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陸汐的臉上再也沒有從前對我的愛護,催促我。

「想好了嗎?別貪得無厭。」

「我趕時間。」

我扶着牆,左腿上傳來隱隱約約的痛意,讓我的頭腦時刻保持清醒。

因為她,我受了怎樣的虐待。

我在求饒時曾說出我的身份,報上了陸汐的電話號碼,那一串爛熟於心的數字,給了我怎樣的打擊呢。

她變得越來越不耐煩。

「你又在搞什麼把戲。」

「成天和那群二世祖混在一起,我看你一點都不求上進。」

「時家沒有你這種廢物。」

她的斥責讓我又想起來了,之前她還把那群放貸的斥責了一頓,把他們激怒了。他們把氣撒到我身上,逼着我扇自己耳光,直到我臉頰腫的不成樣子,連牙齦都在痛,他們才罷休。

因為臉腫了,吃東西也費勁,饅頭太硬,我吃不下,他們就用腳把饅頭踩得碎碎的,又黑又臟,塞進我嘴裏。

想到這,我的胃又隱隱湧上一股噁心感。

我強忍着想吐的欲z望。

「抱歉,我沒什麼想要的。」

陸汐眉頭蹙起,懷疑的看我一眼,面含警告。

「機會給你了,是你沒抓住,到時候別和我鬧。」

「我沒那麼好的耐心。」

我輕輕「嗯」了一聲,只希望她快走。

「我不會。」

陸汐也沒有逼着我非要點什麼,或許她本就不想送我吧。

「最好是這樣。」

走了幾步,她停住,背對着我。

「你別再去煩時煜了,我和他沒什麼的。」

還沒等我回復,她就離開了。

5

我等到了半夜,爸爸終於從公司回來。

我拖了行李箱去找爸爸。

行李箱里只放了幾件粗糙過時的衣服,這是我被時家找到的前一天爺爺塞給我的。

我擦了擦眼淚,拉上拉鏈,把行李箱放在門口,這才去了爸爸的書房。

得到了爸爸的准許後,我才擰開門把進去。

「爸爸。」

我低眉順眼的站在一邊。

爸爸上下打量了我一會,見我露出的皮膚上全是傷痕,他嘴唇抖了抖。

「阿簡,爸爸都知道了。」

「都怪爸媽不好,要不是當時收了你的卡,你也不會……」

我不想再聽到那些噩夢般的經歷,第一次失態的打斷爸爸的話。

「爸爸,我想搬出去。」

爸爸頹然地靠在椅子上。

「阿簡,你還是怪我們。」

「不過也應該,都怪我們沒有保護好你。」

「只是你媽媽很捨不得你。」

我垂下眼眸,聲音自嘲。

「家裡還有時煜。」

「那汐汐呢?你不是最喜歡她了嗎,你也捨得嗎。」

我默了一會。

確實,我喜歡陸汐這件事,人盡皆知。因為她的一次解圍,我總忍不住追隨她的腳步。

圈裡人都戲稱,我是陸汐忠實的舔狗,不二的跟班。

可他們不會知道,當我不服氣想要學時煜,結果弄巧成拙讓公司虧了幾千萬的時候,只有陸汐堅定而溫柔的站在我身邊告訴我,做生意有失有得。

當有人奚落我,我反手打過去的時候,也只有陸汐在我身邊,欣慰的說我打得好。

我們會一起去吃飯,她會接受我送的花,會記住我的生日。

可自從時煜從國外回來後,她就變了。

是她告訴我,玫瑰的刺是保護自己的。

她說做人就是要尖銳一點,才不會被人欺負,而我作為時家的少爺,有那尖銳的資格。

後來,卻也是她嫌我的刺扎手,要拔光它們,馴服我。

「我和陸總的婚約,到此為止吧。」

我抬頭看向爸爸,是告訴他,也是告訴我自己。

「我不會再糾纏陸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