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鋮二人用早餐時喜形於色。
後來偷偷找了機會問我,是不是又與費先生複合。
我搖搖頭。
她不知道我們壓根沒用同一個房間。
像費雲鋮這麼精明的男人,昨天留我,肯定有他的用意。
我再次坐了那輛定製版勞斯萊斯去中環CBD。
進入樓下展廳時,大屏幕正在播放娛樂新聞。
記者用詞一如既往誇張:「金融新星陸鷗與神秘大佬共度12h火熱激情夜,鹿死誰手終局已定,各路賭神破產準備中。」
屏幕上的內容挺討巧的,是我與費雲鋮在B3的側影,他在車邊拉扯我的手臂,勞斯萊斯露出一半的車牌。
既沒報他名字,又無人不知他名字。
港台多少年沒播關於他的花邊新聞了,要是沒有費雲鋮親自授意,誰敢耍他的花槍?
我心裏明白了大半。
樊凱通知我:「葉先生來了,在辦公室等您。
他付了三小時的諮詢費。」
「提醒過你多少遍,下次稱呼他們,說全名。」
「葉立帆葉總。」
「那就讓他等。」
我腳踩風火輪,先上99層。
伊萬律師事務所的陳律師先是奉承我一番,我問了幾遍,他都沒告訴我昨晚上是誰與費雲鋮接應。
這對我很重要。
費雲鋮在我尷尬的時候突然出現,解我的局,又給我下新的套。
這分明是……刻意的安排。
出於保密原則,陳律師把我送上樓。
我本就煩惱昨天那步走錯,那該死的葉立帆還非要追根究底。
「你不會真的跟費雲鋮在一起了吧?
你怎麼可能搞定他?」
我在葉立帆臉上看不到吃醋的神色,聽着倒好像瞧不起我。
我不回話,葉立帆繼續意淫:「我看新聞滿天飛,你昨晚是不是跟他睡了?」
他一下子被自己狂野的設想驚到,忽然高聲:「一共做了幾次!」
「工作時間不說私事。
如果做不到尊重,就請你出去。」
葉立帆叉着腰團團轉,我聚精會神看數據。
他忍不住了,低眉道:「沒關係小鷗,我一點都不介意你跟他……真的。
你從今天開始跟了我,嗯?
我發誓,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你的一切?
你說得好像我很想要。」
我舉起雙手:「你有的,我也有。
你沒有的,我還有。」
葉立帆與變臉無異,從座椅上起身指着我的鼻子:「別以為你勾搭費雲鋮一晚你就飛上枝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