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劫機!

第2章 我叫葉飛

一架波音747飛行在太平洋上空.

「乘客您好,歡迎乘坐本次航班,我們還有兩個小時,就可以達到有着東方明珠之稱的華夏滬海市.現在是早餐時間….」

短暫的廣播過後,穿着藍色制服的漂亮空姐推着餐車走出來,為乘客分發早餐.

「先生,請醒一醒,現在是早餐時間.」

靠窗的位置,一個少年戴着眼罩,正在靠着窗子酣睡,空姐提醒了一句,見沒有反應,無奈的攤手,推着餐車繼續往前走.

這時候,葉飛摘下眼罩,醒了過來.

他是上身穿着格子襯衣,下身是磨損的牛仔褲,相貌平平無奇,但是一雙黑色的眼睛,無比的深邃,猶如深潭古井.

「先生,您要碗面還是米飯?」空姐見葉飛醒了,遞過去一張菜單,禮貌的笑了笑.

「我要三把餐刀.」葉飛站起來,環視了四周後,深邃的眼睛中,閃過一道不被人察覺的光芒.

「先生,您說什麼?」空姐一愣,懷疑自己聽錯了.

「我說…我要三把餐刀.」葉飛認真的說.

「這孩子有毛病吧.」旁邊的乘客,紛紛朝着葉飛投去疑惑的目光.

「好吧,先生.」

面對這樣一個古怪的問題,空姐只能尷尬笑笑,拿出三把飛機上專用的塑料餐刀遞給葉飛.

「謝謝.」

葉飛坐下,手中把玩着輕便的塑料餐刀,口中喃喃自語:「居然趕上這樣的事情,我還真是倒霉!」

葉飛話音剛落.

砰!

一聲槍響.

前方座位上,有兩個男人站起來,手裡拿着槍,高喊着:「劫機,都他媽的不要動!」

「啊!」機艙里,一片尖叫.

「砰砰砰!」

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對着衝過來的兩個空保,連開四槍,粗聲道:「都他媽的給我閉嘴,誰再叫一下,下場跟他們一樣!」

頓時,機艙里一片安靜,再沒有人敢開口說一句話,畢竟這玩意是要命的.

機長室的方向,走過來一個眼鏡男,手裡也提着槍,身上還有血跡,雙眼中布滿了血絲,看起來有些神經質:「飛行員已經搞定了!你們看好乘客,不要有什麼紕漏出現.」

「好的,老大!」

一高一矮兩個劫機者點點頭.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你們乘坐此次航班,告訴大家一個很不幸的消息,飛機將改變航向飛往緬甸,你們現在都是我的人質.你們的生命,在我的掌控之下.」

眼鏡男鞠了一躬,說話的語調,猶如上台演講,臉龐上浮現出神經質的笑容:「現在,我要你們做到絕對的安靜!不然就得死!」

哇哇哇~~

眼鏡男剛剛說完,機艙中就響起嬰兒的哭泣聲.

一個美艷的少婦,手中抱着七八個月大的嬰兒,正在放聲大哭.

眼鏡男一臉陰沉的走過去,劈手就將嬰兒奪了過來.

「她…她什麼都不懂,只是個孩子啊!」少婦跪在眼鏡男的面前,哀求道.

「違抗我的下場,只有死!孩子也得死!」

眼鏡男雙手高高舉起,要將那嬰兒摔死.

這時候,眼鏡男感覺有人拍自己的肩膀,一轉頭,看到葉飛靦腆的笑容,驚愕道:「你小子想幹什麼?」

「大哥,咱商量個事情唄,咱們不去緬甸行嗎?我想去滬海.」葉飛一副認真的表情.

「你他媽神經病,活的不耐煩了吧!老子可是劫機者,你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裡?」

眼鏡男一怔,勃然大怒,抓起腰間的手槍,指在葉飛的額頭上,準備扣動扳機.

誰知道葉飛眼神忽然變得銳利,一揮手,將一把塑料餐刀扎在眼鏡男的胳膊上.

「嗷,,,」

一聲殺豬般的嚎叫從眼鏡男口中傳出,手中的槍和嬰兒都掉下來.

葉飛飛身一躍,一個翻身,已經將嬰兒抱在懷裡.

「操!」

另一邊,一高一矮兩個劫機者發現了這邊的情況,立刻調轉槍口,指在葉飛的身上.

葉飛距離這兩個劫機者足足有三米的距離,而且他的手中抱着嬰兒,根本不可能躲開.

嗖!嗖!

葉飛不慌不忙,一甩手,剩下的兩把塑料餐刀從他的手中飛出來,切割空氣,響起凄厲的破空聲.

噗!

兩把塑料餐刀一左一右,已經是瞬間釘在兩個劫機者的喉嚨上…

「嗚…」

兩個劫機者發出一陣嗚嗚的聲音,捂着喉嚨,身體癱軟在地上,他們的眼中滿是不敢置信,又輕又脆的塑料餐刀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殺傷力,而且是一次丟兩把,還都準確命中目標.

一時間,整個機艙中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眼睛齊刷刷的看着帶着靦腆笑容的大男孩.

難道他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

「搞定!」葉飛一腳把已經驚呆了的眼鏡男踢暈,拍了拍手:「三把刀,剛好夠用.」

一旁的空姐驚魂未定,詫異的看着葉飛:「你怎麼知道有人要劫持飛機?而且是三個人?」

「我看出來的.」葉飛指着自己的眼睛,露出一個神秘莫測的笑容.

機組成員,除了兩名空保中槍死亡,機長和副機長只是受傷,他們很快聯繫機場,兩個小時候,飛機平穩的降落在滬海市浦東機場.

嗚嗚嗚!

警笛嘶鳴,八輛警車已經在停機坪上久候多時了,飛機剛剛停穩,一個女警官帶隊,十幾個警察就衝上來,將已經被葉飛制伏的劫機者們戴上手銬.

「慕蓉警官,劫機犯已經被全部被抓獲.」一個警察對女警官敬禮說道.

「是誰出手制伏他們的?」慕蓉環視四周,俏臉上帶着震驚.

「是我.」葉飛站起來,看着英姿颯爽的漂亮女警,咧嘴笑道.

慕蓉看到葉飛,身體猛然僵硬,秀眉也是微微一皺:「把他也帶走.」

「好嘞!」

一個警察走到葉飛身邊,滿臉笑容:「兄弟,你可真厲害,居然能制服三名持槍的劫機者!跟我們去警局,錄個口供,沒什麼大事,還有獎金拿呢.」

「誰說是錄口供,不想死的,就趕緊給他上手銬!」慕蓉看着葉飛,如臨大敵,纖細的手指已經放在腰間的手槍上.

見到這名女警官不分青紅皂白,要給拯救這架飛機的英雄當罪犯對待,不光是警察們愣住了,連旁邊的乘客們也不樂意,紛紛叫嚷起來:

「女警官,你搞錯了吧,這小夥子可是好人!」

「是啊,如果沒有他,我們現在說不定都已經死了!」

「你雖然是警察,也不能胡來啊!我已經記住你的警號了,等下一定要投訴你!」

慕蓉的臉一下子通紅,從身上拿出一張通緝令,在人們的面前展開:「好人?你們自己看看.葉飛,華夏人,國際刑警特級通緝犯,犯有恐怖主義罪行,全球通緝!」

所有人都懵了,通緝令上確實是葉飛的相片無疑,但是他們都不敢相信,這個靦腆的大男孩,會犯下如此可怕的罪行.

「給我上手銬吧,我跟你們走.」葉飛嘆了口氣,戴上手銬,被警察押送到警車裡.