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夏夜,海城市。

「300。」

看着車門內側被吐的污穢之物,聞着濃濃的酒氣,陳源心裏直罵娘,但還是語氣平和的報了個數。

女乘客擦了擦嘴,有些不滿的回道:「不是,嗝~我看網上的段子,不都說吐車上200嗎?你訛人呢?」

陳源哼笑一聲,「網上的段子里,人家也沒真吐啊。」

女乘客:「…..」

陳源繼續說道:「這個點兒洗車店基本都關門了,我自己擦也擦不幹凈,所以今晚也不能拉客了。」

「現在才不到8點,正是打車高峰期,今晚的誤工費,加明天的誤工費和洗車費,300,多嗎?」

女乘客聽了,眨了眨眼想了一會兒,剛要繼續反駁,她的電話就響了。

她馬上接了起來,臉上也配合的笑了起來:「喂,彪哥~嗯!到酒店樓下了呢~馬上馬上,你先洗澡,mua~」

隨後掛掉電話,笑容也馬上消失。

「好好好!三百就三百!給我二維碼!」

陳源打開微信,亮出收款碼。

300塊錢到賬。

「媽的,這次白乾!」臨走前,女乘客沒好氣的嘀咕了一句。

要是一般的乘客,陳源頂多也就要200塊錢。

但這女的剛才在車上的時候,一個勁兒的催他快點開。

而且還逼逼賴賴的一堆屁話,又是嫌他車技不好,又是讓他強行加塞的,甚至黃燈就剩一秒鐘了,還讓他闖過去。

媽的路上堵車,還限速50,他有什麼辦法?

多要100,就當是精神損失費了。

看了一眼被吐髒的車門,陳源轉頭就進了旁邊一家便利店。

他花了20塊錢,買了一包廚房抹布和一桶5升的礦泉水。

然後皺着眉頭擦乾淨了。

至少,他看着是挺乾淨。

能省一點是一點吧,就不去洗車店了。

暫時是不能接單了,至少得等車裡的酒味散一散再說。

就在這時,他的微信響了。

他看了一眼,是老婆周曉梅發來的:今晚早點兒回來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聊聊。

看完消息,陳源不禁有些納悶了起來。

他倆平時有什麼事兒,都是直接就說了。

哪還需要神神秘秘的提前通知呢?

想了一會兒,陳源也沒想到會是什麼事,但也不打算問。

看了一眼網約車app後台,今天的流水是298.33,加上剛才吐酒女賠的那280,一共570多。

算下來,今天反倒比平時至少多賺150。

這也是他失業後開網約車這一個月以來,賺的最多的一天。

那就早一點收車回家吧。

就回了周曉梅的微信:好。

路上,陳源看着沿途經過的小區、商場、飯館兒、寫字樓…..

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

他已經在這座城市,工作了10年了,失業前也月薪過萬。

但是,除去日常開銷、倆孩子上幼兒園、房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