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此時我眼裡什麼都看不見,聽不見,眼裡只有時煜那張喋喋不休的嘴一直在說著這個世界最惡毒的話。

他怎麼配?

他怎麼敢?

10

當我臉上傳來疼痛時,我才清醒過來。

陸汐站在我面前,眼裡的厭煩幾乎要溢出來。而時煜被我揪住衣領抵在牆邊,頭髮凌亂,面頰紅腫,一時間我竟分不出誰才是瘋子。

陸汐收回手,冷聲道。

「周簡,你瘋了嗎?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哪有半點時家人的樣子?活像一個精神病。」

「汐汐,沒事的,阿簡對我有怨是應該的。」

時煜牽動嘴角,嘶了一聲。

「還不放開阿煜。」

我愣愣的,沒有動。陸汐不耐煩,上來就要扯我。

手臂上傳來溫暖的觸感,我看過去,正好對上許姣姣心疼的眼神。她很溫柔的把我拉開,幫我理了理凌亂的頭髮。

「阿簡,沒事了,我來了,別怕。」

我眼睛一酸,眼淚全掉了下來,緊緊抱着許姣姣。

陸汐眸子突然泛着一股冷意,質問。

「她是誰?」

「時簡,你到底有沒有把我放在眼裡!」

許姣姣踮起腳笨拙的拍着我的後背。

「陸總是嗎?阿簡和你已經解除婚約了。」

「而我是誰,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陸汐反問。

「你算什麼東西?」

許姣姣沒有回答,見我情緒好像沒那麼激動了,她拉着我的手就要回去。

「站住!時簡,跟我回去!」

許姣姣停了下來,詢問的抬頭看我。我扯了扯她的衣服,低低的說。

「我們回去,好不好。」

她不再猶豫,把陸汐的無能狂怒關在門外。

回去以後,許姣姣很溫柔的給我倒了一杯水,從口袋裡拿出胃藥示意我吃下,等我吃過葯後,情緒漸漸平復,她才自責的看着我。

「對不起,我不該出去的。」

「不怪你。」

我緊緊的抓着她的手,想要從她身上汲取力量。

「姣姣,我們離開這裡好不好?」

許姣姣試圖在我的眼裡找到一絲玩笑,可沒有。她也認真了起來,輕輕問道。

「你真的願意拋棄時家人的身份?」

我認真的點了點頭。

「姣姣,我喜歡你。」

「我會娶你。」

許姣姣紅了臉。

「其實我也喜歡你很久了。」

「我現在就去辦離職手續,等我回來。」

說著,她把鑰匙放進口袋裡,叮囑我。

「我有鑰匙,誰來都不要開門。」

「等我回來,咱們就收拾東西。」

「記住了嗎?」

我忍不住被她逗笑了。

「記住了。」

11

許姣姣出去了以後,整個房子也變得空曠起來。剛剛那場毆打已經耗費了我許多力氣,困意侵襲,我倒頭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我是被門外的聲音吵醒的。

門外好像有說話聲,還有開鎖的聲音。

我以為是許姣姣回來了,揉了揉眼睛,往外走。

「你回來——」

我的聲音戛然而止。

陸汐示意開鎖師傅離開,隨後轉過頭來看向我。

「阿簡,伯母很擔心你。」

我身體的反應比腦子快,拿起桌上的果盤丟了過去。

「滾!」

陸汐這回眼裡滿是對我的心疼,她一步步走近,而我的心也跳得越來越快。那種噁心的眩暈感又來了,我強撐着要離開這裡,陸汐看出了我的意圖,伸手拉住了我。

而她的手在碰到我那那一瞬間,我也暈了過去。

12

再次醒來時,是在一個病房裡。

我眨了眨眼,發現竟然不是一場夢。

而我在床上坐起來的時候,陸汐也出聲了。

「阿簡,你還好嗎。」

我坐在床上,已經不會說話了。

原來,我真的不配過上美好的生活。

和許姣姣的種種,就像是一場夢。現在夢醒了,我也該回到黑暗中了。我坐在病床上,恍若未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