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我叫葉飛

第3章 冰山女總裁

滬海市警察局.

審訊室內,慕蓉咬着一隻鉛筆,看着眼前面帶笑容的大男孩,眉頭緊皺.

她也不相信,這個勇斗劫機歹徒,救下整架飛機的少年是全球通緝的恐怖分子.

但是,國際刑警發過來的通緝令上寫的明明白白,絕對不可能搞錯.

是他偽裝的太好了嗎?

慕蓉冷冷一笑,準備撕開葉飛的假面具:

「姓名.」

「葉飛,葉子的葉,飛刀的飛.」

「年齡.」

「二十一歲.」

「職業.」

「無業.」

慕蓉問的很快,葉飛回答的也很快,眯縫着眼睛,臉上一直掛着淡然的笑容,不像是在審訊室,而像是躺在夏威夷的沙灘上曬太陽.

「無業?」

慕蓉冷笑一聲,用手背敲擊着葉飛的資料:「我看不是吧?葉飛,恐怖組織『獵鷹』的狙擊手,代號『鷹眼』.擅長使用巴雷特XM109反器材狙擊步槍,還有飛刀?」

慕蓉念到飛刀兩個字的時候,也是微微一愣,這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人擅長用飛刀?更何況,葉飛一個世界頂尖的狙擊手,用槍就夠了,練飛刀幹什麼?不過,慕蓉想起飛機上目擊者的證詞,葉飛正是用三把塑料餐刀,制服了三名持槍的劫機者.

一直面帶微笑的葉飛,忽然臉色變成鐵青,站了起來.

「葉飛,你想幹什麼?襲警嗎?」慕蓉嚇了一跳,把手槍抽了出來,指住葉飛.

「獵鷹不是恐怖組織!你侮辱我葉飛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獵鷹!」葉飛緊緊咬着牙,眼瞳之中燃燒着怒火.

「我怎麼侮辱獵鷹了?獵鷹在美國境內策劃恐怖主義活動,企圖謀殺美國州長,國際刑警都定性是恐怖組織,你還想狡辯?」

慕蓉一看葉飛上鉤了,故意大聲說道.

「我說了,獵鷹不是恐怖組織!」

葉飛眼神一冷,抓起桌上的鉛筆,一甩手,就朝着慕蓉丟了過去.

嗖!

鉛筆化為一道流光,從慕蓉的頭頂飛掠而過.

下一刻,慕蓉高高紮起的馬尾忽然是披散下來,長長的髮絲把臉龐都遮蓋住,像是一個女鬼,十分狼狽.

砰!

審訊室的牆壁上,一隻鉛筆將慕蓉紫色的頭花釘在牆上!

「嘶!這小子居然敢襲警!」

兩個高大警察立刻走過來,對着葉飛一個窩心腳,接着拳打腳踢.葉飛沒有反抗,很快被打的口吐鮮血.

慕蓉一副狼狽的模樣,一隻手抓住頭髮,另一隻手去拔鉛筆,想要把頭花拿下來,卻發現居然是拽不動.

鉛筆已經是深深的釘到牆裏面!

慕蓉的心中充滿了震撼,眼前的這個少年,實在是太危險了,任何的東西到了他的手中,都成了傷人的暗器!

太恐怖了!

「夠了!」

這時候,審訊室的門被推開,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門前,是一個鬚髮皆白的軍裝老人,精神健碩,聲如洪鐘.

慕蓉看到軍裝老人的背後,居然是跟着市局的局長周洪濤,慌忙敬禮:「周局!」

「小姑娘,我告訴你!獵鷹不是恐怖組織,而是英雄!你的年紀還小,很多事都不明白,都出去吧!我有話對葉飛說.」

老人表情嚴肅,特別是說道「英雄」兩個字,加重了聲音.

慕蓉看到周局對自己猛打眼色,慌忙跟其他的警察走出去.

「劉局,這老人是誰啊?」剛關上門,慕蓉就迫不及待詢問,她看出來,周局對老人很崇敬.

局長周洪濤嘴唇動了動,用發乾的聲音說:「**首長.」

審訊室中,葉飛站起來,眼睛中含着淚:「首長.」

首長擺擺手,示意讓葉飛坐下:「小飛,你受委屈了,自己打開吧.」

葉飛點點頭,走到牆邊,將鉛筆拽下來,口中咬着鉛筆,用尖頭在手銬上撥弄了幾下.

咔吧.

手銬就打開了.

葉飛立正,給老人補了一個軍禮:「獵鷹葉飛,向首長報到!」

「小飛,獵鷹小隊不愧是華夏最出色的特種兵小隊,就連年紀最小的你,也是一身的本領,你們都是好樣的.」

首長點點頭,臉色肅穆:「這次任務失敗,錯不在你們獵鷹,是我們內部出了內奸,最後卻讓你們背黑鍋!獵鷹所有人被誣陷成恐怖分子…哎,國家對不起你們啊!」

「首長…有您這個評價,獵鷹小隊其餘六個人,泉下有知,也會瞑目了!」葉飛眼淚滾滾而落.

「小飛我問你,你為什麼違反組織的命令!組織已經安排你到南美洲避難,你為什麼冒險回國,難道不怕被國際刑警抓住嗎?」老人忽然板起臉

「里約熱內盧機場亂的要死,連持槍的劫機犯都能混上飛機,國際刑警哪能抓得到我!而且,我回國是有原因的!首長,獵鷹小隊,六名戰友的死亡撫恤金,還沒有發下來.鐵頭的父親有腦血栓,虎子的兒子剛剛三歲要上幼兒園….大家都需要錢!」」葉飛立正,大聲說.

「撫恤金還沒發下來?」老人一愣:「你稍等,我打個電話.」

葉飛作為一個狙擊手,不僅擁有超乎常人的視力,而且有着極其敏銳的觀察力.

在飛機上,他只是掃視一眼,就發現三個劫機者腰間鼓起,行為鬼祟,顯然是攜帶着槍支.

現在,葉飛觀察到老人的軍裝上,並沒有戴將軍的肩章.而且撫恤金沒有發下來這樣的事情,首長本應該知道,根本不需要打電話去問.

葉飛眉頭緊皺,難道是出了什麼情況?

幾分鐘過去,首長回來,臉色鐵青:「小飛,獵鷹陣亡隊員的撫恤金,已經批下來了.但是,組織里出了內奸,走漏了消息,這筆錢的賬號被國際刑警凍結了.」

「那怎麼辦!」葉飛臉色一變.

「現在的辦法…只有等!組織不可能再安排一筆錢.不過,國際刑警的凍結,只是暫時的,過一段時間就會解凍,到時候撫恤金就能發下來!」老人皺眉道.

「首長,不行啊!戰友們的家屬都着急用錢,一個月最少也要五萬生活費,他們都等不了!我連狙擊槍和飛刀都賣掉了,仍然是不夠.首長您能不能想想辦法,以私人的名義…」葉飛着急道.

「私人的名義?」

老人一臉的苦笑:「如果是以前,別說五萬,就是十萬,一百萬,我也有辦法!但是…因為獵鷹的事,我也受到了牽連,現在已經提前退休了,每個月只有八千塊的退休金…」

「什麼…首長,您退休了?」葉飛剛剛就感覺到不對,卻沒有想到,事情這麼嚴重.

老人皺眉想了想,忽然眉頭舒展開來:「小飛,這次你回國,暫時也不可能出國了,在國內,你沒有關係,不好找工作.我雖然退休了,但是關係還在,我有一個朋友,正好在招募保鏢,待遇很好,我跟他商量一下,一個月給你開五萬工資,你看怎麼樣?」

「保鏢?一個月五萬?好,我做!」

葉飛一愣,他作為華夏的精英特種兵戰士,本來是不屑於做這種工作的,但是為了陣亡戰友,別說做保鏢,就是跪在街上要飯,他的眉頭都不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