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豪:身份曝光後,前女友哭花了妝結局 第8章_賣文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李雪薇躺在宿舍的床上照樣睡不着。

今晚宿舍里三個室友都去和其他男生宿舍聯誼去了。

她找了借口說身體不舒服就沒去,實際上她很少參加這種活動,畢竟她的家庭和其他三位比不了,為了她上音樂學院,家裡基本上已經傾家蕩產了,有時候實在推脫不掉了才會去一次。

她現在是真的慶幸自己沒有去,要不然就錯過這位火柴大佬的打賞了。

一次性打賞二百六十萬,即便那些大主播也很少遇到這種情況,更別說她這樣的小主播。

剛剛還沒下播的時候就已經有公會聯繫她了,說想要包裝她,然後給她打打榜,聯繫兩個有點名氣的主播連一連,刺激刺激這位火柴大佬,以這位大佬的豪性,說不定一次性打賞上千萬都有可能。

這些大佬的脾氣,公會是摸的一清二楚,大佬最在意的是什麼?當然是面子,絕對不能在自己喜愛的主播面前丟臉,只要抓住這一點,就能讓這些大佬不斷的刷禮物。

當然公會打榜目的是為了割韭菜,她是拿不到錢的,甚至還會要韭菜的分成。

但是李雪薇拒絕了,她不想以這樣的人方式坑林嘯雲的錢,最後還被對方威脅了,說要她在主播界混不下去。

李雪薇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會不會後悔,更不知道林嘯雲是不是就只是一時興起。

還有這分成的一百多萬,她要想想怎麼合理利用這些錢改善家裡的條件。

所以她今晚註定要失眠了。

而這時候林嘯雲的微信朋友圈更是熱鬧非凡。林嘯雲發的那條臨江夜景的說說,評論已經達到上百條了。

實在是他拍的這個角度太好了,基本上一看就知道是在江南國際公館三十層以上的房子里拍的。

江南國際公館什麼地方?整個江南省最貴的樓盤,一平米二十萬起步,隨便一套小戶型都是五千萬打底。

林嘯雲竟然發在這裡拍的照片!

評論一:林嘯雲,你在哪裡盜的圖?角度不錯啊!

評論二:嘯雲,你是在這裡兼職做鐘點工嗎?能不能介紹我來,說不定能結識這裡的土豪做朋友。

評論三:嘯雲,你是不是被這裡的富婆包養了?還有沒有路子?哥們兒也不想努力了。

評論說什麼的都有,但是就是沒有人說是不是林嘯雲在這裡買房了。

第二天林嘯雲醒來的時候已是日上三竿了。起床洗漱,然後走到窗戶前,看着臨江的風景,林嘯雲還是感覺就像做夢一樣。

「今天幹什麼?」

「對了,要去買車。」

然後林嘯雲突然想到,我特么的還不會開車。

怎麼辦?

難道要找個司機?

找個司機哪有自己開爽。

而且我特么買跑車也要找司機?

這不是扯淡嗎?

現在報名去學,最少也要一個多月。

林嘯雲覺得自己根本等不了一個多月。

然後林嘯雲想到好像系統里有個技能欄,裏面的技能可以自由添加。

於是林嘯雲打開面板。

神豪點又有了一個,昨晚在斗音上充了一千萬,加起來有五個多億了,所以又漲了一個神豪點。

林嘯雲點了一下技能點後面的加號,然後輸入汽車駕駛。

緊接着系統開始加載。

幾秒鐘過後。

林嘯雲感覺腦子裡突然多了很多知識,全都是汽車駕駛的。

哪個是剎車。

哪個是油門。

哪個是離合。

怎麼起步。

怎麼掛檔。

怎麼轉彎。

怎麼倒車。

這種感覺就像自己親自駕駛過一樣,而且清晰無比。

林嘯雲激動了。

這系統也太神奇了。

現在恨不得馬上就有一輛車在他面前試試手。

出了國際公館。

林嘯雲又來到了金葉酒店。

剛到門口,趙愷月就出來迎接了。

「林先生,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請跟我來。」

林嘯雲覺得這個趙愷月是真的可以,很有分寸。

昨天晚上微信上還弟弟弟弟的叫的好不親熱,今天來就是林先生。

這種公私分明的態度,林嘯雲覺得很不錯。

吃完早餐,走出酒店的時候,趙愷月故意靠近林嘯雲,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林嘯雲弟弟不要忘記了我們的約定哦!」

那種吐氣如蘭的氣息吹在林嘯雲耳朵里,實在是搞得他心痒痒,心裏暗罵一句:「妖孽!」

林嘯雲又花了幾十萬換了一身行頭。

俗話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林嘯雲把地攤貨換成名牌之後,確實有點煥然一新的感覺,再加上昨晚加了四個神豪點在體質上。

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多了,跟昨天比簡直判若兩人。

活脫脫的一個富二代模樣。

他昨天要是穿這身去買房,也不至於被晾在大廳幾分鐘。

換好行頭之後,林嘯雲來到了一家奔馳專賣店。

看中一輛三百多萬奔馳大G之後,直接付錢開走。

因為換了一身行頭,也沒遇上什麼銷售人員看不起他,然後被他刷卡打臉的情景。

開着新買的奔馳大G,林嘯雲一點也沒有生疏的感覺,頓時覺得,這系統實在是牛逼。

不過現在還有一個問題,車是會開了,但是駕駛證還沒有。

怎麼才能搞到一個駕駛證呢?

自己認識的人裏面好像沒人有這種能耐。

趙愷月?

林嘯雲覺得趙愷月應該可以,畢竟在八星級酒店當大堂經理,認識的都應該是比較有實力的人。

於是直接把車開到金葉酒店門口,然後就給趙宣打了個電話。

「林嘯雲弟弟,這麼快就想姐姐了?」趙愷月富有磁性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愷月姐,我想找你幫個忙。」林嘯雲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有什麼需要愷月姐的地方儘管說,愷月姐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那愷月姐能出來面談嗎?我就在酒店門口,左邊一輛新買的奔馳大G上,還沒上牌。」

「好的,弟弟等我一下,我馬上出來。」

趙愷月掛斷電話五分鐘不到就出現在了林嘯雲車外。

趙愷月上了副駕駛就問道:「弟弟想讓姐姐幫什麼忙?」

「我想弄一張駕駛證,愷月姐有路子嗎?錢不是問題!」林嘯雲直接說道。

駕駛證?趙愷月心裏有些疑惑,像林嘯雲這樣的超級富二代怎麼可能這個年紀了還沒有駕駛證?不過既然對方沒說,她也不會問。

「這個應該不難!你什麼時候要?」趙愷月問道。

「越快越好!」

「那你把身份證給我,我照一張照片。」

「好!」

林嘯雲拿出身份證遞給趙愷月。

趙愷月接過之後用手機照了一張,然後把照片發給了別人。

接着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姐,我給你發了一張身份證照片,你讓姐夫幫我辦一個駕照,越快越好。」

「嗯!好,我知道了,謝謝姐,也替我謝謝姐夫!」

趙愷月掛斷電話對着林嘯雲說道:「最快下午能拿到。」

「嗯,謝謝愷月姐了,需要多少錢,我轉給你。」

「什麼錢不錢的,既然你叫我一聲愷月姐,那就不要跟我這麼客氣。」

「那行,愷月姐有空嗎?陪我去一個地方。」林嘯雲也不再客氣。

「弟弟相約,沒空也得變成有空。」

「那愷月姐坐好了,我們出發。」

林嘯雲啟動車子離開了金葉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