤時間就會影響產量,影響產量他就得挨批。

現在李建勛來了,作為北蘇留學回來的高材生,這些北蘇援助的機器他肯定懂。

此時,走在前面的李建勛還不知道,楊廠長已經在他身上把算盤打得噼啪響了。

不過就算李建勛知道也無所謂,相反,他還會比較開心。

人,最怕兩件事,一是死亡,二是沒有被人利用的價值。

………

隨着李建勛走進四合院,正巧和要出門的三大媽打了個照面。

建國初期,敵特和破壞分子潛伏着伺機破壞,地方警力又不夠用,所以就在每個大院安排了三個大爺來管理院子。

說是管理,其實就是平時監督院子里有沒有陌生人到來,順便處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手裡沒有半點權力。

後來國家穩定下來了,出於方便的角度考慮,這種制度也就保留了下來。

三大媽就是這個院子三大爺的老伴,算盤精閻埠貴的媳婦,跟閻埠貴時間長了,也是個善於算計的人。

不過這兩口子對比易中海和劉海中來說還算不錯,畢竟靠閻埠貴一個人的工資養活全家,不算計點熱乎飯都吃不上。

閻埠貴除了善於算計和摳這倆缺點外,其他方面還算個正常人。

看到三大媽準備出門,李建勛愣了一下,這可是他遇到的劇中的第一個人。

三大媽這邊看到一個陌生的帥小伙走進來,也愣了一下。

平時進進出出的都是熟面孔,猛的來個新面孔她還有點不適應。

這誰啊?

陌生面孔!

三大媽有點警覺起來,然後又仔細端詳了一下。

這個小夥子不像是破壞分子,哪有破壞分子長的這麼帥還穿着乾淨中山裝的,文質彬彬倒像個老師。

不得不說,人看人的第一眼是外貌、氣質和衣着,第一眼合眼給人的感覺就會好。

「小夥子,你是來尋親戚還是怎麼著?」

三大媽出口詢問。

閻埠貴畢竟是這個四合院前院的話事人,雖然前院算上他一大家才四戶人家。

此時閻埠貴不在,三大媽自覺承擔起這個角色。

還沒等李建勛開口呢,緊隨而來得王主任就開口了。

「喲閻家媳婦,出門吶,我給你說,這小夥子以後就是四合院的一員了,你平時可得幫襯着點!」

來之前李建勛已經給二人叮囑過了,只說自己是軋鋼廠的一員就可以了,其他不必多言。

三大媽聽後,身子顫了一下。

莫不是那套房子被分出去了?

不過,裏面四間大房,分出去一間也無所謂。

只是愣神一下,三大媽就恢復過來了。

王主任還在這呢,這可是一言決定三大爺去留和位置的主,自己可不能失態了。

「哎呦王主任,您這可是稀客,你看我這眼神,還沒瞧見您吶」

三大媽看到王主任來了,不自覺的帶上諂媚的語氣,

「行了,我今天是有事兒來,也就不廢話了,以後啊小李就住在這個院里了,就那個單獨的跨院!」

「從今往後你們可是鄰居了,你和老閻要多幫幫人家,聽到沒有?」

王主任話音落下,三大媽一聲驚呼,手裡的籃子都掉地上了。

分的竟然不是房子,而是整個跨院?

李建勛把三大媽的反常看在眼裡,他估摸着這個院子里的禽獸肯定盯上了跨院的房子,不然三大媽不會表現的這麼強烈。

「幹什麼呢一驚一乍的,把人再嚇着了」

王主任不滿的嘟囔了兩句,轉頭又笑着對李建勛說道:

「走吧咱們不管她,去看看房子,看看哪裡需要收拾,也好儘快收拾收拾」

李建勛點點頭,跟着王主任往中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