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我愛了陸汐五年,她成了我的未婚妻。

可在我爺爺即將病死的時候,陸汐卻沒有伸出援手。

只因那個時家的養子,給她提了個建議,讓她趁這個機會,磨磨我稜角的同時,也讓我變得堅強。

爺爺無助地死了,我如她所願,磨去稜角,變得堅強,不再糾纏她。

當然,也不再愛她了。

1

當我一瘸一拐回到市區時,我成了圈裡的笑話。

他們都說時家接回來的,那個從小流落在外的少爺,本事不大,氣性卻不小,敢公然和已經進公司的養子掰扯,甚至威脅父母,最後落得了個離家出走身無分文的下場,連幾千塊錢也要借。

羞辱過我的紈絝不知道怎麼得知我的消息,大搖大擺的帶着一群人聚集在市區,毫不掩飾的拿出手機對着我拍照。

我甚至沒有抬手擋住臉以維護我的尊嚴,畢竟我的所有尊嚴,已經被那些放貸的人,給一點一點磨掉了。

從被逼着跪在地上扇自己耳光後,我的心再也不會為這些所謂的面子泛起一絲波瀾。

以前那個處處惹事,披着刺蝟的外衣,用以掩飾內心自卑的時簡已經死了。

是時家,是陸汐親手扼殺了他。

忽然,幾輛黑色商務車旁若無人的開了過來,那群紈絝看見了車牌,立刻四處散開。

為首的那一輛低調內斂,但我知道,裏面坐的是誰。

陸家的掌權人陸汐,也是我的未婚妻。

我看着那輛車,下意識停住了腳步,轉頭就要繞路。

車門打開,下來一個穿着西裝的女人。她走到我面前,在看清我的臉和裝扮時,驚訝了一瞬。

我知道我現在很狼狽。

身上穿的還是給爺爺辦葬禮時的白襯衫,皺巴巴的,上面還有幾個明顯的鞋印。臉上紅腫,是前一天被人扇腫了臉還沒消下去,指甲縫裡全是黑泥,手指還在輕微地顫抖。一隻腳穿着從垃圾桶撿來的鞋,另一隻腳光着,被凍得通紅。

陸汐的秘書斂下眸子掩飾眼中的詫異,很客氣的做了個請的姿態。

「時少爺,陸總讓您過去。」

我低頭後退,聲音啞的不成樣子,一說話喉嚨就生疼。

「不了,我要回時家。」

說著,我繞過她準備離開。

秘書訝然。

我視陸汐為救贖,跟在她身後五年,就算她每次見了我都沒好臉色,我也會絞盡腦汁的找借口靠近她,而現在我視她為洪水猛獸,確實讓見慣了我死皮賴臉樣子的秘書感到詫異。

「時簡!」

清冷的聲音讓我下意識停住腳步。

秘書看見我緊緊抿着唇,猶豫了一下,還是做了個請的手勢。

我盡量挺直背,忍着左腿的不適感,忽視秘書欲言又止的眼神,慢吞吞的上了車。

陸汐坐在裏面。

她從文件中抬起頭,看見我這副狼狽不堪的樣子,沒有關心我,反而眉頭緊緊擰起,語氣很不悅。

「你在cos乞丐嗎?衣衫不整,也不怕丟人。」

我的心沒有因為這尖銳的語言而像往常一樣感到刺痛,也沒有因為她看不見我身上的傷而感到失落,只是垂着頭,低低回答。

「抱歉。」

可我也不想,不想因為缺錢辦葬禮而被人騙去借高利貸,不想被那群放貸的丟在地上拳打腳踢,不想被逼着扇自己耳光,也不想被人當成狗一樣栓在牆角,還不想被人逼着趴在地上用舌頭舔飯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